在中澳貿易戰中,被視爲澳洲制敵武器的、中共高度依賴的鐵礦石,目前的價格是一升再升,持續攀升。目前傳出消息,中共當局有計劃將鐵礦石升級為「戰略物資」,似乎顯示已經危及到中國的經濟命脈。中共發起了這一場對澳貿易戰,但是戰火的硝煙卻先在自家的院子裏燒起來。

鐵礦石飆漲 中共升級「戰略物資」

我們來看近期鐵礦石的價格情況。 12月9日,普氏62%鐵礦石指數升穿每噸150美元的價格。

12月10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組織寶鋼等7家大型鋼企召開會議,抱怨鐵礦石市場定價機制失靈,呼籲相關機構介入並採取措施。但就在第二天,12月11日,鐵礦石普氏指數就飆升到每噸160.7美元。

從12月10日到15日,中鋼協兩次視頻連線兩大鐵礦石巨頭,力拓和必和必拓,討論鐵礦石價格上漲問題。

截止到18日,鐵礦石普氏指數已經升到了每噸164.15美元,和今年最低價格相比已經翻倍,並且創下了9年來新高。

12月19日,中鋼協稱,鐵礦石價格出現超預期大漲,極不利於鋼鐵行業發展,也讓中國整體鋼鐵行業供應鏈的穩定面臨問題,「要將鐵礦石像糧食和石油一樣,列為國家戰略性資源」。並再次稱需要採取多項舉措,其中包括建立新的定價措施。

有大陸業內資深人士表示,印象中,這是中共當局首次將鐵礦石提升到「戰略性資源」的高度,這說明目前的市場情況,當局已經不能用以往的手段來解決問題,鐵礦石已經是一個結合了經貿、政治的複雜問題。

我們先來看這個出來表態的中鋼協,公開信息顯示,中國鋼鐵協會是一家由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管的團體,雖然從中鋼協的名稱上看,似乎是一個民間的行業協會,但我們剛才提到了,中鋼協和澳洲兩大國際鐵礦石​​巨頭召開視頻會議,我們叫「約談」吧,那麼為甚麼一個民間的行業機構可以約談外資巨頭呢?因為中鋼協其實就是以前的中共冶金工業部,1998年,中共的冶金工業部被撤銷之後,其中不少人員來到了現在的中鋼協,所以,中鋼協實質上並非是一個簡單的行業協會,它更類似於一個中共的政府機構,2009年,中鋼協獲得商務部授權,首次代替寶鋼成為中方需求談判代表。所以由中鋼協來約談兩間澳洲鐵礦石企業,其實就是典型的政府行政干預,也是中共的衙門作派,只想控制,不敢競爭。

中國從澳洲進口鐵礦石也已經有十多年,鐵礦石的進口價格也一直在起起伏伏,在2013年,鐵礦石的現貨價格也曾經一度升破每噸1,000元人民幣。雖然對中共這一二十年的經濟發展來說,鐵礦石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在過去十多年裏,它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受關注,而且也沒有被上升到如此重要的國家戰略的高度。

從中鋼協所說的,可能將鐵礦石列為戰略資源來看,道出了另一個事實,那就是鐵礦石還不僅僅是中國的經濟命脈。其實在中國,除了從房子、汽車、橋樑到家電等民用鋼材需求之外,鋼材也被大量用於軍事用途,而現在中共所面對的國際環境可以說是內憂外患,眼下的台海局勢持續緊張,先不說會不會擦槍走火,哪怕只有那麼一丁點兒『火星』,恐怕『五眼聯盟』都會立刻掐斷中共鐵礦石的運輸線。

據澳洲西太平洋銀行估算,澳洲每年向中國運送大約9億噸的鐵礦石,平均到一天就是250萬噸左右。

那麼,如果鐵礦石真的停運,恐怕最先承受不住的就是中國的鋼鐵廠,因為高爐煉鐵,一旦點火後就不能輕易停止,一旦停下來,很可能高爐就報廢了,而這個煉鋼爐的成本,隨便一個就要上億。這也是當某一種資源國內需求過大,同時又嚴重依賴進口時,必將面臨的風險。

對中共來說,現在的國內國際形勢明顯不一樣了,過去是大家一起做買賣,而現在中共把和「五眼聯盟」,和美國的關係都搞的空前緊張,所以,中鋼協此時提出了鐵礦石是「戰略物資」的說法也就不足爲怪了。

中共將鐵礦石作為和石油、糧食一樣的「戰略物資」,讓我們看到,這其實還釋放出一個信號,就是在鐵礦石領域,中共對外要爭奪鐵礦石的定價權,對內要進行壟斷經營。中鋼協約談礦商巨頭,但是越談,鐵礦石價格越漲,所以中共當局肯定要採取措施把價格壓下來。同時,中共會把現在中國大陸鐵礦石交易的控制權收回,如同煉鋼廠整合一樣,未來,中國這個市場的經營者會從幾百家縮減到幾十家甚至十幾家。

目前,為了抑制鐵礦石價格,中共當局除了在行政方面採取措施,在技術層面,大連商品交易所也出台了措施,來控制鐵礦石期貨的價格和炒作。

19日,大連商品交易所發佈公告說,從12月22日交易時起,鐵礦石期貨交易手續費標準將上調到成交金額的萬分之一,而此前是萬分之零點一,這是提高了10倍。

非洲鐵礦可以作為替代資源?

那麼,在目前中共仍無法阻擋澳洲鐵礦石的價格上漲之時,中共是否可以在礦產豐富的非洲尋找替代資源呢?因爲除了澳洲之外,中共也一直在從巴西、非洲、印度等地進口鐵礦石。那我們來看看這個情況。

根據彭博社19日報道,剛果共和國日前以發展不足、以及沒有支付權利金為由,宣佈終止了澳洲礦商聖丹斯能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的鐵礦砂開採權,但同時將三張開採許可發給了一間具有中資背景的公司。其實在2012年的時候,中國四川的漢龍集團就曾經計劃,斥資12億美元收購聖丹斯能源公司,但這個交易,因爲2013年漢龍集團的主席被捕而告吹。

目前的情況是,非洲地區的確礦藏豐富,從潛力方面說,其鐵礦資源或許可以作為澳洲鐵礦的替代品,但是開發礦藏,不只是涉及對礦藏挖掘的投資和投入,還要考慮礦藏附近的配套設施,包括鐵路、碼頭、港口的建設等一系列物流設施。所以,從建設周期上來看,也許十幾年後,非洲的礦藏可以大規模的開採並運輸到中國,但目前,至少5年之內很難達到。

我們假設在十幾年後,中共或者俱備了有效開採非洲礦藏的條件了,但是,高企的成本是否能夠和澳洲鐵礦石的價格相競爭呢?看看沙特如何利用低成本優勢,而在頁岩油市場逼退了美國供應商,也許就是最好的參考。

2019年,全球成本最低的10座礦山的礦石生產成本都低於每噸20美元,而這10座礦山都屬於世界四大鐵礦巨頭,分別是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和FMG,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英國的力拓。

從這些情況來看,媒體宣稱的中國在非洲獲得替代資源的消息,只不過是中共轉移輿論關注的辦法之一。

而近期,中共的生態環境部、商務部等多個部門聯合出台了一個政策,要求從2021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進口固體廢棄物,其中就包括了廢鋼,所以這意味著,明年開始,有許可證的企業不能進口廢鋼了。這一舉措相當於斷了另一個鐵礦石替代資源的渠道,而這個政策,恐怕也在中共的這幾個部門之間造成了矛盾。

12月7日,新浪財經發佈了一篇文章說,從發達國家的鋼鐵產業發展歷史看,當粗鋼產量達到一定水平後,以廢鋼作為主要原料的短流程煉鋼比重會加大,而基於廢鋼的短流程要比基於高爐的長流程更節能環保,並且具有成本優勢。文章還說,不排除對優質廢鋼放開進口的可能。這等於是和生態部、商務部背向而行,目前有消息說,對於禁止進口廢鋼,中鋼協正在想辦法。

中共求和 態度放軟向澳洲喊話

那對於鐵礦石的價格瘋漲,以及對中國經濟帶來的連鎖效應,中共的態度究竟如何呢?

12月18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一場視訊會議中一改其「戰狼作風」,放軟態度向澳洲喊話,稱應該認真思考「中國到底是澳方的威脅還是夥伴?」並說希望中澳關係回到正常健康發展的軌道上。

中共開打了中澳貿易戰,但是在鐵礦石的威力下,戰狼王毅卻不得不服軟了,但是這會表示鐵礦石的價格因此下行嗎?不會,我們認爲,這是中共不敢打,但又想把價格按下去。

要知道,澳洲的鐵礦巨頭背後,並不是澳洲政府,例如力拓,雖然控股方是澳洲第二大鐵礦石生產公司哈默斯利鐵礦有限公司,但集團的總部在英國,並在倫敦、紐約等多地上市,其中或牽扯到華爾街的利益,這些礦商巨頭是否會妥協,仍有待觀察。而且,中共當局這些年來也一直在有計劃的收購這些礦商巨頭的股權,所以王毅的話,也是在用商業利益收買這些商人。

最近,我們看到,大陸南方很多省市停電、停產,甚至「世界工廠」廣東都漆黑一片。這讓外界感覺很奇怪,中共這次選在年底天冷的時候,尤其是多個省份缺煤的時候禁止進口煤炭,中共爲何不選在明年開春時,而是在這大冷天的時候打貿易戰呢?

現在看呢,很可能中共是選好了這個美國大選的關鍵點,這或許是中共的一個賭博,在賭明年1月20日誰會當總統,現在距離這個關鍵點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是特朗普繼續當總統,按照特朗普的手法,一定是帶著「五眼聯盟」還擊中共。所以中共得趁這個時候美國沒有時間分身的情況下挑釁澳洲,可能背後的目的只是警告,它只敢敲打,不敢真打。不過, 從現在的情況看,估計一個月之後,不管美國大選結局如何,中共當局一定是選擇「和」,而不是「打」。

百姓寒冬顫抖 湖南電力進入「戰時狀態」

說完這個鐵礦石,我們在提兩句目前中國大陸的電荒,我們之前的節目中也提到,由於中共在現在的用煤高峰期抵制澳洲煤炭,中國大陸多地都出現了拉閘限電的情況,一些受影響的出口企業不得不停產停工,或是不得不購買柴油發電機,用自主發電來暗地裏開工。

江蘇一家柴油發電機廠商對陸媒表示,最近幾天已經賣出了13部柴油發電機,而且收到了大量來自義烏企業的詢問電話。金華一家柴油發電機租賃企業也披露,目前已向義烏工廠租出了50台發電機,每台月租8,000元人民幣,而在過去是每台租金6,000元。

同時,網上還曝出消息,20號的晚上11點多,廣東多地出現大停電,包括廣州、東莞、深圳、中山、佛山等地區,多地還發生了小規模混亂。

而就在幾天前,中共國家電網已發佈消息,近期多地電力供應形勢嚴峻,並宣佈國網湖南電力全面進入「戰時狀態」。

從鐵礦石價格飆升,再到供電緊張,一個「戰略物資」,一個「戰時狀態」,在中共的對澳貿易戰下,中共已是自亂陣腳、後院著火,而倒霉的卻總是普通百姓們。@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