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康辛州的一名前法官詹姆斯·特魯皮斯(James Troupis)在12月16日聯邦參議院的大選舞弊聽證會上表示,左派的恐嚇阻止了律師和法官接收和審理選舉舞弊案件。

特魯皮斯目前代表特朗普團隊處理威斯康辛州的大選舞弊法律事務。

聽新聞:

「我們必須承認,法院系統已經遭左派深度恐嚇威脅(Deeply Intimidated),就像律師被恐嚇一樣。」特魯皮斯12月16日在聯邦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對在場的議員說,「這是一個可悲的,可悲的事態。」

參議院的這個聽證會旨在聽取2020年大選中的選舉「違規行為」。在聽證會上,多位證人就多個爭議州發生的一連串選舉舞弊事件作證。

他們的指控得到了來自諸多其他證人、舉報人和數據專家提供的證據的支持,這些證據在最近幾周出現,指控在這些搖擺州存在違規和選舉欺詐。大部份證據是通過特朗普競選團隊或第三方提起的訴訟中的宣誓書,以及在共和黨主持的州議會聽證會上提出的。

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特魯皮斯作為證人解釋了為何在許多律師拒絕接手的情況下,他決定加入進來,代表競選團隊挑戰選舉結果。他說,他認為許多著名的律師事務所由於害怕左派的報復,而不想參與選舉訴訟。

「我被叫進來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這個國家和這個城市的幾乎所有主要律師事務所都拒絕代表總統。不是因為他的訴求缺乏法律依據(我們當然已經證明了有法律依據),而是因為左派所製造的環境恐嚇住了律師,使他們不能在這裏(代表特朗普)。那些大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不在這裏,正是因為他們被他們的管理委員會和其他人命令說,『你們不能接那些案子。原因是,我們的客戶,或者民主黨,或者即將上任的政府都會記恨在心,他們會拿這一點來對付你們。』」特魯皮斯說。

「作為一名前法官,我對此感到非常憤怒。」他說。

此前,代表總統及其競選團隊的其他律師也透露,他們在決定接手選舉案件後受到了騷擾或威脅。

其中一名律師琳達·克恩(Linda Kern)在收到「傷害性威脅」後,不得不被置於官方保護之下,並被迫退出了賓夕凡尼亞州的一個案件。克恩在11月透露,她「受到了持續的騷擾,包括辱罵性的電子郵件、電話、身體和經濟威脅,甚至被指控為「叛國罪」……所有這些都是因為在這場訴訟中代表美國總統的競選團隊。」

特朗普競選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透露,她收到大量電話和信息恐嚇,有些甚至威脅她的人身安全。

11月25日,埃利斯在接受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專訪時表示,她收到成百上千的威脅私信和信息。有一些是公開的,比如揚言取消她的律師資格,慫恿民眾對她進行律師投訴。其它的則更加直接、粗魯。

儘管困難重重,許多特朗普競選律師和第三方訴訟的律師仍在推進他們對選舉舞弊對法律挑戰,直到對潛在欺詐的擔憂得到透明和獨立解決。

然而,其中許多案件被法官以程序上的理由駁回,如缺乏提起訴訟的資格等。

埃利斯近期在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戰鬥還沒有結束,總統仍可繼續法律訴訟。#

(英文大紀元記者Janita Kan對此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