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12月19日在Newsmax網站發表文章《我為美國深感擔憂,但絕不放棄》。他說,有人問我為甚麼不承認拜登贏得2020年大選,我仔細思考後意識到,我內心深處的憤怒和恐懼來自於整個選舉環境,這是我在過去60年公共事務職業生涯中從未經歷過的事情。

左派在過去4年不擇手段攻擊特朗普

金里奇在文章中表示,過去4年來,我親眼看到左派如何攻擊特朗普總統,如何企圖廢除2016年大選。

2016年特朗普總統勝選後遭遇「通俄門」攻擊,左派甚至在特朗普尚未就職時就開始討論如何彈劾。左派媒體則在各個環節中充當著合謀者的角色。

4年後我們得知,「通俄門」謊言的背後,是希拉莉團隊在提供資助,FBI則兩次使用違法手段參與其中——第一次是希拉莉刪除了3.3萬封電子郵件後,FBI避而不談起訴事宜,卻毀掉了硬碟;第二次是對FISA(外國情報監視法案)法官說謊、誣陷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Gen. Michael Flynn),然後對特朗普總統及其團隊成員進行監聽。

針對彈劾案,金里奇曾在今年1月表示,佩洛西積極推動彈劾特朗普的案子只有兩個理由——「左派的巨大激情使其別無選擇」;民主黨想以此「嚇倒特朗普」,但這樣做適得其反,特朗普比民主黨開啟彈劾調查前更有可能獲勝。

公開資料顯示,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案」最終判定特朗普沒有濫用職權,也沒有妨礙國會調查,完全脫罪。

特朗普贏得7400萬選票 左派醜聞不斷

金里奇在文章中表示,特朗普總統在此次大選中贏得7400萬票。而自從大選以來,我完全看不出拜登有任何希望超過這一數字。我拒絕承認拜登勝選是針對這個選舉環境。

他說,《紐約郵報》是美國第四大報紙,也是美國老牌報紙。但是,當《紐約郵報》報道了不利於拜登勝選的新聞後,推特和面書立即進行言論審查,這時候《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在哪裏?

還有亨特·拜登的醜聞,現在那些(假新聞)媒體已經無法迴避,掩蓋不住了。

拜登家族從中共控制的一家公司(中國華信能源公司,CEFC)至少收受500萬美元,這是公然受賄。而給拜登投票的選民要麼不知情,要麼被告知這是俄羅斯假情報。當他們得知真相後,17%的人要求重新投票。

《華盛頓郵報》偽善的喊出「「民主死於黑暗之中」(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的口號,但可悲的是,它就是黑暗(勢力)的一部份。

「選舉本身令我開始擔心美國」

金里奇在文章中表示,(上述左派醜聞)只是個開頭。

他說:「當推特在一天內把電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的5條帖文「審查」掉4條的時候,我開始為美國擔憂。

「當我看到面書CEO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urg)耗資4億美元『僱用』市政府,在民主黨掌控的選區把投票人數『最大化』——完全無視選舉法規和管理標準——我開始為美國擔憂。

「當我看到蘋果公司(2018年通知一些Apple TV+ 的節目開發商)『不要激怒中國』的規定,當我看到NBA向北京當局『跪低』的時候,我開始為美國擔憂。

「當我看到選舉欺詐事件一個接一個的大量出現——(主流)媒體本應出於敬業和調查真相的角度進行報道,但實際上卻隻字不提——我知道出問題了。」

正是選舉過程本身令成百上千萬的美國人越來越失去信心。

金里奇列舉了此次大選中的種種舞弊現象。每個搖擺州都違反了各自州的法律,向每一位選民寄送郵寄選票,數量均多達數百萬份。德州起訴4個搖擺州的訴訟中提及了此問題,但卻被最高法院以程序問題為由駁回,而不是因為案件本身。

另外,每個搖擺州都不再實行驗證郵寄選票簽名這一正常規定。

再有,郵寄選票的拒絕率出現異常低值。比如佐治亞州2016年的拒絕率是6.5%,今年只有0.2%;賓夕凡尼亞州從2016年的1%降至今年的0.003%;內華達州從1.6%降至0.75%。

特朗普獲得壓倒性勝利 建制派公然搶奪美國

金里奇在文章最後表示,上述任何一件事都足以令特朗普支持者相信建制派一直在公然搶奪美國,如果他們不因此受到懲罰就會更腐敗、更囂張。

過去4年多的時間,建制派「全副武裝」地攻擊特朗普總統,而如今卻說我們正在破壞民主。

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超過7400萬,如果不是選舉亂象,得票數會更多。現在的真相是——建制派引發了數千萬美國人的反對和憤怒。

基於當前這個局面,我不會承認一個自己兒子被中共收買的人是合法的當選總統;我無法假設現在的選舉結果是合法和值得尊重的。

我發自內心地感到難過,美國正面臨痛苦的危機之中——未來4年誰當選總統將直接影響美國的社會結構和美國人民是否繼續擁有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