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17日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報告推遲,誰在阻擋?佐治亞州連爆可疑命案:懸崖邊上的對決?法律戰還有意義嗎?

這兩天我們重點討論了一下特朗普總統當前的處境,就是他事實上已經沒有太多選擇,無論在各州繼續挖掘舞弊證據,還是寄望於最高法院給他一個說法,甚至等待1月6日由一大群敵我難分的議員們來決定命運,可以說都已經是「且行且珍惜」的法律戰餘波了。

特朗普現在的真實處境,不是舞弊證據不夠,恰恰相反,是證據已經太多,牽連太廣,以至於大批不同階層不同領域的人都發現自己或自己的親人直接或間接地捲入了這場空前的舞弊大案、叛國大案。結果就是還有良心在的人,都紛紛明哲保身,任他驚天猛料也只當花邊閒談。而一些品行不好的人,已經在華麗轉身加入拜登陣營,把冒著寒氣的刀鋒指向特朗普了。

這個局面,我們打個比方,每個舞弊證據都像一根繩,會牽出來一串大大小小的螞蚱。挖出來的繩越多,越是一團亂麻,越難以理順。那些眾多的螞蚱沒有哪個不想逃命,逼急了,有些膽子大個頭大的恐怕還要咬人的。

所以,自古以來應對亂麻的最佳辦法就是快刀,看準最糾結的地方霹靂一刀下去,抓住幾個繩頭很快就理清楚了。至於那些螞蚱,反正都拴在不同的繩上,繩頭握在手中的,所有的螞蚱誰都跑不了。

我們說特朗普當前處境日益險惡,處於背水一戰的境地,其實如果換位思考一下,拜登一方何嘗不是如此?它們何嘗不是在背水一戰。尤其在成千上萬的美國民眾逐漸開始從自發支持特朗普到有組織的支持特朗普,這個趨勢漸漸開始明朗化的時候,拜登一方更加急不可耐要把生米煮成熟飯。

這是我們看到各州出現銷毀證據、恐嚇證人,甚至屢屢出現集體行動公然阻止調查等現象的深層次原因。

在12月16日的新聞中,最具代表性的兩個消息就是這樣的情況。

暗戰激烈 情報總監報告推遲

第一個重要的消息是,備受矚目的國家情報總監關於美國大選的評估報告,被確定將要延遲發佈了。也就是說,在原定12月18日到期的截止日,我們肯定是看不到這份評估被告了。消息說報告可能會延遲到2021年1月份才公佈。

這個消息引發的反響也非常強烈,不少人甚至開始懷疑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是不是也是深層政府的一員,關鍵時刻又在拖後腿了。

其實不是。這份被告被延遲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拉特克利夫遭到了他下面部份情報機構的抵制。

情報總監辦公室的官方聲明是這麼說的:「今天下午,職業情報官員通知情報總監,情報部門將無法在行政令和國會設定的最後期限12月18日之前提交情報界關於2020年美國大選外國威脅的機密評估報告。選舉後情報界就收到了相關報告,一些機構還沒有完成對產品的協調。情報總監致力於迅速向我們的客戶提供這份報告。」

這裏的關鍵信息就在於「一些機構還沒有完成對產品的協調」這句話。彭博社引述了一位知情人的說法是,拉特克利夫在周二的時候拒絕對該報告簽字,因為該報告沒能更全面準確地反映出中共對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

霍士也在自己的獨家報道中表示,許多高級情報分析師認為已證明中共干涉了2020年總統大選,而其他一些人則堅持對中共針對選舉的威脅活動輕描淡寫,他們堅持說俄羅斯才是美國的最大威脅。

也就是說,正是因為情報界內部出現巨大爭議,有人想力圖淡化中共的威脅,而拉特克利夫認為這是將情報政治化的行為,因此他才拒絕簽字批准這份報告,因為這樣的報告並沒有準確反映真實情況。

拉特克利夫受到抵制並不意外,因為這份報告雙方都在盯著的。拜登一方當然知道這份報告的份量,所以它們一定會竭盡全力來混淆視聽。我們看到現在拜登一夥使用的手段基本都是一個模式,就是我如果沒有牌打了,我就想方設法讓你的牌打不出來,如果你非要打出來,我們就質疑你這牌有假,或者有其它甚麼問題,這樣即使牌打出來了,威力也被削減了很多。

報告推遲有何影響?

那麼這份報告的延遲發佈,究竟對當前局勢有多大影響呢?有影響是肯定的,但不會是致命的根本性影響,這裏面有三個因素。

首先,情報總監的評估報告直接關係到的就是特朗普在2018年的特別行政令。這個行政令是特朗普總統權力的有效武器之一,但並不是唯一的武器。我們在12月16日的節目中已經詳細和大家討論了特朗普如果要宣佈實施戒嚴或啟動《反叛亂法》等等,需要具備哪些條件。在這些條件中,情報總監的報告並非必不可少。

第二個因素是本次推遲發佈的只是開放給公眾的版本,這個版本不一定是完整的原版,有些非常敏感的信息可能會被隱藏不予公開。而報告的核心信息應該很早就以簡報之類的形式遞交給了總統。而且,推遲到1月公佈只是媒體的說法,並不是情報辦公室的官方說法,所以延遲到甚麼時候,這裏面還存在變數。

第三個因素是這份報告是特朗普採取行動的重要條件,但不是必須條件。就像我們12月16日討論的,林肯當初啟動反叛亂法的時候還沒有國家情報總監這個職務,小布殊宣佈中止人身保護令的時候也沒有說必須要先等一份甚麼報告公佈。

動用2018年的特別行政令只是特朗普總統特別權力中的一部份,並非全部。他完全可以在適當的時候使用其他的權力來揭發舞弊政變的陰謀並將叛國者繩之以法。

更何況,拉特克利夫本人已經通過在媒體發文以及接受採訪的形式,向公眾證實了中共就是美國的頭號威脅,而且中共干涉了美國大選。雖然他沒有提到更多細節,但這個結論已經非常清楚,公眾已經接收了這個信息,這就夠了。

佐州連爆疑案 內幕不簡單?

另外一個重要的消息發生在佐治亞州。12月16日林伍德律師轉推了一個消息:51歲喬州GBI探員奧蘇利文(James o'sullivan)14日被發現於自己家中死亡。

目前佐州官方的結論是奧蘇利文死於「自殺」,但網絡上大量的討論都質疑真相並不單純,原因是奧蘇利文生前在調查迪爾死亡案。

這個迪爾是誰呢?他就是佐治亞州州長坎普的女兒的男朋友,未來的女婿。他同時也是將在2021年1月競選佐治亞州參議員席位之一的共和黨競選人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競選團隊成員。

這個身份顯然是比較敏感的對吧。而更敏感的是,迪爾的死亡案一直都疑雲重重,被質疑內幕不簡單。

佐治亞州曾經在12月3日曝光了一個著名的體育館點票舞弊影片,這個消息相信朋友們都還有印象。就在這個關鍵的實錘證據曝光後,一直堅稱佐州選舉不存在舞弊的州長坎普,其態度就立馬變化了。他當晚就表示州務卿必須下令對選票進行簽名審計,因為這是州憲法規定的。

但非常巧合的是,第二天,也就是12月4日,這位坎普州長的準女婿,就是剛才提到的迪爾,就在喬州16號高速公路上的一起車禍中喪生。

根據當地電視台的影片顯示,這宗車禍十分慘烈,現場看似發生過爆炸,也有證人稱聽到了爆炸聲。這個案子當時就引起輿論很大爭議,被質疑是否與陰謀有關,而當地警方也表示會深入調查。

然後我們看到僅隔一天之後,州長坎普在12月5日對選票簽名審計的態度再度退縮。他通過發言人在當天告訴媒體,稱州長沒有權力下令驗證簽名。

甚至當部份共和黨州議員於12月6日呼籲召集特別會議應對選舉舞弊時,坎普不但表態否定,還警告州議員們不能任命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選舉人。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客觀事實就是,舞弊影片曝光迫使坎普州長要求簽名審計,第二天他的準女婿迪爾就車禍身亡,然後坎普態度發生180度轉彎,9天之後,調查這位準女婿車禍案的警官自殺身亡,原因不知。

在這根事實鏈條背後,是否有著必然的聯繫,我們沒有證據無法下結論,但鑒於太多的舞弊證人或支持特朗普的人士遭到死亡威脅,我們無法不產生一些聯想。而這個案子對我們最大的一個警示意義就像我們在剛才提到的,拜登一方同樣處於背水一戰沒有退路的處境。這是為甚麼它們日趨瘋狂,並且越來越毫不顧忌的原因。

所以,我們從宏觀上看,拜登一方目前佔據了表面優勢,它們的目的在於儘量維持現狀,把日期拖過1月6日甚至1月20日。也就是說,拜登一方的思路就是維穩思路。這是我們看到它們各種暗黑手段層出不窮的源頭。

而特朗普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證據不夠,而是大量有效證據被司法機構無視,聽證會曝光的大量證據只有很小一部份進入了司法調查的程序,而且迄今都還沒看到相關機構給出明確的說法。從理論上說,這些調查的確存在被拖過了某個關鍵日期後再加速的可能。

12月16日參議院的聽證會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僅這個聽證會披露出來的內華達州那些重複投票、死人票、無效地址投票以及搬離該州又出現的投票等等數據,全部加起來就足以翻轉內華達的選舉結果。這些數據涉及到的每次投票都有據可查,而且這還不算那些涉及Dominion投票機的問題票。

像這樣的案子,實際上最終都只能在最高法院來進行裁決。如同已經送達最高法院的至少7個案子一樣,我們目前無法對這些案子最終的結果保持信心,原因不是我們對證據的力度沒信心,而是當前的司法系統,包括最高法院,在對待大選舞弊相關案件的時候,已經越來越帶有政治裁決的因素。

法律戰的意義

這只是內華達的例子。12月16日還有一個佐治亞州的例子,這個例子可以說也是好消息,但目前尚未得到官方的確認。

12月16日網絡上有消息傳出來,說佐治亞州那個著名的體育館舞弊影片的當事人之一,就是被網友人肉出來的非裔女子露比‧弗萊曼(Ruby Freeman),據說已經反水,正在全面交代舞弊的內幕,同時還申請了證人保護計劃。

這個消息如果坐實並得到法庭裁決,那佐治亞州的選舉結果翻轉當然就沒有懸念。不過我們需要保持理性的是,儘管該州此前宣稱自己進行了簽名審計,但有現場監票員冒著風險拍下的照片顯示,所謂的簽名審計現場是這樣的:

這位拍照的監票員當場就受到了威脅,說如果他繼續拍照就會被趕出這片區域。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為甚麼我們說特朗普當前最大的問題不是證據不足,而是證據太多,就是這個意思。太多人捲入了這場規模龐大的舞弊政變,這要放在中國古代的科考,這樣的案子判下來恐怕就有成千上萬的人頭要落地。所以它們聯合起來反對是必然的。

可能有朋友想了,那照你說的特朗普這法律戰就不用打了,還在那裏白白消耗那麼多時間精力幹甚麼。

我們這兩天討論了特朗普動用總統特別權力的可行性,但並不是說法律戰就不需要了。恰恰相反,法律戰目前對特朗普仍然很重要,我只是說,他不應該也沒有必要把最終取勝的希望寄託在幾個大法官的身上。

無數大眾都在盼著特朗普斷然出手,要麼軍管,要麼啟動《反叛亂法》來平叛。但我們客觀的說,特朗普在整個三權系統內是處於相對弱勢的,除了他的白宮團隊和少部份官僚體系中的愛國者鼎力支持他,大多數的人不是明裏暗裏反對他就是袖手旁觀。他一個拿捏不好反倒有可能被立法與司法兩個系統聯手反過來說他是「叛亂」,說他想要奪權。

所以我們看到特朗普不斷通過鮑威爾等渠道來釋放一些有關政變的零星真相,但他在實際的行動上的確是表現的慎之又慎。而且,12月16日特朗普律師團隊的珍娜‧埃利斯接受NEWSMAX採訪的時候仍然表示說,無論1月6日發生了甚麼,他們團隊的法律戰依然要繼續進行下去。

我想可能有朋友聽到這裏會不會覺得特朗普太迂腐了,太缺乏魄力膽量了。就我個人的看法,特朗普不可能是這麼僵化的一個人。他的律師團隊表達這麼一個態度,更像是告訴大眾,我們會窮盡一切法律途徑,盡一切可能在法律框架之內來和平解決這個危機。

他需要儘可能地向所有人釋放他的這個誠意。只有這樣,他在必要時採取行動才擁有最大限度的合法性。

特朗普12月16日簽署行政令,將2017年12月20日宣佈的國家緊急狀態再延續一年,這可以說是邁出了一小步,也是一種鋪墊,他走得很小心,但也很穩健。

動用特別權力維護民主 拯救美國

說到這個話題我也想順便囉嗦幾句。這兩天的節目收到個別朋友的留言反饋,說這個唐靖遠鼓勵特朗普使用特別權力實施軍管,這是不是在煽動內戰啊,這等於鼓動特朗普搞獨裁,破壞民主制度。

我覺得這可能會是一部份朋友多少有點疑惑的問題,所以還是有必要簡要討論幾句。

首先要澄清一個概念,我們討論的無論是軍管、啟動《反叛亂法》還是中止人身保護令等權力,都是憲法賦予總統的合法權力,這些權力都是民主制度的產物,賦予這些權力的目的恰恰就是為了方便總統在必要的時候用來保護民主自由不被破壞。

民主社會從來都沒有說不能使用武力,如果說民主就是大家只能坐而論道打打口水戰,我想憲法第二修正案特別允許民眾擁有槍枝武器這個條款就應該廢除了。而廢除擁槍權恰恰是破壞民主的左派最渴望實現的願望之一。

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正義也是一樣。我們看到正義女神的形象是甚麼?她左手舉著天秤代表公正,她的右手握著的就是一把劍。這就是一個基本的道理,在人間的正義同樣需要有利劍來維護。

所以特朗普如果真的動用特別權力來拯救美國,那和獨裁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恰恰相反,他在抵抗獨裁,他在抵抗紅色極權對美國的滲透和顛覆。誰想搞獨裁?只有使用舞弊來確保自己當選並且操縱媒體對大眾全面封口的那一方,才是真正想要獨裁的勢力。

從另一個角度,如果特朗普猶豫退讓了,拜登在1月20日進入了白宮,那才有可能是美國內戰真正爆發的時刻。就特朗普目前的處境而言,他只有全力撲滅這場政變才能真正避免美國陷入內戰。我們不是看到了嗎?連林伍德都在推特公開提醒大眾,說確保你有充足的水、食物、手電筒和電池、蠟燭、收音機,第二修正案用品以及與社區領導人會面的計劃。

「這個第二修正案用品」是甚麼?我想大家都能明白對吧,這就是美國人民當前正在準備的事情,能否避免這個最壞局面,可以說就在特朗普的一個決定之間。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裏,我們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