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明晟(MSCI,Morgan StanleyCapital International),即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發佈公告表示,根據美國以及其它地區的100多名市場參與者的反饋,將在2021年1月5日營業時間結束時,把10隻中國公司的股票從全球可投資市場指數(GIMI)中剔除。而這10個公司,曾出現在特朗普政府11月12日頒佈的行政命令中。

特朗普在11月12日頒發的這個行政令中,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直接或通過基金投資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最初這個名單中包含了31家中國企業,其中有大型的航空、造船、建築和高科技公司,但是隨後在12月3號的時候,這個名單中又增加了4家中企,分別是中芯國際(SMIC)、中海油(CNOOC)、中技集團(CBTGC)和中國諮詢(CIECC)。這些公司被指幫助中共軍方獲得先進技術和專業知識,以及推動中共軍方在全球的軍事擴張野心。

這一次明晟剔除的10隻股票,包括了中芯國際(0981.HK)、中交建A(601800.SH、中交建H(01800.HK)、中國衛星(600118.SH)、中國鐵建A(601186.SH)中國鐵建H(01186.HK)、中國中車A(601766.SH)中國中車H(01766.HK)、海康威視(002415.SZ)及中科曙光(603019.SH)。

而這些企業也在另外兩大國際指數——富時羅素和標普道瓊斯指數要剔除的中企名單中。除此之外,富時羅素和標普道瓊斯先後在12月4日和12月9日公佈的剔除名單中,還包括了中國核工業建設股份有限公司(601611.SH)和中國化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601117.SH)。而標普道瓊斯的剔除名單中,還多包含了一家中國建築國際集團有限公司(3311.HK)。

而在債券方面,標普道瓊斯在2021年1月1日開盤前,在其固定收益指數中剔除的中國公司更為廣泛,除了剛才提到的幾家公司外,還包括了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廣核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化工集團公司、中國化學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中國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等。

這些公司都是中國重量級的國企公司,當時針對標普道瓊斯的剔除動作,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回應說「堅決反對」,而且說「此舉最終會證明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但是邏輯不通的是,既然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你中共爲什麼堅決反對呢?中共什麼時候這麼維護美國人的利益了呢。所以就有網民評論說,「發言確是有水平有特色,非一般人能聽懂。」

白宮經濟顧問:特朗普結束華爾街瘋狂愚昧

那從明晟、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對中共軍方企業相繼的剔除動作來看,可以說是特朗普總統頒佈的行政令顯現的初步效果。對於這個行政令,白宮的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曾表示:「多家(中共軍工)公司在世界各地的證券交易所公開交易,美國的個人投資者可能在不知情中通過諸如共同基金和退休計劃為他們提供資金。」「總統的這一行動旨在保護美國投資者,不要無意中為他們提供資金,增強中共軍方和中共情報部門的能力,這些部門通常通過網絡運作瞄準美國公民和企業,直接威脅著美國及盟友、合作夥伴的關鍵基礎設施、經濟以及軍事。」

我們在12月16日的節目「亨特與中共的買賣」中曾提到過中航工業和中廣核,而這兩家公司都在行政令的制裁名單中,中航工業是通過兼併收購美國公司獲得技術,中廣核是直接派遣人員從事商業間諜活動盜取技術。而這些被中共軍方控制或擁有的企業,經營目的並不是為了促進中國的民生福利,而是為了增強中共自己的軍事實力來抗衡美國等西方自由社會的力量。

關於中航工業,幾年前還有個非常典型的收購案,2011年,中航工業通過子公司——中航通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收購了總部在明尼蘇達州的西銳飛機(Cirrus Aircraft)。而西銳飛機,在當時有機會進入美國能源部下屬的橡樹嶺國家實驗室從事聯合研發活動,所以這個研發成果就可以在幾乎不受限的情況下轉讓給中國。

所以,這些被收購的企業雖然名義上還是美國公司,但實際上已經成爲了中國國企的子公司,而且有機會獲得美國的敏感技術。

對於這個收購案,2016年11月,「福布斯」雜誌撰稿人、美國國家安全分析師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曾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科爾在文章中評論說,中航工業併購的美國企業,都是具備一定研發能力的,當這些企業被收購的時候,它們的研發能力也被一併收購。科爾說:「西銳是一家擁有自己的工程師、自己的實驗室的飛機製造商。他們研發或啟動的任何項目,中國都會比我們優先知道,而他們是在美國的土地上進行研發活動。」

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費舍爾(Richard D. Fisher, Jr.)也曾表示:「中國持有西銳飛機這樣的美國企業,構成令人無法接受的間諜威脅。中國(中共)將了解到這些公司的溝通渠道網路,誰向誰匯報,然後對相關政府機構或企業發動網路攻擊。」

對於這個中航工業收購西銳飛機的案例,當時的美國媒體曾形容爲「中國『特洛伊木馬』已進入美國軍工企業」,而這還只是中共軍方企業通過金融或商業交易對美國威脅的冰山一角。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直言,「美國資本不應該用來幫助中共軍方」,但是,華爾街卻似乎是完全背向而行,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對這些中資企業的「軍方背景」以及威脅選擇了視而不見。

就在今年8月末,美國五角大樓已經將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和中化集團等11家中企認定為被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但是,華爾街卻仍在和這些公司開展業務。9月中旬時,美國銀行和高盛集團幫助中化集團在市場上發售了24億美元債券,而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也同樣出現在三峽集團發行10億美元債券的承銷商名單中。

在「利益」和「國家安全」之間,華爾街選擇了「利益」,所以特朗普政府也唯有發佈行政令明確禁止美企或個人投資這些具有軍方背景的企業。對此,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做了個一針見血的點評:「總統此舉是要結束華爾街的瘋狂愚昧。」

中共軍方企業海外融資能力被削弱

明晟、富時羅素的這些剔除動作,還將會導致中共軍方企業的海外融資能力被削弱。爲什麼呢?

因爲這些主要的國際證券指數編制和調整對引導海外資金流向上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以明晟為例,其指數涵蓋全球,一般來講,納入明晟指數的股票往往是各個國家的具有代表性的、穩健獲利或者是產業龍頭的大型績優股。

明晟指數不僅是大摩公司自己的投資參考依據,同時呢,也廣為投資者參考。明晟指數也是全球投資組合經理中最多採用的投資標的,根據明晟估計,在北美及亞洲,超過90%的機構性國際股本資產是以明晟指數為標的。明晟指數的調整直接影響了大筆資金的投資方向。

但是,在美國國務院12月5日發表的聲明中,明確提到:「許多由明晟和富時等指數提供商制定的主要股票和債券指數,都包含了被列入商務部實體名單和/或國防部『軍工企業』名單的惡性中國公司。」

聲明中還表示,「截至2020年6月,31家母公司級別的中國軍工企業中,至少有22家企業的關聯證券被納入主要證券指數,其中包括至少68家不同的關聯級證券發行人;實體名單中至少有13家中國企業的關聯公司或母公司被納入明晟或富時股票指數;明晟新興市場指數包括230隻在大陸註冊成立、以人民幣報價、在中共控制的上海和深圳交易所上市的A股中概股。」

而這些中國公司,一旦被納入這些國際指數,會更容易獲得更多的國際資本,而此時明晟做出了剔除中共軍方企業的動作,這相當於為國際上的大量資金調轉了方向標,也許可以預見,其它指數很有可能會跟進明晟、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的步伐,也相繼剔除這些中企,同時國際上很多退休基金及其它指數基金也會跟隨調整投資組合。

連帶效應就是,美國投資者對涉及中國的基金的投資興趣將會下降。這樣一來,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在資本市場上獲取外資的能力就會明顯被削弱。可以說,特朗普政府通過一個行政令切斷了這些企業從美國獲取資金的能力。

大陸民眾無知投資迫害自己的軍工企業

特朗普總統的行政令,可以幫助美國的民眾避開中共軍方企業的利益陷阱,但是中國民眾卻沒有這麼幸運了。

中共軍方背景企業在幫助中共建造一個奧威爾式的帝國,在嚴格監控本國民眾的同時,滲透海外並對抗西方自由社會,但是這裏不得不提的是,中國的民眾卻在無知的狀態下,或是主動或是被動地通過基金、銀行給正在監控迫害自己的中共軍方企業不斷「輸血」。

12月5號,美國國務院發表的聲明明確指出,一些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生產的技術用於監視平民和鎮壓人權,中國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群體,以及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其它鎮壓政權的情況就是如此。」

而海康威視就是幫助中共侵犯人權的典型例子。這家最早生產攝影機設備的企業,多年來深耕公安行業,生產的產品能夠通過面部、身體或步態特徵跟蹤全國各地的人,並監控人群的聚集。

根據報道,海康威視還為公安系統實現信息專網和視像專網的融合,也就是說,公安信息專網中有每個中國人的身份信息,同時無所不在的攝影鏡頭形成了一個公安視像專網。人臉識別就是打通這兩個網的一個橋梁,通過人臉識別,在道路上行走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從公安信息網中查找到專用的個人屬性,這樣,不需要任何人為的可被發現的查驗過程,只需要藉助人臉識別攝影機,就可以得到這個人的所有個人信息。

當今的中國社會,人臉識別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據路透社報道,近日大陸有多所大學以防疫為由,大量採購攝影鏡頭等監控設備,對學生進行人臉辨識、記錄行蹤等,甚至包括出校門、洗澡、飲食等日常生活。有北京大學學生透露,宿舍裏突然發現有幾十台攝影機,每層六台。大陸物流行業強制實行「刷臉取件」,在房地產領域,有業主在賣房的過程中,被要求做人臉識別,隨後發現其房產莫名被過戶給別人。

那麼,生活在海康威視等攝影鏡頭下的中國民眾,如果再在A股市場上購買海康威視的股票,是不是在自己投資支持正在監控自己的企業呢?@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