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受訪表示,中共是對美國與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它利用商業活動建立霸權、擴大影響權力,包括盜竊數百萬個美國工作崗位。他說,特朗普是第一位轉變美國錯誤政策的總統,在世界各民主國家和自由市場經濟體系建立聯盟,以遏止中共威脅。

上周三,蓬佩奧演講提及中共間諜滲透到美國教育機構,中共資金收買美國大學。他說,「36萬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學習,我們不能讓他們竊取研究機密」。蓬佩奧談到中共滲透了美國政界,包括市長和州、市議員層級,也可能滲透到行政部門。

八月中旬,一份載有中共195萬黨員的名單曝光,國際組織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調查後發現,中共黨員已經滲透美國、英國與澳洲等西方社會的各個角落。專家表示,此僅冰山一角,全球幾乎所有領域都有中共滲透的影子,應將中共列為非法、反人類組織,徹底追討。

《澳洲人報》披露,中共黨員已滲透到西方國家的外交部門、跨國銀行、製藥公司、學術機構與國防製造商等各部門及領域中。

英國《星期日郵報》報道,名單上的部份中共黨員已經滲透英國駐上海領事館、金融機構和航空巨頭波音公司。數據顯示,二零一六年,英國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19個分行的職員當中就有600多名中共黨員;參與「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苗研發的輝瑞藥廠和阿斯特捷利康則潛有123名中共黨員;空中巴士、波音、勞斯萊斯等具有國防工業性質的公司,也僱用了數百名中國共產黨黨員。

中共狡猾的狼性,包藏禍心,長年不斷的滲透西方世界,它採取了各種形式,包括散佈謊言,攻擊外國公司和政府;操縱國際組織,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蠶食鯨吞;鑽自由社會的空子,假借言論自由,壓制海外批評的聲音;為擴大它的軍事和經濟影響力,購買、盜竊或強制轉移高科技。

中共潛藏侵略野心,魚目混珠,讓世人真假莫辨、失去戒心,「一帶一路」施行多年後讓許多貪圖近利的國家大呼上當,遭譏諷其實是「一條死路」。

過去幾十年來,世界各個角落幾乎都可看到以「同鄉會、商會、文化交流」為包裝的紅色機構,中共滲透了全球政治、經濟、金融和傳媒、文化等所有領域,甚至這次美國總統大選都有中共的黑手。年初「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爆發時,中共海外人員在一夜之間搶光全球20億個口罩,其後更把醫療資源當作霸權武器,即可窺見此問題的嚴重性。

十月初,《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哈德遜學院(Hudson Institute)研究員克勞迪婭‧羅塞特(Claudia Rosett)的文章,指出中共利用聯合國向全球蒐集大數據,爭奪國際新標準制定權,對全世界進行監控,從而輸出其審查與監控人民的暴政模式。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副主席馬克‧沃納(Mark Warner)也認為中共企圖控制下一代數字基礎設施,此與美國的價值觀完全相悖,例如透明度、包容不同意見與尊重人權等。他表示,「中共正在開發一種技術治理模型」,威脅與日俱增。

蓬佩奧曾說,中共比當年的蘇共要危險百倍,因為中共已經完全與西方社會糾纏在一起,要擺脫都困難。

在抹煞彼此價值觀差異、只注重經濟全球化的誤導之下,西方世界擁抱並扶植中共,養虎貽患,終於滋養中共成為全球最大犯罪組織,如今西方社會正飽嘗「與狼共舞」的苦果。

近200萬的中共黨員,如同特洛伊木馬,已佔領西方國度。亡羊補牢,自由民主世界應該及時驚醒,聯手根絕中共這個禍源。

中共的對外政策以狹隘的自我利益和專制主義價值觀為中心,目的在於破壞和重塑國際環境。去年十月三十日,蓬佩奧如此總結:「無視兩種體制之間的根本差異及影響,今天我們終於認識到中共真正敵視美國價值觀的程度。」

西方世界各國政府,多年來陷入中共的紅色牢籠中而不自覺;歐美對中共達半世紀的綏靖政策,已證明是姑息養奸。歐洲察覺了中共破壞自由體系的圖謀,對中共的憧憬由此幻滅;以前美國對於中共與中國的概念兩者混淆不清,如今擺脫了思想誤區與桎梏,全面打擊中共。

近期以美國為首的歐亞各國聯手抗擊與圍堵中共,從貿易戰、科技戰、軍事戰與資訊戰全面展開,制裁中共已成為世界主流趨勢。

美國通過實施二零一七年國家安全戰略(201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抵制中共利用技術、宣傳和高壓手段意欲形成與自由體系的價值觀截然對立的世界。美國正在開足馬力以應對來自中共的全部挑戰,呼籲盟邦挺身保護自己的國家主權、價值觀和經濟福祉,國際社會合力維護和平、安全與繁榮。

美國的全球戰略佈局,引領世界抗擊共產暴政,是為了保護主權完整、確保經濟福祉與維護普世價值。自由世界若不行動,將被中共改變而沉淪,消滅中共是全人類彰顯正義的需要。眼下國際社會必須提高警覺,強化安全意識,以杜絕中共滲透。

正邪交鋒之際,人們尤須慎思明辨,以慧眼認清形勢,為自己與子孫的未來,選擇正確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