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東泰安市,12月18日傍晚,一名男子駕駛著大鏟車直接朝市政府的方向衝過去,當局出動大批警察攔截。爆料的網民說,這是官逼民反,男子去向政府討說法。大陸有許多受中共迫害多年的訪民,已經宣布退出中共組織,他們表示,退出中共組織是最好的選擇。而目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宣布三退的人數已經超過3億多人。

開鏟車快速直衝市政府

有推特用戶19日發布了一段現場視頻,視頻中可見一輛黃色大型鏟車出現在泰安市大街,車速很快,大批警察和特警在鏟車後面跑著追趕攔截,還有許多警車也在後面追大鏟車,但都不敢靠太近。

這位網民還特意貼文解釋,18日傍晚7時30分左右,在泰安迎勝路與泰山大街交匯處,官逼民反。有人開著鏟車衝上街頭, 朝市政府方向開去。警察和特警一起出動攔截。

網民還說,一個人中共都這麼害怕。如果是一群人、是100人呢?我們需要的是聯合。這也是他們(中共)最怕的。

2020年12月18日,山東泰安男子開鏟車衝上街頭,警察特警猛追(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2020年12月18日,山東泰安男子開鏟車衝上街頭,警察特警猛追(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而官方媒體的報道卻說,這名男子駕駛鏟車在市區里橫衝直撞,交警數次阻攔鏟車無果。警方通報稱,一輛裝載機違反禁行規定沿迎勝路由南向北行駛,並與一輛白色大眾轎車擦撞。鏟車在距離市政府約10分鐘的車程的地方被攔下。報道宣稱,該駕駛員涉嫌酒駕,已被公安機關控制並抽取血樣,事件中未造成人員傷亡,案情正在調查中。

對於官方所謂醉駕駕之說,有網民駁斥,大鏟車一直以直線行駛,並沒有橫衝直撞,而且「方向如此明確,哪像醉酒?」

有網民說:「沒錯,只需要十分之一的中國人團結起來,這個天殺的共產黨早就成為地裡的肥料了。」

還有網民調侃:「這鏟車厲害,普通的警車、特警車和防暴車都不在話下,直接衝開,如果把駕駛艙的玻璃都貼上防彈膜,還能有效防禦狙擊手,可以延長攻擊共匪的續航能力!」

官逼民反殺黨官

近二十年來,大陸官、民衝突矛盾嚴重激化,冤民殺黨官的新聞層出不窮。

遼寧訪民姜家文2010年11月接受希望之聲的採訪時談到,訪民們對政府已不抱任何希望,老百姓已覺醒,在中國講人權已經是不可能了。他們要生存,為了爭取生存的權利、為了真理奮鬥,甚至不惜流血抗爭。

山東訪民丁群當天也對希望之聲的記者表示,官員太腐敗了,當局官官相護、官商勾結謀取私利,法院執法不公,公民的合法權利得不到法律保障。現在他們要生存、要生活,政府再這樣腐敗下去,百姓會起來反抗的。

2008年7月1日,北京青年楊佳孤身攜刀闖入上海閘北警局,殺死6個警察,轟動中國。他生前的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在全國不脛而走,廣為流傳。而且,民心普遍倒向楊佳,對他報以同情,認為是警察暴力執法製造冤案所致。還有很多網民拍手稱快,把楊佳譽為「現代荊軻」、「快刀大俠」等。

2012年5月22日,廣東省湛江東海島東山鎮調青北園村,因為拒絕強拆,朱惠來、朱培忍父子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開車衝向徵地官員,並拿出鐮刀亂砍,導致一公安局治安大隊長身亡,民眾的反應也是拍手叫好。

2015年2月,河北青年賈敬龍因婚房被拆,女友也在其父母壓力下和他分手,加之拆遷又不給補償,憤而持釘槍射殺村長。

2016年11月16日,陝西延長縣村民黑延平,將村長曹英海一家八口殺倒在地,造成包括村長本人在內的4人死亡。

2016年11月20日,湖南耒陽市大和圩鄉陡嶺村3名村官被村民雷秀保刺殺。中共官媒報導,雷秀保被抓捕時「面帶微笑」。

2017年3月17日,江西近62歲的明經國怒殺帶隊強拆民居的村官,被網民封為「好漢大伯」。

2016年11月一個月內,遼寧、陝西、山西、廣西、湖南連續發生了5起村民殺死村官以求公義和洩憤的事件。對此,北京媒體人徐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在目前的制度下,以暴制暴的事件不會停止,只會愈演愈烈,「特別是基層政府這些官員狗仗人勢,對老百姓進行欺壓。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村民以暴制暴,像這樣的刺殺村官、刺殺縣官、刺殺省官會越來越多。 」

訪民:三退是最好的選擇

隨著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在2004年問世後,越來越多大陸民眾看清了中共的本質,選擇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截至2020年12月19日,已有3.69億中國人選擇三退,與中共劃清界限。

有許多訪民和冤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的冤情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是最好的選擇,三退這件事大快人心,只有解體中共,人民才能幸福。他們不但自己三退,還表示要盡力推動這一運動,幫助更多的中國人退黨自救。

廣州家庭教會成員黃燕,因為支持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夫婦倆遭受當局迫害十多年,她被迫害到身患癌症,無法生育。2018年她在香港對大紀元表示,共產黨太邪惡了,她自己早就三退了,而且,她的親人也都做了三退,連所有認識的人,她都去勸他們辦理了三退。親友們都知道黃燕所遭受的迫害,那些慘痛的經歷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中共真的是太邪惡了。

2009年,趁著到香港參加中國冤民大同盟首次會議的訪民,很多人都是用真名集體宣布三退。例如5位上海訪民施亞萍、劉蓮美、畢和英、顧全根、何茂珍,結伴來到香港,集體宣佈真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上海盧灣區訪民沈永梅2008年在香港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我受到的迫害三天三夜說不完,我現在向全世界宣布,退出以前加入的少先隊。

同樣辦理了三退的上海浦東訪民張茵說,多年的迫害,令她有著和楊佳同樣的心情,曾經為討個說法,甚至被逼的去自焚。

上海徐匯區訪民張錫祺三退後說:「我不害怕,我肺腑心言的說,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黨,早點消滅它。如果它再存在下去,老百姓還要受苦受難。」

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張艷19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表聲明說:「聲明退出共產黨的所有組織,清除發過的毒誓。從小被洗腦,曾經對共產黨政權有好感。今年疫情一起,發現了天量的謊言。這次(美國)大選,更讓人認清了共產主義的邪惡。」

美國前密蘇里州共和黨主席埃德‧馬丁(Ed Martin)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表示,在他看來,超過3.69億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表明中國人民已經像蘇聯時期的民眾一樣,為中共政權倒台做好準備。

目前旅居美國、以分析中國時政出名的民運人士張林先生,今年10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今年十一期間,中共海外特務及親共組織一反常態沒有在美國公開活動。中共很可能過不了建黨百年這個坎兒。

張林舉例說,今年9月27日他們在紐約中國城法拉盛舉行大遊行,以前他們一搞活動,中共特工或親共團體早就拿著中共的血旗跳出來搗亂,但是今年遊行過程中連一面血旗都沒有看到,也沒有人來搗亂,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也指出,過去每年的十一前後,都有所謂的親共僑領搞插血旗這些活動,現在這些人全部銷聲匿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