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美國媒體指出,近日外洩的195萬中共黨員名單顯示,台灣的企業台達電、台塑設有中共黨支部,台灣基進12月17日表示,中共黨組織的建置,是中共控制外資的手段,就像毒素滲透,當劇毒攻心時,恐神仙難救。台商進入中國市場或許可獲得大量消費或生產利多,但台商應警覺中共透過投資讓利進行投資綁架。

位於台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的台塑總部大樓。(Lucychu/維基百科)
位於台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的台塑總部大樓。(Lucychu/維基百科)

英國《周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與澳洲《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日前率先報道這份外洩名單,發現至少有10個國家在駐上海的領事館聘用中共黨員,而且包含◇匯豐◇銀行、渣打銀行、輝瑞藥廠、波音公司等多家跨國企業,也都設有共產黨支部。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這份名單約有195萬中共黨員的資料,分別屬於7.9萬個不同的中共分支,大多集中在上海。其中台灣電子大廠台達電設有「台達電子有限公司黨支部」,名單有255人,僅3位學歷是高中,其他皆為大學或碩博士以上學歷;台灣最大的石化工業集團台塑集團也設有「越南台塑項目黨支部」,名單列有25人。

台達電稱與公司無關 台塑不回應

對此,台達電錶示,這與公司無關,公司不會、也不能有任何參與:黨員跟黨部由他們自行決定,3個人以上就可以成立支部,公司沒有給過黨部任何資助。台達電錶示,對資訊管理有一定管控,一般員工除了工作相關外,不會接觸到管理資訊。

台塑總管理處對此報道則不予回應。

陸委會副主委李麗珍表示,《兩岸條例》第33條有規定,國人不可擔任中共黨政軍職務或是成員。如果國人成為共產黨員,就是與法令規定不符,這部份若有查到相關事證,將依法辦理,呼籲國人注意相關規定,「小心不要觸法」。

台灣基進17日在面書指出,令人擔憂的是,在諸多理應是中國籍黨員的名單中,有106位黨員被標記為台灣背景,且至少10位與有統戰背景的「上海市台灣同胞聯誼會」、「上海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幹部或成員姓名相符。

「這並非第一次有台廠傳出內部設有中共黨支部。」台灣基進表示,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所屬的富士康集團,早在2001年便於深圳廠區成立中共黨支部,2018年更成立「富士康科技集團黨校」,公開宣示將「把富士康黨校辦成黨員教育培訓的主陣地」,公司更已有16個黨委、220個以上的黨總支部,及近千個黨支部。

台灣基進提及,根據中共2018年頒佈的《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及《上市公司治理準則》規定,企業、機關、學校等單位,只要有正式黨員3人以上,應當成立黨支部。中國約186萬家私營企業中,超過70%已發展黨組織,命脈被中共牢牢掌握。

七成在中外企已成立黨組織

中共組織部副部長齊玉曾在中共十九大時透露,截至2016年底,在中國的外商投資企業中,包含三星、迪士尼、L'Oreal等外企在內,高達七成外企的中國分公司已經成立黨組織。

中國投資環境風險高,台灣基進表示,外資隨時可尋找替代市場與產地,中共先下手為強以黨組織進行滲透,屆時無論是外資動向到關鍵技術,「要偷要搶」都非難事。

台灣基進提醒,黨組織進入企業,是中共控制外資的手段。台商進入中國市場或許短期內可獲得大量的消費或生產上的利多,但長期來看,一般自由市場「誠信、透明」的原則在中國明顯不適用,台商應警覺中共透過投資讓利進行投資綁架,中共黨組織的建置就像毒素滲透,當劇毒攻心時,恐已神仙難救。

學者:黨部或對企業嚴密監控

中國問題專家、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這是相當荒唐的事情。」必須特別檢視相關企業跟中共的關係,特別是跨國企業具有先進技術等知識產權與專利,如果因為企業內的中共黨部,成為商業間諜的管理漏洞,「這會是很大的問題」。

曾建元說,中共也通過這樣的黨部,對企業內部進行嚴密監控,「這是很諷刺的事情」。自由世界的企業必須依賴中共協助管理,這是不符合企業管理精神的,「這在台灣根本不可能發生」。

他說,企業到中國看重的是廉價的勞動力,是為了市場考慮,中共也藉此控制相關企業,「這是必須重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