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論作家說,亨特坐在由中共政府資助的投資公司的董事會裏;而拜登父子卻全然不顧那些非常重大的關乎國家安全的事件,美滋滋地只管拿錢。(大紀元合成圖)
美政論作家說,亨特坐在由中共政府資助的投資公司的董事會裏;而拜登父子卻全然不顧那些非常重大的關乎國家安全的事件,美滋滋地只管拿錢。(大紀元合成圖)

美政論作家說,亨特坐在由中共政府資助的投資公司的董事會裏;而拜登父子卻全然不顧那些非常重大的關乎國家安全的事件,美滋滋地只管拿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