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於12月20日星期天,跟大家更新一下有關特朗普處理大選爭議的話題。


前一天12月19日,是非常關鍵的一天,多家美國的左派媒體,例如CNN、Axios等等,都幾乎是前所未有地,公開觸碰了一個話題:戒嚴,還有其它的。結合這些左媒,還有白宮傳出來的消息,我們大概可以看到,截至12月19日,有至少三方面信息,或者說跡象,顯示出特朗普考慮過潛在的戒嚴行動。我們先來介紹這些信息。

【左媒紛紛報特朗普考慮「戒嚴」 三方面跡象】

首先,12月19日,美國媒體《紐約時報》、《情報人》、CNN還有近幾年迅速崛起的主流網絡媒體Axios,都報道了12月18日周五,特朗普在白宮舉行的一場重要會議。

Axios報道說,對這場會議知情的白宮官員透露,最近得到特朗普特赦的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在會上大談戒嚴法;會上還探討了,是否任命鮑威爾律師,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專門調查選舉爭議問題;並且有與會者建議特朗普簽署行政令,扣查本次大選中有爭議的投票機。

CNN則發佈了更為詳細的報道,根據兩名知情者對CNN的描述,周五與會的有鮑威爾律師、弗林將軍等,這場會議,是突然召開的,並不在當天白宮的日程表裏。最近弗林在接受Newsmax的採訪時,建議特朗普對大選關鍵州戒嚴,扣查投票機,並進行重新選舉。

在這一次會議上,根據CNN的報道,弗林也提到了這一點,但是遭到了白宮幕僚長梅多斯,還有白宮顧問帕特·奇波羅恩(Pat Cipollone)的抵制,梅多斯原本是非常右翼的茶黨人物,曾任共和黨在眾議院的「自由黨團」主席,對特朗普政策非常支持,而奇波羅恩是近兩年進入白宮的華府資深律師。這兩個人積極反對弗林將軍的「戒嚴」建議。

CNN報道說,他們也激烈抗拒任命鮑威爾律師為調查大選爭議問題的「特別檢察官」。弗林和鮑威爾律師也進行了反駁,他們指出,這些人是要拋棄特朗普總統。

在這次會議後,12月19日周六,特朗普選戰團隊的總顧問馬特‧摩根(Matt Morgan),還有特朗普律師朱利亞尼,聯合向特朗普選戰的律師團隊發了一份備忘,要求團隊保存所有有關Dominion投票機還有鮑威爾律師的文件,而鮑威爾律師目前正面臨Dominion公司的訴訟。這家公司要求鮑威爾公開撤回所有對該公司的指控。

根據媒體《情報人》的消息,反對任命鮑威爾為特別檢察官的,還有特朗普律師朱利亞尼,在這一點上,朱利亞尼被主流媒體描述為「理性」。這家媒體的報道,還指出,特朗普有「興趣」啟動戒嚴,說他在周五的白宮會議上多次主動談論了弗林律師的「戒嚴」建議,並且直接在軍隊的監督下,在關鍵州進行重新選舉。

我們簡單整理一下,綜合以上三家媒體的報道,我們可以知道,在周五的會議上,特朗普表現出了對戒嚴和任命鮑威爾為特別檢察官的興趣,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白宮內部,在弗林、鮑威爾這些白宮外圍人士與白宮內部的高級官員之間,意見是相左的。

那麼有關特朗普下一步行動的第二點跡象,來自白宮的副幕僚長丹·斯卡維諾。我們之前的節目提到過他。他經常發佈一些不帶「圖說」的圖片,暗示特朗普可能採取的下一步動作。

在12月18日的時候,他先後發出三張圖片,引起了美國網絡上的熱議。第一張是特朗普注視林肯畫像的照片,林肯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引用「平叛法」運用軍隊撥亂反正的總統;第二張是邱吉爾,有關他的一部作品名叫《至暗時刻》,講述了他如何在二戰的危急前,帶領英國轉危為安,二戰後,邱吉爾也成為西方社會面對惡勢力毫不退縮並最終取得勝利的象徵;第三張是特朗普在打電話,背景上是美國前總統安德魯‧傑克遜,這也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硬漢總統,也是特朗普曾視為榜樣的總統之一,1812年美英戰爭期間,安德魯‧傑克遜當時還是美國南方的一位將軍,他擔心新奧爾良市的立法機構在戰爭中可能屈服於英國,於是果斷在這座城市實行了非常嚴格的戒嚴,直到1815年戰爭結束,美軍取得勝利也沒有取消,戒嚴期間,有人批評傑克遜的這一政策,傑克遜以間諜指控直接將此人批捕,在軍事法庭上審理,還有一名聯邦法官准予當地議員人身保護令,以避免相關人員受到戒嚴影響時,傑克遜直接抓了這名聯邦法官,將其驅逐出新奧爾良,直到戒嚴解除後,這名聯邦法官才得以回城復職。

這三個人,全部都是採用雷霆手段救國的典型。特朗普的身邊人,現任白宮副幕僚長發他們的照片,想表達甚麼意思不言而喻。

還有第三點跡象,就是弗林將軍在發表有關戒嚴的建議後,美國陸軍總參謀長和陸軍的高級將領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聯合聲明,說陸軍在「戒嚴」中將「不扮演角色」,宣稱軍隊的責任是捍衛憲法,抵禦國內外的敵人。這個聲明,可以從兩個角度解讀,一個是特朗普如果戒嚴,他們可能抵制,另一個是,也可能按兵不動、不管,這都有可能。

但實際上,美軍真的執行特朗普的戒嚴,不需要陸軍,美國特種部隊的人數也是比較多的。11月中旬,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已經聲明,從那時開始,美軍的所有特種部隊,包括中情局麾下的,還有特種作戰情報的人員,都要開始直接向他匯報,顯示國防部長米勒可以直接調遣特種部隊。而米勒被外界解讀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根據「美國特種部隊司令部」2020年12月14日向國會遞交的報告,在特種部隊司令部麾下,有大約7萬名現役、國民警衛、以及預備役的特種部隊軍人。7萬人,我們打個比方,就把這些人抽出一般,只在6-7個關鍵州執行戒嚴任務,那麼每個州5,000人,其實就已經非常多了。而且特種部隊的職能之一,就是在美國國內執行任務。所以理論上,特朗普如果想搞戒嚴,還是具備一定條件。而且,美國陸軍的高級將領公開回應「戒嚴」,說明這已經不是甚麼傳言,而是有實實在在的這種可能性存在,美軍的高級將領才會做出實質反應。

所以,綜合以上三點跡象,包括美國媒體普遍報道的白宮突發研討會、白宮副幕僚長的連續三張暗示圖片、還有陸軍高級將領看上去「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聲明,全都說明,特朗普確實考慮過戒嚴的選項。

【隨後特朗普說戒嚴等於假新聞 或四方面原因】

但是就如大家知道的,特朗普在12月20日凌晨12點多突然發出消息,說「戒嚴等於假新聞,只是眾所周知的糟糕報道之一。」特朗普的這句話,雖然簡短,但是意義比較大。這是特朗普第一次公開對有關戒嚴的說法表態,至於特朗普為甚麼做出這一表態,我們從四個方面來分析。

第一,有關戒嚴的說法,從2020年11月3日大選投票之後一直都有流傳,並不是甚麼新鮮事,我們要看看特朗普第一次公開做出這個表態的時間點,是12月20日的凌晨,之前的兩天發生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首先是18日周五,特朗普的突發白宮會,激烈討論中提到了戒嚴,然後是19日周六,左派主流媒體首次開始大規模報道特朗普對戒嚴「有興趣」。從特朗普推文的口氣來看,這是特朗普一貫對待左派主流媒體的口氣,」假新聞「也一直是特朗普對待左派主流媒體的稱呼,沒有例外,所以特朗普所針對的,實際上是想反駁左派主流媒體的報道。特朗普在推文中說「戒嚴等於假新聞」,言外之意是說他沒有在考慮戒嚴,但特朗普真的沒有「考慮過」戒嚴嗎?這在推文中他並沒有說。

那麼,特朗普為甚麼發出這樣一個否定的聲明呢?這我們就要談到第二點,就是來自特朗普政府內部,以及華府政客中的所謂「理性聲音」。左派、或者中立偏左的政治學者,一直在爭論,特朗普想翻轉大選結果的努力,是「政變」還是「自我政變」,抑或是兩者兼而有之。「政變」大家都理解,而「自我政變」的意思是,領導者通過合法方式掌握權力後,擴充正常情況下沒有的權力,在政治學上,通常意味著政治體制由「憲政」轉為「獨裁」,當然這是左派的政治學者討論的內容,跟實際情況是有偏頗的。

因為特朗普即使採取戒嚴,也是在相當的民意基礎下,而且這種做法在美國並非沒有先例,根本不是任何形式的政變。然而,在左派政治學者中,他們就是這樣的討論,而且他們認為,特朗普確實有這樣的意向。但是他們也同時認為,特朗普缺少利用軍隊進行戒嚴、翻轉結果的條件基礎。

例如,特朗普可以撤除在大選日後收到的郵寄選票,這些選票是有可能被判為無效的,這樣一來可以有利他在最高法院的訴訟,最高法院可以判那些選票無效,從而改善特朗普在選舉人團票上的表現,二來呢,特朗普可以以此說服更多州議會的立法者,去取消相關州政府對選舉結果的認證,做出有利特朗普的改變。但是因為特朗普此前法律戰並沒有取得這方面的顯著進展,所以這兩種可能性都變得十分渺茫;這種「理性聲音」認為,特朗普也不具備2000年小布殊與戈爾佛州案的條件,因為當時是大選中的爭議,全是集中在這一個州,而且小布殊一開始,只領先民主黨的戈爾,不到2,000票,第一次重新點票後,小布殊的優勢縮減到不到1,000票,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律有更大的介入前提,但是現在特朗普是多州訴訟,而且特朗普與拜登兩人的差距不止幾千。而且這種所謂的「理性聲音」跟我們正常人的理解不同,他們認為那些大選爭議問題多數都是沒根據的,並且不足以改變結果。另外呢,「理性聲音」還認為,退一萬步講,就算特朗普要啟動戒嚴,用非常手段翻轉結果,至少要得到全體共和黨幾乎一致的支持,但實際情況是,特朗普的一些「死忠」,甚至都反對一些被標籤為「激進」的做法。

基於以上這些原因,這種「理性聲音」抵制著特朗普的行動,而持這種所謂理性看法的,在民主共和兩黨,甚至白宮中都不在少數。而在我個人看來,特朗普又是比較在意後人對他評價的總統,在看不到內部廣泛一致的支持下,不排除他為了「名節」,不敢貿然邁出「民主憲政」的這個框框。雖然很多他的支持者認為,這樣做是完全有道理的,而且在非常時期,是可以救國的。

當然可能還有其它因素,那麼,在「理性聲音」等因素的抵制下,特朗普如果不採取戒嚴,他會採取甚麼辦法呢?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三點,他想寄希望在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認證結果時,由兩院共和黨聯手挑戰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特別是關鍵州的,然後挑戰在兩院通過後,國會可以啟動權變選舉。

然而,在我個人角度,我還完全看不到這樣做有甚麼100%的勝算。首先,就像我剛剛說的,不是一上來就能權變選舉的,兩院共和黨人先是要聯手,一院不行,必須兩院,這個條件具備之後,兩院還得投票通過了他們的挑戰,才能舉行權變選舉;其次,眾院現在仍然是民主黨佔多數席位,參院共和黨現在還有兩個議席沒有結果,這要看1月5日佐治亞州的複選,這兩個席位能歸誰現在還是未知數,樂觀點,參院共和黨可以繼續擴大席位,特朗普也計劃在1月4日再去佐治亞州,給共和黨人助選,希望共和黨贏,為1月6日的行動增加勝算,但悲觀點,如果選舉再有問題,那麼民主黨幾乎可以在參院與共和黨勢均力敵,所以,國會兩院能不能通過對選舉人投票結果的挑戰,還是未知數;再者,國會共和黨中還有紅皮藍骨的共和黨人,到關鍵時刻會不會倒戈民主黨,這都是有可能的。

就像一位美國推特網友說的:如果等到1月6日,如何確信選舉人團會投票給特朗普呢,我們在共和黨中有太多的叛徒和叛國者了,他們都在一一現形;最後,是美國網友現在普遍擔心的,就是副總統彭斯屆時會主持國會聯席會議,結合我們以往的介紹大家可以推知,那將是特朗普爭取合法途徑翻轉結果的最後希望,作為資深華府政治人士,一直對特朗普言聽計從的彭斯,會在這最後一下子如何作為,也是人們關注的焦點,所以特朗普並不是親自主導國會聯席會議的,主導者是彭斯,到時要看副總統的表現。

那麼接下來,還有特朗普表態否定「戒嚴」的第四點考慮,就是軍隊行動的一致性。如果是大範圍戒嚴,雖說特種部隊理論上具備戒嚴的能力,但是實際執行過程中,那些喊只對憲法效忠的陸軍將領,會起甚麼作用,他們手上也是掌握著大批的軍隊和裝備,雖說根據聲明,他們可能參與,也可能不參與,但他們的態度,不能不去考慮,很多軍人忠於特朗普,但也有不忠的。所以現實考慮中,也許特朗普,也許吧,會考慮真正使用軍隊執行命令的風險。但是做甚麼大事沒有風險呢,林肯、傑克遜、邱吉爾,他們當年的強硬行動,在當時都有很大的爭議、很大的社會壓力以及不小的風險,確實是這樣的。

以上四點,我們論述了特朗普20日凌晨發推文否定戒嚴的四點原因。第一,左派主流媒體開始普遍報道「戒嚴」可能,特朗普不得不回應;第二,美國政界的所謂「理性聲音」抵制,包含特朗普的圈內人,也是如此,致使特朗普在非常時期還不能邁出「民主憲政」解決問題的框框;第三,特朗普非常寄希望於1月6日後,國會共和黨來扭轉結果;第四,特朗普可能也要衡量軍中的支持情況。

【特朗普目前否定戒嚴或是「險棋」 國防部拒拜登交接幕後】

那我們該怎麼對待當前特朗普的選擇呢?我想啊,大選中的爭議、美國的敵對國家,無不是採用「專制」手段對美國的民主憲政進行攻擊,實際上是一種「戰爭行為」,我想很多朋友不會否認這一點,但是民主憲政在平常時期,能夠體現出其優越性,可是到了這種類似戰爭的關鍵時刻,就算是美國,我們可以知道,歷史上的美國總統在經歷「戰爭」這種非常時期的時候,都採取過非常手段,才使得國家渡過危險時期。但是美國內外的敵人也在積累經驗,也變得更加圓滑和無孔不入。

中共對待美國,其實早就是「戰爭狀態」,只是美國很多政客自我安慰,不想面對這個現實,中共採取的不是「熱戰」,而是「超限戰」,這種大選的爭議情況,非常陰險歹毒,也是一種非常規的「戰爭」,也鑽了民主憲政的空子,不啟動雷霆般的非常手段對待這種進攻,在這種非常時刻能打敗共產黨等等這種專制的惡勢力嗎?我個人是不太樂觀。

敵人們可是統一號令行動,像軍隊行軍一樣令行而動、令行而止。而特朗普是坐在重重制衡的民主憲政框框裏,我們都知道民主憲政的好處,但是參照美國先賢的做法,在非常時期,也要用非常手段,來保障民主憲政。

當然了,話說回來,彼一時此一時,如今特朗普否定了戒嚴,但是不知道稍後的一段時間,特朗普會不會改變想法,這也或許是特朗普的「緩兵之計」。但是越接近1月20日,機會越少。等到1月20日中午,那麼在現在的制度下,誰被所謂地選上來,那誰就是總統,三軍軍權、各個政府部門,按照憲法,權力全部移交給新總統,到時做甚麼都來不及了。

反過來說,拜登那邊,也存在變數,對他也不都是有利的。比如,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在12月18日起,突然叫停了拜登團隊在整個五角大樓範圍內的交接活動,餘下的二十多場會議,全要推遲至少兩周。拜登團隊向外界發出了與國防部截然不同的聲明,說自己根本沒有同意國防部暫停交接的主張,是國防部單方面叫停的,但是抗議無效,國防部沒有理會拜登團隊的抗議,所謂的交接活動就這樣被暫停了。

19日,還有美國推特網友透露了一個有待核實的消息,說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此前故意洩露了錯誤信息給拜登團隊,作為一種「誘捕行動」,結果30分鐘後,這個故意洩露的「錯誤信息」,便被中共和其它美國敵對勢力掌握。這是國防部代理部長米勒,迅速叫停與拜登團隊交接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指中共黑客或參與大規模網攻】

而中共一直在對美國進行滲透。19日,不同於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個廣播節目採訪中所說的,相信俄羅斯黑客是最近大範圍入侵美國政府網絡的兇手,特朗普當天在推特上說,首先,大範圍網絡攻擊,並不像左派主流媒體報道得那樣嚴重,一切盡在掌握中,而所謂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的說法,好像甚麼事都會說到俄羅斯。特朗普的這一說法與我們上一期節目中的所提到的類似。

特朗普繼續說,但是出於多數是利益的考慮啊,那些喊俄羅斯的說法,甚至連討論中共是網攻黑手的可能性,都不敢提,而特朗普說,中共是有可能在黑客攻擊中扮演角色的,而且中共也可能在大選中攻擊了可笑的選舉投票系統。

我們還不知道為甚麼一直站在反共前線的蓬佩奧,在廣播節目裏沒有提中共,但是他的老闆,特朗普卻這樣講了。

【中共發展控制天氣能力 3200份洩密文件揭中共掩蓋疫情】

除了滲透和用各種手段進攻美國,《彭博社》還報道說,中共近幾十年大力發展「控制天氣」的技術。在11月份,中共在北京以南300英里的地方,利用導彈發射車,發射出16顆「增雨彈」,改善當地的乾旱,接下來24小時內,當地真的下了2吋的雨水。但是《彭博社》報道提到,世界越來越擔心,北京會把這種改變天氣的能力,用於軍事。實際上,在越戰時期,美軍就使用過「人造雲」來掩護偵查行動,並削弱越南軍隊的防空能力。所以,中共在發展這個能力方面,也引起外界的關注。

此外,《紐約時報》近日獲得幾千份中共政府內部的機密指示文件,差不多有3,200份,很多是有關指導下屬機構如何應對疫情。例如,中共有關部門只是下屬傳媒機構,在報道疫情時,要採取跟政府一樣的口徑,不能用無法治癒和致命這樣的標題,也不能在對疫情中限制人們出行的報道中,使用「封鎖」這類詞彙,也不能渲染外國對中國大陸的醫療援助,避免造成中共抗疫靠外國的印象。這些文件,更進一步顯示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的邪惡。

那麼節目最後呢,跟大家分享一個事,12月21日傍晚,大家望向西南天空時,最亮的那顆星,就是木星,而土星屆時會跟木星,處在一個相當接近的位置,幾百年才能達到這麼近,幾乎可以說是重合到一起,到時候大家可以關注。至於說這種「土木相合」的天象意味著甚麼,大家感興趣的,可以查一查。

好,歡迎大家加入我的telegram(電報)群組,地址是t.me/xwpajq_us,還有我的parler帳號,跟推特一樣,都是@xwpajq。同樣的,我們現在仍在YouTube上發片,還是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佈通知,也歡迎加入我們的會員。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