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聚焦討論一個重要主題:

選舉人團投票

12月14日是美國各州選舉人團的投票日,各個州的選舉人都在這一天投票選出總統與副總統,各州的投票結果將送往國會,在明年1月6日,由國會兩院進行最後的認證。左派媒體也高興地強調,今天拜登將「正式被選為下一任總統」。

大家可能會好奇,選舉人團都已經投票了,特朗普是不是已經沒有希望翻盤了?這場大選的真相是不是就沒法查明釐清了?還不是的,我們在上一集節目裏跟大家提到過,特朗普手中至少還有三張牌可以打,我們再簡單跟大家講一下:

州議會共和黨人打出「奇牌」

第一是法律戰,就是繼續通過法律程序去爭取權益、追查真相,要求各個爭議州撤銷對選舉結果的認證。不過這個途徑目前幾乎行不通,從地方法院到最高法院都忽視舞弊證據或者拒絕受理,法律戰相當耗費時間,現在選舉人團已經完成投票,所以這個途徑有點緩不濟急,而且勝算偏低。

不過要請大家注意的是,在那些爭議州的州議會,共和黨人也打出一張「奇牌」:在選舉人團投票這一天,這些由共和黨主導的州議會也推出共和黨自己的選舉人,把票投給特朗普。很特別的手法,對吧?

包括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人都完成投票,但是這些州議會的投票有正式效力嗎?目前是沒有。這其實是一項「備案」手法,因為,只要法院否決該州的選舉結果,要求撤銷認證的話,那麼州議會就會有權,自己選出選舉人團,來投票選總統。

所以,這次州議會共和黨人的做法,等於是「提前」完成後半部,也就是安排了選舉人團選總統。但是,最關鍵的還是前半部,就是法院要先否決當地的選舉結果,這是最重要的前提。如果這個前提發生了,那州議會選出的選舉人團才會有效力;否則,沒有這個前提,後半部就走不下去。聽得懂嗎?

像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黨部就發出了聲明,強調他們進行這項「程序性投票」,不是為了篡奪或挑戰賓夕凡尼亞州選民的意志,而是為了保存未來或許可以推進的法律權利。

說白了,就是假設未來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結果被法院推翻的話,那麼今天州議會的選舉結果,就有機會遞補上去,把選舉人票投給特朗普。

議員對爭議州投票結果提質疑

第二張牌是國會戰,也就是在1月6日,當國會要認證各州選舉人投票結果時,由眾議院與參議院的議員出面,對爭議州的投票結果提出質疑,接著再由國會兩院進行協商,決定是否要否決某些州的選舉人票。

如果這張牌,能把拜登的選舉人票否決掉、刪減到低於270票時,那麼就會觸發憲法第十二修正案,也就是當沒有候選人得票過半的時候,就改為國會眾議院來選總統,參議院選副總統。

這個程序的細節,我們在上集節目裏已經說過,而且執行上也有一定的難度在,我們這裏就不再重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這一集節目。

特朗普行使「總統特別權力」

第三張牌,也是最強大一張王牌,就是特朗普行使「總統特別權力」,也就是美國憲法賦予總統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時,可以用來應對危機的特殊權力,包括宣佈國家緊急狀態、戒嚴等等。這張牌,可以讓總統調動軍方來支援調查選舉真相、逮捕叛亂分子,但爭議也是最大的。

因為無論是甚麼程度的戒嚴,都會對人民的公民自由、遷徙自由等等帶來一定的限制,但是現在美國已經進入非常時期,就可能需動用非常手法才能應對得了。為甚麼?

大家看看這次美國大選,選舉舞弊的各種證據、證人與種種不正常跡象層出不窮,包括死人投票、非公民投票,以及選票被裝在行李箱裏,藏在桌子底下;許多地區的共和黨監票員被阻擋,不能監看選票;底特律還發生短短兩小時內,選票開票從7000張暴增到13萬張等等。

當然還有聞名世界的「拜登曲線」等等,這些詭異跡象,其實不需要甚麼專業解說,用常識來思考都會讓人覺得不對勁、覺得選舉背後一定有甚麼不正常。但是各級司法體系、地方政府官員、以及主流左派媒體們卻都完全忽視、視若無睹,就連最高法院也都選擇迴避不受理。

攸關美國未來、攸關世界未來

所以,特朗普陣營的法律戰受挫、選舉的真相沒有辦法查明,實際上是放縱一幫非法集團或者深層政府,任由他們踐踏摧殘美國的自由民主,任由他們剝奪美國人民被憲法保障的「天賦人權」與「平等權」,任由他們對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公然發動政變與奪權。

而且,這場舞弊真相沒辦法查明的話,會讓美國的憲政民主出現危機,無法確定誰才是真正的多數民意選擇。同時,這場選舉舞弊涉或者政變,不但剝奪了人民自由平等權,還會讓國家陷入信任危機,甚至可能出現分裂或內戰的後果。

舉個簡單例子,我們在美國,現在都不太相信所謂主流媒體的報道,因為已經有太多的造假與政治操作;我們就連上網查詢Google和Wikipedia,都不太敢相信裏面的內容。因為他們都是深層政府的一分子,為了政治目的,大規模地刪除言論,讓我們能看到的消息,越來越口徑一致,越來越只有一個聲音。

所以啊,這絕對不是一場簡單的選戰輸贏的問題,而是一場攸關美國未來、攸關世界未來和人類生活的關鍵選擇,這真的是世界的十字路口、歷史的十字路口。美國未來能不能保住傳統價值與自由民主,還是會走向左傾、走向社會主義?今天,就是關鍵性的保衛戰。

更何況,包括中共、古巴、委內瑞拉等等外國勢力都涉嫌介入這次大選,與美國的極左派勢力聯手操控大選結果。這等於是美國受到了外國敵人的顛覆與政變,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所以,在這個國家安全受到內外交逼的非常時期,美國總統可能需要使用非常手法,才能應對這場前所未見的國家危機。

其實,在美國歷史上至少有68次戒嚴狀態,而唯一一次的全國性戒嚴,就是1861年,林肯總統為了應對南北戰爭,宣佈戒嚴,他不顧法官與媒體反對,暫停「人身保護令」,強硬逮捕了14,000名政治犯,關閉300多家報紙。

最後,美國在林肯的帶領下,終於換來內戰結束,國家回歸和平,也廢除了奴隸制度。林肯也成為美國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也奠定了美國發展為世界第一大國的根基。而現在,美國面臨的危機比林肯時代還多,因此特朗普政府實有必要認真思考動用特別權力來肅清美國的內外敵人。

特別是,這批極左派的深層政府,他們不僅僅發動選舉舞弊與政變,還不斷通過黑幫手段恐嚇、威脅或攻擊任何的證人、法官與議員們。知名律師林伍德14日就披露說,他們得到消息,有法官與他們的家人遭受威脅,所以許多法院拒絕受理案件,也不願面對各種舞弊證據。

爭議嚴重的佐治亞州,被特朗普多次要求要比對選票與信封上的簽名,喬州州長肯普在11月底也曾經鬆口,表態支持;但是他女兒的男朋友迪爾(Harrison Deal)隨即在12月初,因為一場猛烈的車禍而離世。州長隨即馬上改口,說不願意支持特朗普的提議。

換句話說,這幫發動選舉政變的人,不但想要從特朗普手上、從人民手中奪取統治美國的權力,而且為了他們的權力目的,他們還敢於威脅、傷害美國人民的生命,對人民提前實施了恐怖統治。如果真的讓這個集團統治美國的話,那麼是美國之福、還是美國之痛呢?

如果美國的憲政民主、美國的自由人權消失了,那全世界嚮往自由的人們,就會失去了希望;全世界的極權獨裁者,就會無限度地擴張他們的稱霸慾望。這樣的話,是世界之福、還是世界之痛呢?

追查打擊任何參與選舉舞弊的人

因此,我認為特朗普政府確實有必要嚴肅考慮,動用總統特殊權力來應對當前美國的內外危機,一方面是調查釐清這場大選的幕後真相,另方面是追查打擊任何參與選舉舞弊、試圖顛覆美國的境外與境內勢力。

至於特朗普該怎樣行使總統特別權力呢?我們之前已經說明過,我這裏在補充一下,大致上有個步驟:

第一,宣佈國家緊急狀態,讓總統取得至少136項特殊權力,包括戒嚴的權力。

第二,公佈涉嫌舞弊的不法集團的充份罪證,總統必須公佈詳細、有力的證據,才能將這群叛亂分子充份定罪,也才能讓兩黨的支持者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心服口服,減少爭議。

第三,實施有限度的戒嚴,儘量降低對人民的不便與影響,同時可以讓總統調動軍方來接管部份或者全部的行政權和司法權,這樣才能擺脫深層政府的掣肘,深入調查舞弊與政變的真相。

第四,啟用《反叛亂法》,先依法對叛亂分子發出聲明,要求解散,接著就能動用軍方力量,在國內對叛亂份子進行掃蕩與逮捕,再送交軍事法庭來審理。等真相釐清、國家威脅平定之後,再取消戒嚴、恢復正常社會秩序。

當然,聽到戒嚴、聽到軍方,可能會讓不少人覺得是不是要進入威權時代、是不是在搞獨裁鬥爭,但其實不是。這次美國已經因為這場選舉政變,陷入空前的國家內部危機,還讓美國在國際社會上失去威信。

如果美國不能堅決地掃蕩內外敵人,查明舞弊與政變的真相,那美國不但可能會走向內部分裂或內戰,還可能被境外敵人趁機滲透掠奪、蠶食鯨吞。美國如果失去世界第一大國的實力,中共勢必將趁機稱霸,霸凌四海,全世界都將落入共產紅潮的威脅。

六大信號 顯示特朗普可能的反擊

那麼,我們要來問一個關鍵問題,特朗普會想動用特別權力嗎?會想宣佈戒嚴、出動軍方力量來掃蕩敵人、調查選舉真相嗎?我個人目前觀察,特朗普確實有這個用意,而且已經在一步步地鋪墊、一步步地釋放信號。甚麼信號呢?至少有六項信號,透露特朗普準備反擊:

信號一:2018年宣佈國家緊急狀態

我們之前提到過,特朗普早在2018年9月12日,就簽署行政令,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用來應對外國勢力介入美國的國內選舉。一旦發現有海內外人士、機構、企業涉入干預美國選舉,美方就可以查扣這些人員與組織的相關資產,予以凍結。這項緊急狀態,到今天依然有效。

而且,這項行政令規定,國家情報總監要在選舉後45天之內,提交報告給總統,說明外國勢力干預選舉的情況。今年投票日是11月3日,那麼12月18日就是提交報告的最後期限。一旦特朗普獲得外國勢力與境內勢力干預選舉的報告,就掌握了證據,可以進一步對不法集團發動追擊。

信號二:撤換國防部長 直接統領特種部隊

特朗普在大選後,就宣佈撤換國防部長,改由國家反恐中心主任米勒(Chris Miller)接任,米勒不但具有軍方與反恐的實戰背景,他上任後還立即宣佈,要求特種部隊直接向他報告,繞過原有的官方渠道。

為甚麼要繞過原有的渠道?因為特朗普已經在有計劃地掃除內鬼、繞開內鬼,準備在必要時,直接調動特種部隊,進行特殊任務,所以不能提前走漏風聲,避免讓深層政府這幫黑勢力知道。

信號三:第82空降師透露:風暴來了

12月7日,特朗普對外宣佈馬上就有「大案子(big things)」要發生,隔天12月8日,德州檢察長就宣佈起訴爭議四州,指控他們的選舉程序涉嫌違憲。

就在同一天,美國著名的武裝部隊「第82空降師」在面書上發出文章,上頭只有簡短四個字「風暴來了」,文中還附上多張82空降師的訓練照片。

再隔天,82空降師再發出文章,說「只要這裏是勇士的家鄉,這裏就仍將是自由的國土」。這段話很顯然,是引用了美國國歌最後一句歌詞裏的「勇士家鄉」和「自由國土」。言外之意,是82空降師將為美國的自由而奮戰。這些信號對於一向保守的軍方來說,是相當罕見的。

信號四:首度定性「政變」與「犯罪」

特朗普雖然已經無數次批評這次的美國大選舞弊,但是他一直沒有指控這場舞弊背後藏著政變的陰謀。

但是,在12月1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引述了美國媒體的報道,一位受訪者說,「事實是我們國家被人偷竊,一場政變就發生在我們的眼前」。這是特朗普第一次將「政變」與這次選舉舞弊聯繫在一起。

而且,到了1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公開表示,那些爭議的搖擺州,不能合法地認證他們的選舉結果,否則他們就是「犯下嚴重的、需要受到懲罰的罪行」。

換句話說,特朗普在一步步地升級對這場選舉舞弊的定性,開始從「舞弊」升級、拉高到「政變」的層次,而且是「犯罪」。舞弊,只是對人民的欺騙、對國家法紀的破壞,但是政變,就升級到對國家的叛變、對人民的不忠誠,也就升高了特朗普可以動用軍方的合理性,可以調查、逮捕、審判這些罪犯。

信號五:前往西點軍校 宣示與軍方並肩作戰

12月12日,大批美國民眾在華府舉行集會遊行活動,聲援特朗普,呼籲「停止竊選」。但是,這一天,特朗普卻沒有親自出來跟支持者做近距離接觸,特朗普反而搭著直升機,飛往紐約州的西點軍校,觀看一年一度的陸軍與海軍橄欖球大賽。

特朗普抵達現場,受到全場陸軍與海軍學生的熱烈歡迎。雖然這是特朗普連續第三年到場觀看海陸大賽,但是,這個時候,是大選戰情非常緊張的時候,但是特朗普還親自飛到了西點軍校,顯然不是表面上看得那麼簡單。

我認為,特朗普到西點軍校,是要刻意向對手表明:雖然你們控制了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等等單位,但是現在軍方與特朗普一起站在愛國者的陣營裏並肩作戰。這也意味著,特朗普已經一步步地在佈局使用他的總統特別權力。

信號六:神秘暗號出現 西點軍校與華府呼應

在特朗普前往西點軍校這一天,有個神秘訊號相當隱晦,但又相當重要。當天,西點軍校出動四架直升機,其中第一架直升機上頭,仔細看,機身上有一個骷髏頭的符號,機尾有個數字「659」。

馬上就有網友根據這些暗號查出,這是特朗普的「神秘小組」的暗號,因為這個神秘小組被左派媒體審查得很厲害,我們就不提它的名字了。659,指的是神秘小組在兩年前發出的編號第659號的帖子。

這帖子上面寫著「總統要讓那些好人獲得自由」,最後寫著「自由日」以及「光明」兩個詞。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裏面有一句話「世界都聽到了這一槍」。

而巧合的是,當天留在華府對群眾演講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也提到了這句話。

前國家安全顧問 弗林將軍:「世界都聽到了這一槍。」

這些是不是巧合呢?留給您來判斷,但是對我來說,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計劃與安排。

而且,知名律師林伍德也在推特上警告,要求大家準備好食物、飲水等物資,為特殊情況做準備。我們無法確認這是不是開戰的信號,但是值得我們留意。

好,以上就是我認為,特朗普正在準備動用總統特別權力,很有可能會出動軍方來制止政變集團的幾項主要信號。我們再重複一遍:

信號一:2018年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特朗普在2018年已經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特朗普只要公佈證據,就可以啟動戒嚴以及反叛亂法,動用軍方介入。

信號二:撤換國防部長,直接統領特種部隊,特朗普清理軍方內鬼,同時避免軍事佈局的情報外洩。

信號三:第82空降師透露:風暴來了。鼎鼎大名的第82空降師,罕見地在社交媒體上釋放信號,引人矚目。

信號四:首度定性「政變」與「犯罪」。特朗普首度將選舉舞弊集團,定性為「政變」與「犯罪行為」,升高特朗普動用特別權力的合法性。

信號五:前往西點軍校,宣示與軍方並肩作戰。特朗普專程與軍方共同露面,向對手宣告他與軍方同在。

信號六:神秘暗號出現,西點軍校與華府呼應。特朗普神秘小組的暗號,同一天在西點軍校的直升機上以及弗林將軍的演講裏出現,恐非巧合。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大戲今朝

滾滾長河蕩滄桑
遼遼蒼史塵中茫
五千煙雲今末戲
正氣蕩濁耀宇光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