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接受中共貸款的「一帶一路」國家中,至少有18國與北京開展債務談判,當中的基建項目涉及以百億美元計的債務。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中共必須考慮「一帶一路」債務的可持續性,否則自己得承擔這些基建計劃的風險,從而陷入經濟困境。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倡議「一帶一路」的世紀計劃,曾誇口斥資一萬億美元為開發中國家興建基礎建設。但隨著美中對峙和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重創全球經濟,中共的金融機構放貸呈現斷崖式下滑,北京也陷入「一帶一路」開發中國家的債務危機中心。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一帶一路」規模相當於二戰後美國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7倍之多。然而,該計劃的主要資金支柱,即中共中央控制的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放貸,已大幅縮水,從2016年最高峰的750億美元,下滑至2019年僅40億美元。

華府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希爾曼表示,中共為擴張強權將基礎建設推廣至國外,是個錯誤模式。他認為,歷史上多數基建熱潮都以失敗告終。北京如果無法或不願提供債務國足夠的債務豁免,恐置身於開發中市場的債務危機中心。

追蹤中共海外開發資金狀況的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9年,中共國家開發銀行與中國進出口銀行的對外放貸規模達4,620億美元,僅略少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4,670億美元。其中幾年,中共政策銀行的放貸規模幾乎相當於全球六個多邊金融機構,包括世銀、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歐洲投資銀行、非洲開發銀行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之放貸總和。

北京當初提出「一帶一路」主要目的是透過興建港口和重要設施,串連中國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及歐洲各國的貿易路線。以經濟層面看,是為了緩解國內產能過剩問題,背後卻有其戰略企圖:如果這些國家沒錢還債,就必須提供天然資源或是租借重要港口來抵債。

2017年,斯里蘭卡因沒法償還積欠中共的巨債,而將具有高度軍事、經濟、地緣政治價值的南部深水良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租借」給中共99年。各個國家終於看清了「一帶一路」就是中共設下的債務陷阱,紛紛放棄投資項目。

有財經人士表示,在「一帶一路」發展受阻的情況下,今年爆發的肺炎疫情更重創了許多「一帶一路」經過國家的經濟。一旦這些國家的債務成為呆帳,中共的債權損失將難以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