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茂名市法輪功學員黃柱峰和妻子謝月珍及15歲的小孩遭綁架。警察非法抄家兩個多小時,黃柱峰被綁架到站前路派出所後,至今下落不明。

明慧網報道,黃柱峰,今年50歲,電氣自動化專科畢業,畢業後接受單位的多次培訓,持有五級電工證和助理工程師證。他工作認真負責,曾被茂名晴綸廠評為先進。黃柱峰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勞教,遭酷刑迫害致殘,無法從事原職工作,目前靠打工維生,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

2020年12月12日下午4點多,黃柱峰的家裏闖進來十幾個人,他們是廣東茂名市茂南區公安分局、站前路派出所、城南派出所等警察,以及國保、居委會人員等。這些人在他家裏非法抄家了兩個多小時。

警察要黃柱峰的妻子謝月珍簽字表態不修煉法輪功,謝月珍拒簽。最後,警察非法抄走了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

黃柱峰被綁架到站前路派出所後,目前下落不明。他的妻子和15歲的小孩也被綁架到城南派出所後,警察再次要求其妻簽所謂保證不修煉的「三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謝月珍不簽,警察威脅恐嚇要她未成年的小孩簽字。

謝月珍母子倆被非法關在城南派出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得以回家。

在三水勞教所被迫害致殘

2001年8月1日,黃柱峰被綁架後非法關押了一個月,隨後被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在那裏遭受了種種的酷刑折磨。

2003年元旦過後不久,「專管中隊」在二分所秘密佈置了一個場地,專門用來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

黃柱峰被蒙著頭、戴著手銬,由兩個值班人員夾住帶到二分所迫害場地。警察指使兩人用力捏黃柱峰的全身肌肉。黃柱峰用力掙扎,卻被牢牢控制。他高喊:「你們執法犯法!」警察張武軍叫人脫下他的襪子,塞進他的嘴裏,一直把他折磨得精疲力竭。

幾個人又將黃柱峰拖上二樓的走廊上,問他轉不轉化(放棄修煉),黃柱峰搖頭。一值班人員使勁搓他的頭,向左邊搓轉頭,又向右邊搓轉頭,來回地搓,還用手掌多次連續用力砍他的脖子。幾天後,他的頭耷拉下來。醫生給他的脖子上加一個套,將頭抬起來,數月後才正常。

一次,黃柱峰被拖到酷刑房間裏,強制蹲著,兩手成一字被銬住。幾個警察用電棍電他的手、腳、頭、頸、耳根、嘴等部位。他不自覺地全身掙扎,大汗淋漓。一郭姓醫生還讓專門電擊他的敏感部位。

警察將電棍頭插入黃柱峰的嘴裏,電他的舌頭。黃柱峰咬緊牙,他們就在他的嘴唇和牙齒中不停地放電,他的嘴唇被電爛電腫,腫起半寸高。

第二天,他們將戴著手銬的黃柱峰拉到禁閉室旁的空地上,把他放倒在地,用五支電棍同時電他。一警察邊電邊叫:「喊出來!喊呀,喊呀!」黃柱峰忍受劇痛,大汗淋漓,不停地掙扎,但咬緊牙關,就是不出聲。警察讓他淒厲痛苦地嚎叫,從而摧毀他的意志。

一次,警察張武軍又來強迫黃柱峰「轉化」,黃柱峰搖頭拒絕。張武軍叫來兩值班人員,分別向外拉拽扣在黃柱峰左右手上的手銬。當時,他只覺得被手銬拉緊的手腕像火燒一樣地痛,兩肩也如同撕開一樣劇痛。十幾秒鐘才停止,做了二次。

後來,黃柱峰才發現兩手腕被銬住的地方皮膚被拉破,流了很多血,至今仍留下明顯疤痕及傷殘,被鑑定為左肩關節歇血性壞死和手臂活動受限(《廣東省人民檢察檢驗鑑定文書》(粵檢技法鑑字2003第5號)),左肩脫臼,左上臂三角肌韌帶與肩骨頭大部份分離。如果當時再加力或延長時間,就可能將左手臂血淋淋地扯下來。

黃柱峰只因不放棄修煉「真、善、忍」,遭受如此殘忍的迫害,那年他才33歲。

一家人遭騷擾

走出三水勞教所後,由於身體傷殘,黃柱峰不能從事以前的技術工作,只能回老家農村。因為身體緣故,生活困難,加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造成人們對他的誤解與歧視。他的前妻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十幾年的婚姻終於破裂,對女兒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傷心了很長時間。

此後,黃柱峰有了第二次婚姻,一家人和睦相處,但是,全家仍然遭到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

2019年5月15日上午,茂名市站前路居委會打電話給黃柱峰,問他現在住在哪裏。黃柱峰說自己已經搬走了。居委會問他搬到哪去了,還要他妻子的電話,黃柱峰沒告訴對方。

2020年5月的一天,黃柱峰的妻子謝月珍接到茂名市西粵派出所警察電話,讓她去一趟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問謝月珍:「你是不是有一輛女裝電單車?是不是這個牌?」謝月珍說:「有,是。」警察又問:「你給誰騎了?」 謝月珍說:「沒有給人騎。」警察說:「那你就叫你老公(黃柱峰)到派出所來一趟」。

黃柱峰靠打一份工維持生活,要供女兒上學,一家人生活得很艱難。派出所一次次的騷擾給這一家人帶來壓力和不安。

2020年12月12日,十幾個人闖到家裏,黃柱峰再次遭綁架。至今家人不知道他被非法關押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