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一家餐廳的老闆發佈了一段影片,抗議她的戶外餐飲空間被關閉的同時,市政府官員卻允許一家製作公司在附近搭建餐飲帳篷。這段影片被瘋傳,理所當然地激起了全國各地民眾的憤怒。

餐廳老闆安吉拉·馬斯登(Angela Marsden)稱,這種雙重標準是「打在我臉上的一記耳光」。「他們關閉了我們的生意,」她說,「我們無法生存,我的員工無法生存。」

然而最令人心疼的是,影片中她戴著口罩。這說明她是個好人,遵紀守法。只要能讓她繼續營業,她會盡力保護顧客的安全。口罩部份地遮蓋了她痛苦的表情,也壓抑了她對正義的請求和啜泣。然而,沒有甚麼比這更能讓那些決心摧毀她的民選官員們更滿意的了:她帶著口罩,依然遵守著官員們專橫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限制規定。

民選官員和其他政治人物強行實施防疫限制規定,其目的並不是保護美國公民的安全,而是把他們變成臣民。

紐約州長安德魯·科莫(Andrew Cuomo)再次禁止室內用餐,許多人認為,此舉將對紐約市的餐飲業造成致命打擊。也許這是他新近出版的領導力新書推廣活動的一部份,時機上正好有利於他入選拜登團隊司法部長職位的候選名單,同時也推卸了責任,不必為此前把眾多中共病毒感染者安置到養老院而導致數千名紐約人死亡一事負責。

如果你看到科莫在城市以外的某個地方用餐,與越來越多的州長、市長和其他政治名人為伍,請不必感到驚訝:他們一貫對民眾實施嚴苛的限制,而自己卻公開凌駕於這些法規之上。

上個月,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被拍到在一家納帕谷(Napa Valley)專屬餐廳與十幾位賓客在室內用餐,沒戴口罩,也沒有遵守他所強制的社交距離規定。據報道,10月,科莫州長之弟克里斯(Chris)在紐約市一家私人俱樂部被拍到沒戴口罩,儘管這位電視名人一直呼籲觀眾「要戴口罩」。

今年夏末,南希·佩洛西的助理致電三藩市一家因中共病毒防疫規定而關閉的美容院,要求他們單獨為眾議院議長服務。當佩洛西在美容院裏不戴口罩的影片向外流出後,這位加州女議員抱怨說,她被美容院老闆「陷害」了,而美容院老闆的生意早已被中共病毒規定毀掉了。

8月,費城禁止室內用餐後,市長吉姆·肯尼(Jim Kenney)被拍到在馬里蘭州一家餐廳室內用餐,未戴口罩。

也許最廣為人知的,是中共病毒沙王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觀看了7月的一場棒球比賽。在一個本應無人觀賽的體育場裏,他坐在兩個同伴旁邊,口罩搭在下巴上。後來公眾批評他虛偽,他對此一笑置之,稱批評者是「搞惡作劇」。然而,這並不是「虛偽」的問題——相反,這是在加速建立美國種姓制度,將農奴和主人區分開來。

福奇3月反對口罩令,4月卻支持佩戴口罩。自從他在口罩問題上變臉以來,很明顯這已經不是關於「科學」的問題,也不是權衡口罩令、社交距離、封城關店等各種防疫措施是否有效的問題。這些人強推具有法律效力的措施,自己卻刻意違反。此舉不關乎公共健康,而是屬於權力政治。

這些公眾人物明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被媒體和公眾密切關注,卻屢屢被拍到監守自盜,這絕非偶然。他們就是想向人炫耀,自己隨意制定的規定可以強加到選民身上。

他們並不在乎被稱為「偽君子」,因為他們想讓人知道,他們不僅凌駕於法律之上,更重要的是,他們凌駕於民眾之上,而民眾對此卻無能為力。我們無法支配自己的勞動,也無法支配財產或租約。這些精英們熱衷於告知世人,他們可以予取予求,肆意妄為。

中共病毒是歷史上最得逞的信息戰。這並不是說它是一個「騙局」——它確實傳染性極高,攻擊人體各個系統導致重症,對於年老體弱者更是致命的打擊。然而,中共病毒的危害性還在於,美國的政客、商人與文化精英以此為平台,在沒有任何阻力或制衡因素的情況下,推進他們的特權和偏好。這使得中共病毒變得更為險惡。

投資者和政治理論家亞當·湯森(Adam Townsend)詰問道:「我們是否正在目睹人類歷史上最急速的集權運動?」這不是一場「重置」,而是一場反革命。這場反革命攻擊的目標,是整個國家的道德和宗教基石,以及孕育國家的那場革命——那場主張「神依己形造人,人人生而平等」的革命。而挑起這場戰爭的並不是我們。

原文It’s Not a ‘Reset,’ It’s a Counterrevolu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李·史密斯(Lee Smith)是最近出版的《永久政變:國內外敵人如何攻擊美國總統》一書的作者。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