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的今天,在北韓抗美援朝戰場上,毛澤東問,美國哪支部隊最厲害,有人告訴說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毛澤東說,那就殲滅它。也許就是這段無從考證對話,才有了震驚世界的長津湖戰役。

在上世紀50年代的韓戰中,長津湖戰役是一場舉世聞名的重要戰役。美軍以此戰為驕傲,為將士們頒發了美軍戰史上最多一次勳章87枚。中共視之為是一場扭轉了北韓戰局的決定性勝利。

但是,中共在戰後撤銷了參戰兵團的番號,長期以來,官宣不願讓人知道此次戰役的情況。如今,投巨資拍大片長津湖,吳京擔綱主角,以配合中共當前的反美備戰精神需要。當年殘酷的真相被粉飾一新,實屬窮途末路的自嗨。

這裏,擷取歷史片段,概要揭示長津湖一戰中的事實,以正視聽。

中共的奸謀與賭注

1949-1950年4月,毛澤東先後將解放軍中朝鮮族5萬多人秘密編入了金日成人民軍,並成為其主力。人民軍很快擴充到9萬多,南韓軍不足其一半卻毫不知道。蘇聯又提供給金日成大批武器裝備,包括重型武器。

毛又許諾金日成一旦他打南韓,美國如果出兵,「中國將支持北韓」。

有了外部靠山,金日成預計兩周佔領「南朝鮮」,於1950年6月25日,突然出兵侵犯南韓,三天後佔領了漢城等地。在漢城大肆屠殺所謂反革命和戰俘。當成批反綁雙手坑埋的屠殺照片傳到西方後,聯合國決定出兵,16國參戰。

9月15日,麥克阿瑟指揮美軍第十軍在仁川登陸後,扭轉敗局,10月後逼至鴨綠江。金日成潰不成軍,再次向中蘇求救。史太林答應提供中共武器援助,但不提供空軍參戰。

他提供給毛一份間諜情報,是美國總統杜魯門給麥克阿瑟的指示:要求美國將軍無論在任何條件下都不要越過中朝邊境,不要使用核武器。美國害怕捲入和中國之間的持久戰爭。

中共將領反對出兵的原因是擔心惹來美軍打入中國,以及對中國工業中心投擲原子彈。本來猶豫不決的毛澤東在得知杜魯門底牌後,立即決定出兵,藉口指責美軍越過三八線,想入侵中國。

10月19日,也就是聯軍和韓軍攻佔了平壤那天,中共軍隊23萬人秘密進入北韓作戰。

因為中共掩蓋了實際入朝的兵力數字,所以聯合國軍隊以為中國只有五、六萬人入朝。麥克阿瑟決定乘勝解放北韓全境,東線美軍和西線的聯軍成鉗形各自向北開進,準備攻取金日成的臨時政治中心江界。

預計不久將結束韓戰。共軍阻擋不住美軍攻勢而節節敗退。毛澤東急調第九兵團入朝,務必將二、三萬美軍王牌圍堵在長津湖地區殲滅。美其名曰:「誘敵深入」的周密部署。

如果美軍先期走出了長津湖,誘敵深入的幌子就倒了,失敗恐怕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急!急!急紅了眼的賭徒,只想孤注一擲扔出血本賭注去。

不如牲口的入朝九兵團

第九兵團由中共精銳20軍、26軍和27軍三個超額編制的加強軍組成,15-16萬人。他們主要是來自江南上海一帶的南方兵,是原定攻打台灣的主力部隊。1950年10月,九兵團被命開赴山東做好入朝參戰準備。

11月1日,從山東境內開赴東北,在火車上接到了直接入朝命令。東北軍區臨時將庫存的5萬件日軍大衣、棉鞋等調給9兵團使用,有很多也沒能來得及送上入朝的火車。

九兵團悄悄渡過鴨綠江。入朝第一天,僅20軍隊一個師就有700多人凍傷凍病而掉隊。但仍然被要求嚴密偽裝,在積雪覆蓋的山路和樹林中開進。士兵們不得不頭上裹著毛巾,身上披著毛毯或夾被,凡是能擋寒的東西都穿在身上,五花八門如同叫化子一般。

夜間睡覺更成問題,將這一兩床薄被攤在雪地上,十多個人擠在棉被上互相摟抱取暖。

這些人為製造的苦難與悽慘,實在跟高大上的宣傳不相合,中共電影是不會去表現的。他們津津樂道的是十萬人到達長津湖,美軍偵察機竟沒有發現。

其實,一個美國將軍在飛機上看到了向南走的志願軍,他誤以為那是逃難的南韓百姓。正常的軍人,很難想像中共指揮官超極限用兵的常態。

美軍被中國兵的慘狀嚇到

美軍士兵正在檢視韓戰中陣亡的中國士兵屍體。(公共領域)。
美軍士兵正在檢視韓戰中陣亡的中國士兵屍體。(公共領域)。

美軍第十軍的第七步兵師、陸戰一師,是美軍正規軍的精銳部隊。美軍一向最重視士兵後勤補給和生活。11月23日是感恩節。24日,到達目的地的士兵們驚喜地發現:部隊已為他們準備好了豐盛的佳餚,火雞、蘋果派、南瓜餅、紅梅汁等全套節日特餐。

此時,美陸戰一師3個團進入了長津湖地域。美步兵第七師兩個團進入附近預定地點。一般長津湖地區到11月下旬時,平均氣溫白天在零下27度。這時,寒流來襲,風捲雪飛,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30-45度,積雪達40厘米厚。

在這幾十年不遇的罕見極寒天氣,即使美軍有全套的防寒服裝、羽絨睡袋、帳篷,在打仗時也容易凍傷。

11月27日入夜後,埋伏在山林中的志願軍20軍、27軍突然向美軍發起總攻。陸戰一師被分割在四個區塊,三個團遭到志願軍至少三個師的兵力不斷圍攻。陸戰一師與步兵七師也被隔開圍攻。

陸戰一師臨危不亂,立刻用200輛坦克在三處主要被圍地域組成環形防線。除了開始被偷襲時有所傷亡外,志願軍就很難佔到便宜了。

白天是美軍的天下。美軍有空軍和炮兵先轟炸志願軍的高地,然後有坦克在前面掩護,步兵端著衝鋒鎗、火箭彈在後面跟著,幾乎沒有多大犧牲就佔領了山頭。

志願軍為了快速穿插不被發現,沒帶重型炮,只有中小口徑的迫擊炮,但鋼鐵炮管在極度嚴寒下,很難裝進炮彈,打出去的炮彈三分之二也成了啞彈!

三八步槍和機槍,在溫度極低時也經常打不響。沒有火炮掩護,大批人在衝鋒時突然倒地而死。白天根本無法跟美軍較量,到了晚上,信號彈一響,共軍就幾百人往上衝,背著槍擠在山坡上。

美軍就槍炮、火箭筒齊發,山坡一片火海。為避免傷亡,美軍就跑下了山。共軍佔據了山頭,但往往有來無回。

陸一師7團海洛德摩爾豪森下士回憶了一場戰鬥,「出乎意料之外,攻山的戰鬥並不激烈。山上的志願軍沒甚麼有力抵抗。他們的彈著點和手榴彈只落在幾個地方。繞著走,就可以避開。……我們團僅以很小的傷亡,就攻到山頂。

一到山頂,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小小山頭上到處是死亡的中國士兵,大約有一二百具屍體。

我的上帝,真是恐怖極了!他們好像大多是在空襲和炮擊時被炸死的,屍首不全,肢體四散。但是班長根據他們鐵青的膚色和無血的肢體推斷說,很多志願軍士兵在我們的空襲和炮擊前已經被凍死了。

有些屍體三三兩兩抱在一起,可見他們是想借同志的體溫維持生命。他們都是身著薄衣薄褲單鞋,沒有棉大衣。難道中國志願軍不知道北韓的嚴寒氣候?他們有軍火供應,卻沒有過冬準備?要不是凍死、凍傷這麼多的志願軍,那一二百具屍體就可能不是中國人的,而是我們美軍陸戰隊的。」

一名美國老兵今天仍然無法忘懷一個驚人的場景,「在照明彈下,中國士兵一群一群地從樹林裏衝出來,他們在樹林裏不知躲藏了多長時間。林邊有條小河,十多米寬,河水不深,冰已經被我們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著汽。中國士兵淌水過河,上岸後,他們的兩條褲腿很快就被凍住了,他們跑得很慢,因為他們的腿被凍住了不能彎曲。我們的火力很猛,他們的火力很弱,而且沒有炮火掩護,槍好像也被凍住了。他們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動?」

戰鬥僵持了幾天。夜晚,志願軍佔了陣地,但威脅不了美軍在山腳下的防線。白天,美軍強大的炮火和空中轟炸之後,美陸戰隊奪回了陣地。20軍參戰部隊傷亡慘重,三天下來,幾乎彈盡糧絕,喪失了戰鬥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