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維斯·米爾斯(Travis Mills)是四肢截肢者、退伍軍人及其家屬療養院的聯合創始人,可說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青年之一,不過這對他來說或許一點也不重要。

儘管米爾斯非常勇敢地面對了自己人生的低潮,他更想要幫助其他退役軍人和他們的家人,引領他們走出人生低谷,而時間也證明了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他和妻子凱爾西(Kelsey)共同創辦了非牟利組織「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Travis Mills Foundation),致力於協助在阿富汗戰爭中受傷的軍人再次享受生活的美好。希望他們能夠走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多和家人互動,並且在出勤導致殘疾後,能重新建立對日常生活的信心。

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獨家專訪時,米爾斯表示,致殘的退役軍人,不論他們受了多少苦,一定會想要獲得改善。退役軍人首先得勇於接受自己人生的這段新篇章,他和他的基金會才有辦法幫助他們。

「真的是令人難以置信」。一旦他們勇於面對,米爾斯回想起他們遇過的案例,
「真的讓我難以忘懷。當我想到我的基金會對他們和他們家人所做的一切時,我真的禁不住微笑。」

米爾斯以親身經歷寫了一本暢銷回憶錄《艱難隨行》(Tough as They Come)。(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米爾斯以親身經歷寫了一本暢銷回憶錄《艱難隨行》(Tough as They Come)。(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受傷軍人和家人整周的免費假期,到緬因州(Maine)中部的無障礙度假村度假。他們包辦了所有費用,甚至連交通費和其它的消費。同時,數千名來自全國各地、各行各業的義工也在那裏提供協助。

在度假村裏可以划船、釣魚和踏雪。還可以滑獨木舟、烹飪、學武術和做按摩治療等等。2017年他們接待了89個家庭,2018年有131個家庭。到了2019年,超過200個家庭在那裏度過了愉快的假期。

儘管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他們仍繼續提供了大部份的服務,還很快地增設了新的保健中心。基金會希望到2021年2月時,他們可以在冬季接待更多的客人,這都要感謝大家的捐款、眾多的義工們和很多的愛。

從中士到重度殘疾

說到犧牲、痛苦和康復過程的艱辛,特拉維斯·米爾斯完全理解。今年33歲的他,在阿富汗戰爭中失去了四肢。至今這樣存活下來的軍人僅有五位,包括他。

身為第82空降部隊的中士,米爾斯在2012年4月10日第三次部署期間,在阿富汗定時徒步巡邏時被簡易爆炸裝置炸傷。當時他年僅24歲。

炸彈炸傷了他的右腿和右臂。強大的作用力把他拋到空中,頭部著地。當他翻身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失去了右側手腳,而左側「大腿骨一直到膝蓋完全被折碎」,只剩肌肉和筋。他用「垂在那裏」來形容。他的左手還好,但也少了兩隻手指——「我的左手腕也傷得很重。」

儘管他要求趕上前的醫護人員「離開我,去救我的夥伴」,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就被直升機載往醫院,急救人員持續照顧著他。在14個小時的手術和30多次輸血後,他在25歲生日那天再次醒來,發現自己竟在德國的蘭茨圖爾(Landstuhl),而且四肢都被截肢。

在4月17日,也就是他的世界被徹底顛覆後的一周,他被送回美國華盛頓特區附近的華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

在那裏,他明白了他的新任務:為了家人,他要趕快好起來。他的妻子凱爾西一直陪在他身邊,告訴他他們會共同度過一切。他們的女兒克蘿伊(Chloe法文對照表)當時年僅六個月。他的全部家人都去探望他,包含雙親和親家。他的親家公克雷格·巴克(Craig Buck)是他「最好的朋友」,甚至還搬到他們在醫院附設的公寓裏住了好幾個月,盡其所能地幫助他們打理所有大小事。

米爾斯和妻子凱爾西(Kelsey)、女兒克蘿伊(Chloe法文對照表)和兒子達克斯(Dax)。(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米爾斯和妻子凱爾西(Kelsey)、女兒克蘿伊(Chloe法文對照表)和兒子達克斯(Dax)。(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米爾斯也展現了驚人的毅力,來到新醫院僅僅兩個月後,他就可以再次行走了。每一天,他都會連續好幾小時鍛鍊體力、重新適應,並練習使用義肢。

「並不是每個退役軍人都有機會和他們的女兒同時學會走路」,他說,「但事情就是這樣。克蘿伊和我一起學會的。」

他將自己所有的進展都歸功於家人。「我一路上獲得了強大無比的支持。」

當然,米爾斯知道自己很幸運,也明瞭其他人為了幫助他康復和學會重新生活,付出了多少代價,這也是他的基金會特別提供照顧受傷軍人的母親們和父親們一趟特別假期的原因。

「緬因州計劃的宗旨就是讓退役軍人能和家人再次共度美好時光」,他說道。「受傷的軍人不應過著社會邊緣的生活。他們可以多出去積極參與事務。」

他們做得也不僅限於提供退役軍人「人生最美好的一周」,米爾斯說。此外,他們還提供了一個「重整計劃」,因為他知道他們的「所有事情都和心理健康脫不了關係。」

米爾斯夫婦自2013年創立了基金會,也是特拉維斯受創後的一年半。他們想要好好答謝很多人,這些人在他住院期間(他在華特·里德待了19個月)「展現了無比的關愛」,他說。還有許多人捐款幫助了他們在緬因州建構自己的家,並且花了很長時間改建成完全無障礙且使用者友善的居家空間。

他的網站上寫著,退役軍人及其家人可以在此「進行不同的適應活動(譯註:提供身心障礙者的活動),認識其他退役軍人家庭,並在緬因州的戶外空間享受放鬆。」

對這些軍人來說,能夠去釣魚、划船、騎單車,並且和其他退役軍人一起共處,真的是一份豪華大禮。對他們的家人也是,他們可以遇到其他面對著同樣挑戰的人們,這些新的友誼能夠互相激勵他們。

他們從此不再孤單。他們的家人也不是唯一「特別的」家庭。現在他們有了同伴。他們相互扶持,並且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退役軍人和家人一趟全額支付的假期,到緬因州的貝爾格萊德湖區(Belgrade Lakes)度假。他們會進行不同的適應活動,認識其它退役軍人家庭,並在緬因州的戶外空間享受放鬆。(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退役軍人和家人一趟全額支付的假期,到緬因州的貝爾格萊德湖區(Belgrade Lakes)度假。他們會進行不同的適應活動,認識其它退役軍人家庭,並在緬因州的戶外空間享受放鬆。(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特拉維斯·米爾斯基金會提供)

「感謝大家相信我」

《大紀元》記者問米爾斯:是否有信仰的力量在背後支持著他走過的這一切?

「是的」,他靜靜地說。「但我並不公開地說這些事情。並非只有基督徒才能成為我們或我們所為的一部份。我們歡迎所有人。」

他強調,這更是為了提振那些受傷的軍人和他們的家屬,協助他們重新找到積極的生活方式。順帶一提,這件事也「真的很有趣」。

提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會,他說「我非常感激大家願意相信我」。「我只是個在密歇根州一個叫瓦薩爾(Vassar)小鎮出生的孩子。我真的很幸運。」

此外,他也常在國內各地受邀演講;同時也是一些當地企業的共同持有者。更重要的是,他秉持著「別憐憫我」的氣度和一種自嘲的幽默。他永不放棄。

「每天或許都會有三分鐘的時間讓我不太舒服」,他說,「像是早上需要有人幫我移動手腳的時候。不過一旦調整好了,我就可以和任何人一樣正常地度過一天。」

對了,他的女兒克蘿伊今年已經九歲了。現在家裏還多了小兒子達克斯(Dax),現在三歲。生活非常充實。

「我會出門做各種事情,讓我的孩子知道他們的父親和其他人沒有區別——正常無比」,他說。「我可以到處開車,可以到處走路,自己養活自己。只要我需要甚麼,我就會去做。」

米爾斯說他從小就從父母那裏學到「不能因為有些事情很難,就找藉口放棄」。他在自傳《艱難隨行》(Tough as They Come)中和讀者分享了這句話,整本書處處充滿振奮人心的信息。著名演員蓋瑞·辛尼茲(Gary Sinise)還替書寫了序言;這本書同時也是《紐約時報》的暢銷書之一。

在亞馬遜網站上,許多讀者給了很高的評價,有人回饋說:「每個美國人都應該讀這本書」,也有人寫道:「我們真的很需要特拉維斯這樣的人。」

米爾斯的故事和志業也被電視台主持人麥可·羅(Mike Rowe)注意到了。在節目《報答恩情》(Returning the Favor)中,羅安排了一整集介紹了米爾斯和他的基金會。羅的團隊還在基金會的度假村裏蓋了一座極限繩索設施,給米爾斯一個大驚喜。

儘管獲得了熱烈的反響,米爾斯仍不為所動。他的目光完全專注在幫助其他退役軍人和他們身邊心愛的人。

「我們向在緬因州招待的所有人展現了生活是可以如常繼續的。確實,很多好人遇到了衰事」,特拉維斯·米爾斯說,「但我們必須不停地進步。」

或許就如他所說的:「如果不是為了我的家人,那是為了甚麼?」#

原文 This Veteran Has a Heart of Gold and an Iron Will to Help Oth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莫琳·麥基(Maureen Mackey)是《大紀元時報》、《Parade》雜誌和其它出版物的撰稿人,是紐約地區的數字內容主管、作家和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