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喬州助選不見觀眾 說錯候選人名字

12月15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前往喬治亞州,以所謂「當選總統」的身份,為民主黨的兩位參議員候選人造勢站台。

這場集會活動的現場視頻和照片隨後在網絡社交平台上傳出。從短片上可以看到,拜登在講話時,幾乎在竭盡全力地大聲喊叫,聲音嘶啞,而停車場上的聽眾則寥寥無幾。有網友轉發了現場拍攝的視頻短片,並發帖嘲諷道:「人們在哪裏? 這個傢伙(指拜登)有8100萬票嗎?」

推特用戶@mulesrule轉發了網友在集會現場拍攝的照片,同樣顯示現場聽眾寥寥無幾。

這位網友留言稱:「 媒體在騙你。 他們故意在公眾眼中隱藏了這一可憐的事件。他們想讓您相信這個年老的人獲得了8100萬張選票!」

另一名美國網友則上載了拜登演講的片段,並提示其他網友:「拜登再次被提詞器擊敗——他把『Jon Ossoff  』說成了『Jon Orsoff』」

而在14日的晚上,拜登也宣稱自己「當選」下一屆總統,並發表了「勝選」演說。

拜登的私人YouTube頻道上直播了他的演講。不過人們發現,這次直播的最高在線人數還不到7000人。外界質疑,這哪像獲得8000萬選票的所謂「當選總統」?

人們還看到,拜登在演講時不停地咳嗽,並多次將拳頭擋在嘴前,令現場聽眾精神緊張。

拜登事後對媒體表示,自己只是有一點兒感冒。拜登競選團隊也趕快發聲明稱,拜登在12月12日做過病毒檢測,檢測結果為陰性。

麥康奈爾承認拜登當選 特朗普回應:太早放棄

特朗普總統團隊針對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舞弊行為,進行法律訴訟之時,一直支持特朗普法律挑戰大選結果的、共和黨資深大佬麥康奈爾在15日突然陣前倒戈,不但承認拜登當選總統,還警告共和黨內部不要抵抗,引發諸多譴責。

16日,特朗普凌晨發推文,譴責麥康奈爾祝賀拜登:「米奇,你太早放棄了。共和黨必須最終學會戰鬥。人民在憤怒!」

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也譴責說:「數百萬數百萬的愛國者與特朗普總統站在一起,我們不會像共和黨內的某些人那樣失敗或畏縮。」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麥康奈爾這個態度,說白了就是犧牲特朗普來換取一些黨派利益,另一方面可能也有私人因素,他的太太趙小蘭的家族和中共有比較密切的關係。

唐靖遠還表示,:「麥康奈爾已經基本上斷絕了,參議員對搖擺州選舉結果發起挑戰的這條路,除非參議院這些共和黨人,集體全部都站出來反對麥康奈爾。」

他還指出,麥康奈爾的轉變,客觀上也可能推動特朗普總統下定決心,動用總統特權挽救美國。

麥康奈爾妻趙小蘭家族同中方關係曝光

正如唐靖遠的觀點,麥康奈爾在關鍵時刻背叛特朗普,其背後可能有深層內幕。

據媒體揭露,麥康奈爾的夫人、美國交通部部長趙小蘭,其家族跟中共高層關係密切,而拜登方面也是跟中共往來密切,所以麥康奈爾在最後一刻投向拜登,並不意外。

趙小蘭出生在台灣,是美國第一位華裔出身的聯邦政府部長。
 
去年6月3日,《紐約時報》通過發表長文,披露趙小蘭以及她家族企業福茂集團和北京政商界關係密切。
 
報道稱,趙氏家族與中共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在1949年共產黨掌權前逃離中國,之前曾一度和江澤民是同校同學。
 
趙家後來入股一家國有海事電子設備製造商。該公司主要面向中共軍方及其它部門進行銷售,且與當時江澤民任部長的電子工業部關係密切。
 
江後來成為中共領導人後,趙錫成至少與江六次會面,其中包括1989年8月,中共六四屠城後,他在中南海與江會面。當時,中共正面臨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
 
報道說,趙氏家族企業福茂集團部份貨船由中國國有造船廠建造,其中一些是由中共政府貸款提供的資金。
 
隨著趙小蘭政治聲望的提升,中共尋求拉攏趙家。一家中共官方出版社近年出版了她父母的授權傳記,還舉辦有中共高官出席的發佈儀式。2018年趙小蘭訪問北京時,中共交通部長送了兩幅她父母的手繪肖像畫。
 
此外,在2017年的美國交通部長的任命聽證會上,參議院要求提名者列出所有榮譽職位,但趙小蘭沒有提及她的家族與中方聯繫,也沒有披露她在中國獲得的榮譽,比如中共武漢市政府的國際顧問一職。
 
去年9月16日,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政府改革委員會宣佈,趙小蘭正在接受調查。她被指運用在特朗普政府內閣的位置,令她家族的船務生意獲益。
 
12月15日,《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正在對趙小蘭是否利用她作為交通部長的身份為其家人謀取利益展開道德調查。

中共對澳洲進口商品報復殃及自身 浙江湖南限電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擴散全球後,澳洲一直呼籲對疫情源頭進行獨立調查,令到處將病毒「甩鍋」它國的中共異常惱怒,對澳洲進口商品伺機報復,並持續擴大,從牛肉、葡萄酒等擴展到煤炭產業。

中共官方媒體在14日證實,澳洲將無限期地被禁止向中國出口煤炭。除澳洲煤炭業受到影響外,此報復行為同樣殃及大陸眾多用煤行業,導致大陸有企業出現限電、停電。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有浙江義烏的網民15日晚說,當天收到老闆的訊息說,由於義烏開始限電、停電,不能及時出貨了。也有義烏的小型企業和小工場已全面停電,民眾並投訴說,停電目的是為了節能,還是讓大家停止生產和停止取暖?

另外,湖南發改委也下發限電緊急通知,規定每日「有序用電時段」為10:30-12:00與16:30-20:30,並在「有序用電時段」關閉全省城市景觀照明、半關閉路燈,周末關閉黨政機關辦公室動力用電。

一位網民留言說,在浙江、湖南一些城市,後半夜紅綠燈都關閉了。

中國南方沒有暖氣,冬季取暖主要靠熱空調。這些官方通知都沒有說明限電原因,民眾怨聲載道。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報道稱,大陸的發電廠接到中共發改委的指令,可以不附加限制地從其它國家進口煤炭,但澳洲的煤炭除外。

對於中共的報復,澳洲總理莫里森12月15日警告說,他會將中共對澳洲煤炭實施進口限令向世貿組織提出申訴。澳洲12月16日宣佈將就澳洲大麥遭中共徵報復性關稅向世貿起訴,要求世貿組織對中國徵稅80%的合法性展開調查。

除了限購澳洲煤炭,中共還限制進口澳洲的多種農產品,以報復該國呼籲追查中共病毒來源。據澳洲官方估計,中共的報復令澳洲農民損失約澳幣3.3億元,但中國農民的損失預計高達澳幣36億元,多出了約10倍。

另外,12月15日,由各國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敦促所在國外交部長發表聲明支持澳洲,反對中共對澳洲的欺凌和脅迫。同時,五眼聯盟正謀劃應對澳中貿易戰反制中共。

港媒:習近平的後悔藥,可能要長期吃下去

提及澳中貿易戰,下面來關注一下中國的經濟問題。由於受中美貿易戰和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中共經濟遭受重創,對外「大撒幣」也大幅縮水。

據《金融時報》報道,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對「一帶一路」放貸呈現斷崖式下滑。從2016年最高峰的750億美元,下滑至2019年僅40億美元。

「一帶一路」正演變成中共第一個海外債務危機,接受中共貸款的「一帶一路」國家中,至少有18國與北京開展債務談判,涉及以百億美元計的債務。

報道說,中共必須考慮「一帶一路」債務的可持續性,否則自己得承擔這些基建計劃的風險,從而陷入經濟困境。

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實施對外擴張。「一帶一路」劍指歐洲,深入俄國周邊地區,向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輸出資金和產能,以幫助所在國基礎建設為名,引誘中小國家與中共合作,致使參與「一帶一路」的中小國家揹上鉅額債務,受中共脅迫。

另外,「一帶一路」背後有其戰略企圖,一旦這些國家沒錢還債,就必須提供天然資源或是租借重要港口來抵債。

然而,中共在「一帶一路」大撒幣,也使自身背上沉重的債務。今年爆發中共病毒疫情,更重創了許多「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專家指出,一旦這些國家的債務成為呆賬,中共的債權損失將難以估計。

《蘋果日報》的評論文章說,「一帶一路」無以為繼,但中共已無法抽身而出,各中小國家見中共擴張難以為繼,更以賴債為樂,而中共在無計可施之下,只能把這顆苦果吞下去。

文章指出,這都是中共對外擴張惹的禍,如果習近平不做「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白日夢,美中關係不至於惡化,「一帶一路」的「爛尾債」也可以避免。一念之差,貽害無窮,習的後悔藥,只怕要長久吃下去了。

建黨臨近100年 政治安全成中共心頭患

除了習近平可能要長久吃後悔藥,中共對政權的延續性也是相當惶恐。

2021年是中共建黨100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自十九大以來,首次以「國家安全」為主題的集體學習。習近平強調要將國家安全貫穿該黨和國家工作的各方面,還為2021年的社會和經濟發展畫了「底線」。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次會議重點,可以概括為把政治安全放在首要位置。這個政治安全就是它的政權安全,說明他們心裏已經非常恐慌,覺得這個政權未來可能會不穩。

李林一指出,中共現在怕政權倒台,而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更加收緊,可能導致民怨四起、經濟效率更加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