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利用不斷升級的經濟制裁迫使澳洲妥協之際,中共在社交媒體上也加大了施壓砝碼。中共的國家宣傳機器正密切觀察,在受到全面反擊之前,中共能將民族主義言論推向多遠。

上月,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張澳洲軍人把刀架在一名阿富汗兒童脖子上的合成照片,這條推文迅速引發了澳洲兩黨政客的譴責,使得兩國本已緊張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

但澳洲的怒火成為了中共戰狼外交官的新戰利品,並在中國國內激起了更多反澳情緒。儘管中國在2009年永久禁止推特,但推特正越加成為中共戰狼外交官的新戰場。

終其原因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任之初就拋開了中共在國際上保持低調的策略,轉而開展「大國外交」,並敦促外交官「奮發有為」,像趙立堅這樣的狼性外交官被提拔,他們利用社交媒體以更加彪悍的方式與西方同行溝通,不斷製造混亂和轉移責任。

推特阻擊澳洲

今年年初,澳洲總理莫里森帶頭呼籲調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源觸怒了中國政府,北京隨後對澳洲採取了經濟制裁行動,並聯合社交媒體不斷加大對澳洲的抨擊。

美國無黨派組織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項目「保障民主聯盟」近日的一項分析報告顯示,在今年11月27日至12月3日期間,澳洲是中共政府和國家媒體的推特帳號提及次數第三多的國家,相比之下澳洲在前兩個月僅排名第十。

從11月30日趙立堅在推特上發佈涉及澳洲的爭議照片到12月3日,上述帳號被轉發次數最多的十條推特中,有八條涉及所謂的澳洲對阿富汗罪行的調查。

這條爭議性的推特獲得超過7萬點讚,被轉發近兩萬次,這對一個在中國國內無法關注的中共官方帳號而言是異常高的數字。自從發佈這條推特後,趙帳戶的關注者已增加近10%。

報告作者之一、馬歇爾基金會中國事務分析員巴羅斯(Bryce Barros)告訴美國之音:「在澳洲的例子中,這種虛假信息的推送確實引發了國際受眾的反感。中國(中共)的造謠往往伴隨著其它形式的惡意影響,比如經濟脅迫。」

在趙發送涉澳爭議推特前不久,中共兩名駐澳使館官員先後召見了一名澳洲記者,向其提交了14項不滿清單,這種粗俗霸道的外交方式在國際社會引發了廣泛爭議。

巴羅斯預計,中共外交官和官媒記者將繼續在國內外推動民族主義的社交媒體策略。

他說:「像趙立堅這樣的外交官,通過在推特等中國國內被禁止的平台上發難,是想藉助更多的爭議,向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傳遞出中國(中共)不會任由擺佈的信號。」

設置虛假人設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戰狼外交官的推特在表面上得到簇擁,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謠言被國外觀眾廣泛接受。

據昆士蘭科技大學格雷厄姆(Timonthy Graham)博士的數據,在轉發趙立堅推文的帳號中,約8%是在今年11月30日創建,這些帳號的持有人自稱住在中國或香港。

此外,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Albert Zhang分析指出,一些轉發趙推特的帳號此前長期沒有動態活動。而以色列一家網絡安全公司Cyabra研究發現,許多轉發趙推特的帳號只有一條動態,即趙的推文。

在趙立堅的推文引發熱議後,中國多個國家媒體的推特帳號紛紛仿傚,轉發類似的文字和圖片,批評所謂澳洲在阿富汗的行為。中共外交部在新聞發佈會上也對此予以支持。

保障民主聯盟的研究人員在10月的一篇分析中寫道,中共在推特上的戰狼外交借鑑了俄羅斯的虛假信息策略,並增加了中國特色,例如創建更多新帳號轉發趙立堅的推文,寄希望以「高度可疑的人設來製造民眾支持的假象」。

這篇分析還指出,中共戰狼外交官在社交媒體上依靠漫畫和其它視覺作品來宣傳中國敘事,與中共早期慣用的僵硬的傳播形式形成了鮮明對比。

中共官方認為,新的外宣方式正在生效。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本月初表示,戰狼外交的說法只是「中國威脅論」的又一翻版,而且中共的「朋友圈」沒有變小,而是越來越大。

但更多的專家認為,這種做法已經激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皮尤研究中心今年對14個西方主要國家的態度展開調查,其中大多數對中共持負面看法,其中9個國家對中共的負面看法達到新高。

歐洲智囊布魯蓋爾研究員普瓦捷(Niclas Frederic Poitiers)告訴美國之音:「近幾個月來,中國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受到了非常惡劣的反響,越來越多人認為中國(中共)是一個戰略對手。」

上周,歐盟駐中國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在北京舉行的一次能源論壇上公開表示,歐盟和美國應該統一認識,聯合對抗中共的脅迫式外交,對中共的戰狼式外交說不。#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