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豆瓣網上有一個名為「負債者聯盟」的小組,經常有數萬年輕人聚集在此,交流如何能夠儘快還清債務。英國著名的尼爾森市場研究公司此前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大陸有近半青年過度舉債。

這些人中,很多都是因為深陷超前消費陷阱,而迷於網貸、透支信用卡、甚至以卡養卡、以貸養貸,揹負債務。組內統計顯示,這些「負債者」大多二三十歲,有的負債高達百萬以上。除了通過借貸滿足超前消費的慾望之外,也有一些人是因為賭博、被詐騙和投資失利等而負債。

尼爾森市場研究公司2019年底發佈的《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顯示,在中國年輕人當中,信貸產品的滲透率已經達到86.6%。扣除這其中作為正常支付工具的部份,實質負債人群約佔總體的44.5%,近半的年輕人過著「花明天錢」的負債生活。

李芳(化名)是「負債者聯盟」一員。據她介紹,自己習慣提前消費,從2017年開始越貸越多,慢慢陷入以貸養貸的泥潭。這些年僅在淘寶上就消費了36.8萬元。今年疫情對她的收入造成嚴重影響,年初時除了每月要還2200元按揭外,還身負15萬的網貸。

獨立經濟學者秦偉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疫情的打擊使大陸就業形勢下滑,加上持續的物價上漲和消費主義盛行等種種因素,使負債群體越來越大。

秦偉平談到,官方為刺激消費拉動經濟,大肆宣傳消費主義和享樂主義,支持中小型借貸平台的發展。而這些平台通過降低門檻,助長年輕人任意借貸,進入超前消費的陷阱。這對年輕人的未來、中國社會的未來都是很大的打擊。

「這和政府的利益有關係,消費對經濟短暫增長是有好處的,所以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起到監管責任。政府在這方面的金融監管是非常薄弱的,這些金融借貸機構是誘導消費,在某種程度上是金融詐騙,具有賭場借高利貸的性質,但年輕人並不明白。」

11月,大陸銀保監會等曾針對網貸平台起草《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要求小額貸款公司應根據借款人收入等因素綜合調整貸款金額和期限。

不過,這一《辦法》並不被外界看好。身在美國的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認為,該《辦法》是針對網絡借貸平台的營運安全問題,監管對象是各平台,而不是借錢的人。借錢的人由平台管,而網絡平台很難真正做到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