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本文系以宏觀視角,思考訴訟策略,提出建議。以此響應特朗普總統發出的正義號召,保護選舉體制,以維護憲法功能,同時回應哈佛著名法學家德肖維茨觀點,因為傳聞他說「時間無幾,最高法院必須以『超速』審理」 以此文祭奠12月4日「意外死亡」的佐治亞共和黨參議員競選人凱莉勒夫勒的助理哈里森。阿波羅新聞網報道:2020年9月17日,在明尼蘇達州共和黨議員候選人的團隊遭遇了暗殺,議員的兩位幕僚一死一傷。此系再次,正式感嘆蒙財色殺組合套路進入美國!

一、時間連線串通兩個事件的人文意涵

在宏觀視角,識別美國2020年大選,定位為系統詐欺,有兩個無可辯駁的事實支持,即半夜停機和拜登曲線。以此證明了選票竊國者的醜惡,面對通過選票體現的民意,出乎意料的強大,與其預設行動目標劇烈衝突,因而選票事務的處理,漏洞百出,「慌不擇路,飢不擇食」,終於暴露了罪證,是無可迴避的。

這兩個事實的發生,絕非偶然,而覆蓋面達到美國百分之八九十的主流媒體,卻視而不見。這讓我忿怒。多因一果,畢竟有諸多的傳聞,支持邪惡最終的生成。據說,選票主服務器設置在境外,發出此傳聞的主角,是美國軍方高階位退休情報官員。傳聞多美尼投票機公司涉案,經特朗普確認,其主管卻背信拒絕出席賓州公開聽證會,放棄合理解釋的機會。

綜合分析,半夜停機和拜登曲線肯定是操縱的結果,而這些背景傳聞的集成,協同證明案件涉嫌叛國。

面對大量可見舞弊行為,對選舉結果不滿意的,異議方,控告方,或者說原告方,稱謂因地位而定,無論甚麼稱呼,法律定位其無法完成舞弊證據的搜索,因為沒有選票統計機器的所有權,法律限制其進入統計現場,而公權力不得選邊站隊,選舉規範一定程度也合理制約了證據發現。

由此決定,自然應當引起證據規則的設定或適用的變化,即生發出證明責任的倒置,由選舉組織方和涉嫌責任方承擔證明責任,自證清白,否則由選票異常走勢獲益方,即由拜登及國會民主黨候選議員,承擔由此引起的不利後果。

半夜停機和拜登曲線,是兩個不同的事實,時間成為客觀連線,竟然完美地協同證明了作弊時空的存在,又以不可能自然生發的圖形,證明選票的統計,數據不僅因票假而摻假,甚至不排除直接修改,盜竊國家權柄,確屬真實進行狀態,性質是系統性的欺詐。鍵盤俠以設定數據,偷換選票,冒充民意,替代憲法規定的民眾選舉權。在美國,選票構成權力體系結構生成的基礎分子。其攻擊的終極目標,就是徹底摧毀憲政體制。緣由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查韋斯盜國委內瑞拉,系歷史成例,充份證明,從選票盜國開始,大規模抓捕、清除善良正義法官緊隨其後,兵權私有化定型治權私有化體制結構,自由、民主、法治將消失殆盡。

二、識別定位之路徑解析

1. 宏觀層面的事實

2020年11月3日,是美國的大選日,在計票的過程中,賓夕凡尼亞等五個搖擺州,突然出現半夜停機,間隔2、3個小時,然後重新計票,就出現了被命名為拜登曲線的走勢圖。

總統大選發生在在任總統特朗普和前任副總統候選人拜登之間。半夜停機和拜登曲線,這兩個事實,翻盤式的改變了大選結果。特朗普作為素人總統,從政四年,獲得7,400萬選票,創了歷史新高,是鐵的事實。但其選票計量線路圖形的優勢地位,被人為操縱為劣勢,是不容置疑的。

因為拜登曲線的突兀增量,只能來自假票填充和鍵盤修改。但凡玩過股票,略知股市K線圖的,不難理解,錢本身是以數量的方式存在,而選票不是,選票的增量,需要時空的支持。這一切雖然只是發生在五個搖擺州,相對於選舉人票制度,卻是決定性因素。

這種宏觀面綜合認定的事實,是綜合識別定位的產物。它具有鮮明華夏綜合思維特徵,當然不是科學家演繹加實驗的識別結論,也不是亞里斯多德式樣系統集成的產物。對此結論,在美國要得到普遍認可,恐怕很困難,緣由是文化傳統的原因,也由於訓練的緣故,過度信奉統計學的科學性。

這種宏觀層面關涉事實的綜合認定,是高效率的,也是高度確定性的。如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關所舉行的公開聽證會,不過在系統結構的不同點位上,添加了大量可能舞弊的現象級別的證明。儘管系補充證明,局部有效,不排除宏觀有效,按照證據規則體系,卻幾乎無法宏觀證真。

相對於憲法層面國家組織結構的生成而言,美國權力系統的三大分支系統,即立法、行政和司法,不存在泉源一般皇上式樣的任命者。

選舉體制,生成於憲政體制的結構性需求,是因為個人的自由權,需要民主制度為保障,而選舉方式則為民主制度的唯一可行形式。選舉制度決定了立法機構國會議員和行政總統的直接生成形式,以此產生行政統帥和國會。總統提名,國會審查批准,生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在宏觀視角,我們不難發現選舉制度相對於憲政體制結構的基礎功能。

在一個具有三億人口的大國,每個具體選舉活動,其價值不過混沌一片,費神證明的功能,也只能侷限在個別現象。重新計票,也難以澄明,因為混水的澄明代價太高,奧妙在於軟硬件不安全,攪混水故伎重演。故而對於現象級別的證明,通常視為不重要的微觀事實。

但是,在宏觀層面綜合認定關涉事實的條件下,據此足以卻認為微觀層面具有高度確定性之要素點位,協同推論為全局結論之系統化有效支持,背後是有科學之科學人文信息方法論支持的。

上述選舉舞弊的認定事實,既然確認具有高度確定性,顯然屬於憲政結構層面之作假,是嚴重的最高等次犯罪。竊選國柄,一旦得逞,其執政行為的邏輯,必定是體制性的假惡丑殘。相對於利用選票竊國的假惡丑殘行為,這時劣質體制的假惡丑殘,是善良的人們放膽都想像不出來的。

2. 微觀層面的事實

竊選有諸多形式花樣,死人幽靈票,遷徙返回再投票、地址不符票,異常郵寄票,等等,本文不勝枚舉。新聞看點 列舉了一些具體例子:亞利桑那舞弊四大驚人之處;61萬無資格選民,6,000位百歲老人,190萬非法票;Dominion算法,130%給拜登;佐州丟服務器,CEO洗白。

佐治亞計票(農業體育)中心的影片記錄,證明具體半夜停機舞弊的過程。

賓夕凡尼亞州州參議院已經組織召開公開聽證會,確認存在普遍大範圍舞弊,否定州長認證的大選結果。亞利桑那州、威斯康辛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等,正在或將要召開類似公開聽證會,估計結論幾乎一致。

美國左派似乎只是承認混沌面的統計學結論,在證據規則應用層面則要求確鑿,而制度性要求公佈選舉結果是高效率的,又有特殊程序節點的規定,因而證明發生了系統性欺詐很困難,需要時間但距離法定公佈選舉結果的時間太短,在重新計票訴訟費用高額的條件下,欺詐盛行成為竊國賊放肆的百年理由,以至於形成行為習慣,在2020年大選總爆發。這就難怪拜登在今年選舉之前會說:「我們建立了史上最大的投票欺詐組織。」

美國的總統,其社會崗位,不過臨時寶座,月入薪資40萬,不過亞馬遜部門總管上下,所得一己之利非常有限,難得有人有能力且有膽量,去挑戰這種選舉可疑局面。當然,特朗普除外。他高舉起了自由義旗,守護憲法,堅持正當程序,捍衛民眾憲法選舉權,得到真善美結構一體化的審查落實。

3. 科學家的密歇根州選舉走勢圖形分析結論

美國2020大選多個搖擺州出現計票作弊現象,引發全球的密切關注。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美國統計學家錫瓦(Shiva Ayyadurai)通過分析密歇根州的選舉數據,在多個縣對比特朗普總統得票數與投共和黨其他候選人的得票數,發現一個異常的線性比例。

這個曲線顯示,投共和黨越多的選區,投特朗普的比例越少,他認為這個線性比例不可能自然出現,必定是有軟件算法修改了特朗普選票。據他估計密歇根至少有6萬5,000票本是投特朗普的票改到了拜登名下。

截止2020年12月2日,有自媒體報道,錫瓦博士已經就大選電腦作弊提起訴訟,因為拜登曲線在數學上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作弊的產物。


總之,選票統計出現了不應當出現的小數點,也在公聽會上得到展示,由此強化證明,有科學家在公開聽證會上證明,選票機加權給拜登百分之三十,對特朗普則減權百分之三十,這個結論是可信的。

4. 對於選舉舞弊現象發生認知障礙的初步認識

在美國選舉實行選舉人票的體制規範條件下,在政黨影響範圍基本均勢的條件下,由搖擺州的選票,決定哪位候選人達標270票選舉人票,即可當選總統。它所帶來的問題在於,三權分立體制條件下,面對大規模舞弊現象,出現選擇困難症,是無法避免的。從認識論根源上看,緣於度的宏觀邊界難以掌控。美國的選舉歷史,舞弊現象幾乎伴隨了始終,證明了這一點。

美國的證據規則體系,側重於人權保障,縝密繁雜,意在強化公權力的訴訟責任,卻忽略公對公的規則系列,因而過度了。在客觀上,為貪腐分子和賣國賊,提供了體制性保護傘。公職人員職務犯罪,具有犯罪條件的特殊性,由此決定了偵查人員對於公權人員的辦案調查,不得不被制度阻隔,無法構建證據鏈。

例如證據識別的串案效果:拜登其子的亨特硬碟門,線索暴露其父拜登犯罪嫌疑出賣國家利益,而在大選日前一年多,FBI已經接收到了相關證據,讓公務犯罪嫌疑人有時間成為總統候選人,且因此受到特別信息保護,導致特朗普的競選進攻無效。

就制度保護傘舉例。大選日剛剛結束,特朗普命令司法部去進行調查,司法部長巴爾也寫了一封信,給所有聯邦檢察官,說目前可以就選舉舞弊進行調查。當時,民主黨是群起抗議的,認為特朗普在動用國家資源在做某些事情。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民主黨人做賊心虛,才會反對及時調查,拖延時間,就是脫罪的機會。從希拉莉私設電子郵箱進行公務活動的郵件門事件足見一斑。其銷毀硬碟的行為,也就成為成功脫罪的有效方法。本次大選的公開聽證會上,就有人證實某些選票計量機失蹤了。

5. 識別定位平台科學性簡述

社會人文活動識別定位的科學性當然很複雜。它是拙作《證據方法的科學維度》在十年前出版時,就已經解決了的問題。它的擴展版《構造本體論》,為陳述基因思維範式理論體系,字數達到一百六十三萬,在油管以四維造像本體論的網名,予以影片解釋。

美國大選,是一種大範圍群體的動態行為。對其識別定位困難,是正常的。對其有效識別定位的具體方法,則有社會分形學提供學理支持。但這是一個全新的學問,三言兩語無法解釋清楚。我在《構造本體論》的打印件前身,已經有了系統闡述。此書白宮有,國會圖書館也有。

三、綜合結論關涉了其他解決方案選項的指向

圍繞半夜停機和拜登曲線兩個主要概括性事實,認定其存在的證據規則,需要沿用或創設證明責任的倒置;與此同時援引大選訴訟爭議各州國會公開聽證會的結論,枚舉各州共存具體欺詐形式,列舉其典型數量,以證明確實發生了系統欺詐,並證明的確扭曲了選舉結果。最終就訴訟爭議的大選,是否存在系統欺詐,得出肯定結論,也就有理有據。

但是,僅僅司法確認確實存在系統欺詐之結論,是不夠的。因為白宮存在權力真空,就意味著國家的重大風險,然而聯邦最高法院行使司法權面臨選擇困局。它無法直接行使因程序錯過的國會選舉人票的確認總統權,而訴訟無可避免時間延宕,但大選需要確定性選舉結果。

有鑒於美國大選日的傳統是連續統計的,且本次半夜停機,同時發生在五個獨立實施選舉的州,也有錄像證據證明,確實發生了選舉舞弊,因而有必要按照熔斷即斷原則,以為選舉的終結數據,作為確定選舉結果的根據。熔斷後的所有數據,因存在明顯的數據造假,爭議巨大,且已經發生真假證據混同,故權益均歸零。此舉兼顧有效警示未來。

其他方案的協同考慮:大選計量統計實行熔斷即斷原則終結選舉計票,一方面承續了大選傳統,又取得難以有效異議的效果,而且是對確認為系統欺詐結論後,還可避免三個可能路徑,即1)避免重新選舉, 2)避免重新計票;甚或3)避免選舉人票都不達標270,由國會決定選舉結果,以此避免高概率出現逃票意外。

因為此舉令過錯方無法提出有效異議,屬於有效率的方法彌補,具有可行性。相對於軍管或反叛國法的實施,實行熔斷即斷原則終結選舉計票,對於2020年度的大選結果而言,是高效率的,但對於病入腠理的社會性而言,未必是最佳的。因為美國左派帶領社會在黑格爾邏輯陷阱鬧騰百年的病根子,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藥到病除的。何況,媒體姓黨,公立學校姓黨,大企業平台也姓黨,活脫脫中共的複製雛形,而影子政府則鬼魅魍魎。

治理這些反憲政體制的結構狀態,難以單細胞下手,拙作的功效除外,需要疾風暴雨式的雷霆手段,需要利刀斬亂麻,需要切除人文癌症病灶,需要斬殺人文愛滋病原體,更需要暫時撇開繁文縟節的條文羈絆,除非自由、民主、法治的憲政體制,因社會主流被意識形態戰綁架,而軍隊則眼花,自願等死。#

2020年12月4日星期五

(作者為中國退休法官,基因思維範式理論體系創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