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外交部一位官員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照片,顯示一個澳洲特種部隊的士兵將刀架在一個阿富汗兒童的脖子上。

這張照片是經過數碼修改過的。這個蓄意製造的視覺謊言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其目的是引發世界範圍內的震驚和憤怒,在政治上操控人們的情緒,從而使中國共產黨獲利。

澳洲天空新聞的記者羅文·迪恩(Rowan Dean)稱這個行為是中共對澳洲軍隊的攻擊,目的是摧毀軍隊的士氣。從競爭對手的角度來看,戰士的士氣向來都是心理戰的目標。澳洲政府也是這張卑鄙無恥的照片攻擊的目標,因為澳洲政府反對中共對領土所有權的聲明,並且批評中共低劣的人權記錄。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稱這張虛假照片是「令人憎惡」的,並且要求北京當局為此道歉。但是,北京拒絕。

莫里森指出,北京當局在時間節奏上精心安排,以使這個煽動性宣傳的推文的政治效果達到最大化。

這個中共的謊言利用了民主體制自己曝光出來的惡劣事實。澳洲最近公佈了佈雷頓報告(Brereton Report)的一部份內容。此報告是一項長達四年對特種部隊士兵在阿富汗戰爭中涉嫌犯罪的調查結果。在高級軍官的帶領下,這項調查發現了特種空勤團在23宗事件中殺害了39名阿富汗人的證據。

澳洲公眾為此感到震驚,並且願意承擔殺戮的責任。澳洲也將懲罰兇手,並向受害人親屬提供金錢賠償。國防部也正在整頓改組特種部隊。

這份報告給了中共謊言一點點膚淺的可信度。中共的宣傳喉舌抓住了這個機會,把他們聳人聽聞的謊言與這個由民主體制痛苦揭露出來的惡劣事實捆綁在一起。

佈雷頓報告是一個範例,它展示了尋求正義的過程。這個過程也包括了承認罪行和懲罰罪犯。

然而,二千多名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中的受害者還依然沒有看到兇手們的公開認罪,更不要說獲得正義。中共的宣傳喉舌完全不提那場由人民解放軍製造的大屠殺。中國軍人在屠殺中使用了坦克、槍枝和刺刀。

為甚麼呢?天安門大規模屠殺真相會威脅到中共的獨裁統治。事實上,任何真相都會威脅到獨裁統治。另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中,中共恐嚇甚至逮捕那些試圖給全世界發出警報的醫務人員。

阿富汗的屠殺震驚了澳洲人,但是並沒有威脅到整個國家。而且民主體制可以進行自我修正。

這個虛假照片事件是一個有用的例子。它展示了奸詐的獨裁者和毫無道德的政治鼓吹者是如何編織謊言的:他們偽造照片或錄像,再編造虛假報告,然後精心安排發佈的時間,使虛假報告的曝光程度最大化,從而造成最大程度的破壞。

在我看來,這場宣傳攻擊的目的是想使澳洲失去信譽,並且在中國人權問題上使澳洲閉嘴噤聲。

這張假照片有沒有在阿富汗起到政治效果?它能不能煽動激憤從而破壞和平談判?在一個文盲率很高的國家,一張照片能起到權威式的宣傳效果。時間將會回答這些問題。

這張假照片會在互聯網上永遠存在。也許有一天,它會作為帝國主義殘暴的證據,在某些反對西方的冗文中出現。

從它被編造出來開始,中共就一直試圖詆毀和威脅網上對它的批評,目的是使批評消聲。在過去的五年裏,中共的這種企圖變得更加明顯和公開化,特別是那些針對對個人的威脅。海外的華人社區成了中共威脅和宣傳運動的特別對象。

這種威脅和宣傳運動通常和中共的統戰部有關係,手法包括人身暴力攻擊,盜竊和洩露個人信息,以及針對個人的惡意謊言。那些損害個人名譽的虛假照片會迫使人們協助中共的間諜活動。不要以為中共不會這樣做。#

原文Anatomy of Narrative Warfare: China’s Fake Photo Propaganda Attack on Australi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作家、媒體專欄作者,並且在德薩斯大學奧斯汀教授戰略和戰屢理論課程。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五場塑造了21世紀的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