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12月16日上午,美國聯邦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舉行題為「審查2020年選舉中違規行為」的全體委員會聽證會,會議由委員會主席羅恩詹森(Ron Johnson)主持。他一開始就表示,本次聽證會不應該是「有爭議性的」,「恢復公眾對選舉制度的信心」應該是我們大家都想要的。他說:「很大比例的美國民眾不相信選舉結果是合法的。在我們的民主共和國,這不是可持續的狀態。」

法庭和律師遭威脅 審案不看訴狀實質

聽證會在參議院德克森大樓舉行,部份參議員和證人親自到場,部份視訊參與。詹姆斯R特魯皮斯(James R. Troupis)是在威斯康辛州代表特朗普就選舉舞弊上訴的律師。他說:「美國人應該知道法庭受到左派嚴重威脅,就像那些律師被威脅一樣。」

他回憶接到總統律師團隊電話邀請時,覺得很榮幸;他明白找到他做案件的上訴律師是因為大律師行的最高管理層都通知他們的律師不可以代表特朗普打官司,因民主黨不會忘記你們曾經這樣做,並將報復(hold it against you)。

特魯皮斯表示,他因為對此情況感到憤怒,以及正義感促使他接了特朗普的案件。而拜登團隊告訴威斯康辛州民主黨員佔大多數的最高法院,不可以受理這單案件。

由於一開始委員會副主席民主黨參議員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提出特朗普有約60個法律案件在8個州都被駁回,共和黨議員問美國前檢察長肯尼斯斯塔爾( Ken Starr),這些法律訴訟案是因為甚麼原因被駁回:是基於案件本身的內容還是技術或程序方面?

斯塔爾回答說,據他了解都是程序方面的原因。他特別舉例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駁回德薩斯訴訟案,不是基於訴狀中的內容,而是基於德薩斯州沒有資格(standing)起訴其它的州。而根據《憲法》,處理州與州之間的訴訟是聯邦最高法院的原始管轄權。

在威斯康辛州擔任過法官的特魯皮斯律師表示,法律界都知道要就案件的實質性內容做審理。他反問,如果法庭應該是民聲民怨的最終仲裁者,卻不根據案件實質來審理,那麼民眾怎麼辦?他們怎麼會對體制系統有信心呢?他所經手的威斯康辛訴訟案也因程序方面原因被駁回。現威斯康辛州法律界憂心忡忡,其中包括部份民主黨法官。

傑西本納爾(Jesse Binnall)在內華達州代表打選舉舞弊訴訟。他說他的專家團隊收集了13萬個獨特的非法選票的案例,法庭只是用兩小時聽取意見,之後很快就以技術方面的原因駁回案件。

特魯皮斯律師說,他的訴訟案的實質問題是:選民還能對選舉系統有信心嗎?他的訴狀做得非常清晰,紀錄也很完整。

他讀了他收到的威斯康辛州大法官的決定:「本法院的四名成員拋出無數一再重複的問題,希望其中有一個可以站穩,直到本法院有勇氣糾正他們為止。」他認為,這不是法庭裁決,簡直聽上去是民主黨的談論要點(talking points)。

民意認為有舞弊 7400萬人如何「閉嘴」

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提到,聽證會前一天,他剛和來自密蘇里州的30位選民見面。這30人每一個都對選舉公正性存疑,並說自己被disenfranchised(權利被剝奪)。霍利強調他們都是非常正常的人,並說,美國7,400萬選民都對選舉公正存疑,而現在他們被告知,必須「閉嘴」。如不閉嘴,他們就是精神有問題。這樣民眾如何可接受呢?

他同時問斯塔爾前檢察長,有沒有看過選舉後全球頂尖技術公司和媒體一邊倒幫助一個政黨控制輿論?亨特拜登(拜登的兒子)醜聞壓著不報道。現在亨特拜登已在接受聯邦調查局調查。

斯塔爾則回答說,從未見過,並戲稱當今是「新時代」(new age)。他強調回歸傳統:民主基石是強大的、無限制的辯論。人們要可自由思考。

民調:四成六美國人認同大選投票發生了欺詐

「2016年12月的一個民調問美國人是否相信俄羅斯干預並改變我們的選舉,當時有32%人相信俄羅斯影響選舉結果。」參議員詹斯蘭克福德(James Lankford)說,他接著講述2020年有46%美國人認為存在選舉舞弊;特朗普支持者中80%認為有選舉舞弊,16%拜登支持者也這麼認為。

他表示,和2016年相比,更多比例的美國人相信今年選舉有問題,既然國會在民主黨領導下曾花費數千萬美元來調查2016年選舉,那麼沒理由不調查一個更多美國人相信的舞弊選舉問題。

「令人驚訝的是,這次選舉之後,所有問題都出來了……每個人(民主黨議員)卻都在說繼續前進(move on,無須停下調查或解決問題)。」蘭克福德指出,唯一「真正的」區別在於選舉結果。

根據麥克拉夫林(McLaughlin & Associates)12月15日發佈的最新民調,46%的美國人認為大選投票發生了欺詐;52%的人贊成特朗普總統繼續打官司。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提到他在2018年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選舉時發生的選舉結果的爭議說,自己兩年前擊敗在位的民主黨參議員時,民主黨參議員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說,他根本不管選票,就是要在法庭上贏得勝利。斯科特議員之後和許多律師合作,又經歷重新點票。新議員上任的介紹會他也不被允許參加。相比於現在民主黨對法律訴訟案的反對聲浪,當時沒有一個民主黨議員對斯科特被訴表示異議。

謊言重複千遍變真理?民主黨議員盡現虛偽

民主黨參議員托馬斯卡珀(Thomas Carper)引用林肯總統的話作為他發言的開頭:如果人民擁有真相,我們國家就不會有危機。接著他說,現在已經有了真相,那就是拜登贏得360張選舉人票。我們應該繼續前進,聚焦在防疫方面。

幾乎所有民主黨議員只向六位證人中的其中一人發問問題。他就是11月被特朗普解僱的前美國國土安全部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C. Krebs)。他是前微軟公司網絡安全方面的主管。

克雷布斯堅持自己的意見:2020年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選舉。他強調兩點。一個是選票的紙張備份從以前的82%上升到96%。另一個是「謠言控制中心」,主要發佈的是沒有任何選舉舞弊的消息。他說,他告訴手下,任何人對「謠言控制中心」的內容有疑問,都應該直接找他,因為內容都是他批准的。
他同意投票機不應該上網,也承認投票機有調製解調器(modem),可能會短時間上網。但強調紙張備份是選舉透明和安全的關鍵。

詹森主席反問說,選票紙張備份當然好,但數據在選區傳到縣及州級的政府,這過程中會不會出問題呢?克雷布斯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繼續重複自己的談話要點。而一位民主黨議員還表示,2020年的選舉如此完美,它是紀錄性的選舉。

其他共和黨議員也提出,克雷布斯稱2020年選舉是史上最安全的選舉,主要強調的是紙張備份,而對於死人投票、非公民投票、重複投票等,都沒有回應。
本納爾表示,他在內華達的訴訟案,法庭對所有他們需要的證據和信息都有很大限制。在內華達州所有的投票機中,他們只被允許接觸一部,也沒有拿到紙張選票備份。他又質問民主黨議員,從特朗普法律團隊的訴訟案中各方面遇到的石牆般阻礙(stonewall),我想問的是:你們到底在隱藏甚麼?

多位民主黨議員還說選舉舞弊是來自俄國的虛假信息;幾位還攻擊特朗普總統,說特朗普散播的關於大選舞弊的「不實說法」比任何從俄羅斯、伊朗、中國來的虛假信息對美國傷害要大。在參議院還沒有辭職的賀錦麗也是該委員會成員,但沒有出席聽證會。

評論:不能假裝舞弊沒發生 我們會解決它

華府時事評論員泰利說,在這次聽證會中可以看出,民主黨議員的談話重點(talking point)與主流媒體一直講的是一致的:拜登贏得大選;已經得到世界很多領導人的祝賀;司法部長說沒有舞弊證據;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已承認拜登贏;大選舞弊完全不存在;2020年大選是史上最安全的。

他認為,這樣的論點在民主黨議員發言中不斷體現,在他們與克雷布斯的問答中像唱雙簧般不斷重複加強,並且完全不答理在舞弊方面的質詢。如詹森主席問克雷布斯聽了律師證人的發言之後是否有顧慮,他顧左右而言他,繼續重複自己的談話要點。

泰利認同本納爾律師在他的發言中所言:「舞弊是存在的,不是我們假裝它沒有發生,它就真的沒有發生。做為美國人,我們不會逃跑,我們會解決問題(fix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