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2月15日,星期二,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12月14日選舉人團投票,在之前的11日,聯邦最高法院作出裁決,拒絕受理德州對四個搖擺州的訴訟案,令特朗普團隊很失望。拜登等左派勢力彈冠相慶,左媒也造勢稱,特朗普已無力回天。

但是,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投票後,美國國會將在明年的1月6日召開聯席會議,計算各州提交的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在此會議期間,如果有國會議員認為一些州的選舉結果有問題,就有可能拒絕接受這些州的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如果無候選人獲得270票,就有可能啟動眾議院選舉總統的程序。

對於最高法院拒絕了德州的訴訟案後,特朗普12日在接受霍士節目「霍士和朋友們(Fox & Friends)」的共同主持人基爾梅德(Brian Kilmeade)的採訪中,針對這個法庭判決的結果,特朗普說,「我們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選舉舞弊),但包括最高法院在內的任何法官都沒有勇氣。我對此感到非常失望。」

「最高法院,他們所做的只是說我們沒有資格。因此,他們實際上是在說美國總統、德薩斯州以及其它州,那些偉大的州,他們沒有資格。」

雖然最高法院駁回了德薩斯州的訴訟,另一方面特朗普強調:「不,這還沒有結束。我們繼續前進,我們將繼續前進。我們有大量的地方案件。」「我們要儘可能加快速度,但你只能走這麼快。」

目前,對特朗普團隊來說,時間的確不是很多,表面上能看到特朗普團隊所做的就是一如既往的全面展開司法訴訟,但是結局都是一個:失敗。但是特朗普卻屢敗屢戰。似乎看不到希望,不少分析認為特朗普應該用總統令啟動《叛亂法》平亂。 

YouTube「天亮時分」頻道的章天亮表示,特朗普能在通過司法途徑糾正選舉中的違憲行為,是最好的結局,但是如果司法程序走不通,屢敗屢戰恰好是為啟動《叛亂法》等雷霆手段維護憲法做鋪墊。

他說:「特朗普的每一步失敗都是在為使用雷霆手段,去維護憲法,奠定法理的基礎。如果現在特朗普馬上動用軍隊的話,他的法理基礎不足,當然他可以宣佈戒嚴,但法理基礎還不足。一定要被逼到山窮水盡的程度,特朗普此時要維護憲法,已經沒有其它什麼辦法了,只能用這種(動用軍隊)的方法,這是唯一的方法,才能維護憲法。特朗普的一切行動才變得非常合法。」

他還表示:「任何一個對特朗普不利的消息其實都是好消息,因為他的任何失敗都是為他動用雷霆手段維護憲法奠定基礎。」

章天亮表示,目前大家關心的大概有三個問題。

1.特朗普動用非常手段的可能性
2.軍隊會不會聽他的
3.特朗普會不會被認為是獨裁者

他認為,情勢發展到目前,這三方面都不存在問題了。特朗普團隊舉行在各州開聽證會,曝光海量舞弊證詞,但各級政府和司法不予受,官司打到最高法院,那些大法官不敢談四個搖擺州是否違憲,以「資格」不夠駁回訴訟,其實這就是大法官放棄了他們維護憲法的職責。所以12日的大遊行,大量美國民眾站出來抗議竊選,力挺特朗普。

章天亮相信所有司法程序走完後如仍沒有結果,特朗普就會毫不猶豫地行使非常手段平亂。

在司法戰中,特朗普四處遇挫,但卻沒有絲毫被動搖,或許是一種臨戰前,胸有成竹的佈局的表現。

在選舉人團投票前一天,特朗普連發多條推文,談到搖擺州選舉舞弊,以及重申這些州若認證大選結果是非法的後果。

推文寫道:「搖擺州發現大量選舉欺詐現象,所有這些州都無法合法證明這些選票的誠信和準確性。他們都犯下嚴重的、需要受懲罰的罪行。每個人都知道,(在這些州),存在死人、不夠合法年齡的人、非法移民、假簽名(的人)、囚犯,以及許多其他人的非法投票。」

特朗普在霍士新聞的「霍士和朋友們」節目中表示:「(抗爭)還沒有結束,我們將繼續前進,我們將繼續前進。」

上星期六,從特朗普總統繁忙的日程和行踪中,透露不少重大的信息。其中之一是,特朗普總統連續發出四條推文,其中有一個地方似乎被很多人忽略了。

據阿波羅網站的報道,首先,在最高法院拒絕了德州對四大關鍵搖擺州的訴訟之後,星期六,專欄作家、電台主持人斯塔恩斯(Todd Starnes)發推文向特朗普建議說:「目前,特朗普應該解密一切。一切。」

特朗普轉推並回覆說:「我已經在這樣做了。我同意!」

斯塔恩斯隨後表示,「如果《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屬實,司法部長巴爾在春天就知道拜登被調查的事情,並保持沉默——他應該在今天下班前被解僱。」

特朗普再次回覆說:「大失所望。」

跟著下來,特朗普發推表示:「如果拜登當選,亨特或喬什麼事都不會有。巴爾什麼都不會做,新一批黨派殺手進來後,會很快殺光(上一任政府人馬)。達勒姆(Durham,巴爾任命的特別檢察官)也一樣。我們抓到他們的冷酷、間諜、叛國等等(最難的部份),但「正義」花了太長時間。將會DOA!」

特朗普總統在他的這則推文中,用了「叛國」一詞,這似乎和大批民眾期待的《反叛亂法》相互呼應。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因此,林伍德大律師在其推文中說,「美國的愛國者們要做好準備。跟著下來的幾天,事件將迅速展開。聽聽特朗普說的。」

需要留意的還有一個地方,特朗普總統在其推文中用了一個縮寫「DOA」。很多人似乎都沒有注意到這三個字母。

在《韋氏大詞典》中是這樣解釋的:「DOA=dead on arrival」,對這句話,有多個解釋,其中一個解釋是「抵達前死亡」。簡單地說就是「死路一條」的意思,有一部電影的名字就叫《赴死(Dead on Arrival )》

那麼結合上下文,這個詞,就更有意思了,「我們抓到他們的冷酷、間諜、叛國等等(最難的部份),但『正義』花了太長時間。將會DOA!」誰會死路一條?答案很明了。

這就是特朗普總統所說,「我們剛剛開始戰鬥!!!」

再看看特朗普發推文的當天都發生了什麼事?特朗普和什麼人物在一起?或許更加有趣。

這一天,特朗普總統在西點軍校出席了一年一度的陸軍-海軍欖球賽。當特朗普走進球場時,現場約9千官兵歡聲雷動,高呼「USA」,場面熱烈。

當裁判員正式介紹特朗普總統時,現場再次沸騰。

在比賽期間,特朗普接受霍士新聞採訪,特朗普表示,最擔心的是一個非法總統進入白宮,對選舉的法律訴訟仍會繼續,在各地還有大量案件。

他說:「我們已經證明了(選舉舞弊),但是沒有法官有勇氣(審理),包括最高法院,我對他們非常失望。」

「我擔心這個國家會有一個非法的總統,這是我所擔心的。一個其實是輸了的「總統」,而且輸得很慘,這都不是一場接近的選舉。」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去西點軍校看球賽,帶同代理國防部長米勒、以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雷克里夫。雷克里夫還發了一條耐人尋味的推文,推文說,「正與特朗普總統一起旅行,去觀看今天陸軍和海軍的比賽,向美國武裝部隊致敬。」

而雷克里夫將在這個星期發佈「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評估報告」。這份報告備受關注,被認為是特朗普啟動「行政令」等非常手段的重要依據。

此外,聯邦最高法院12月11日駁回德州的訴訟案,林伍德在接受Newsmax採訪時說,「有大量的詐欺與非法證據存在於這個國家」,「若最高法院不行動,關心這個國家法治的人就必須行動,那就是特朗普總統。」

他認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特朗普總統應該「宣佈戒嚴」。

大律師鮑威爾表示,11月3日大選,因為涉及外國干涉問題,這足以觸發執行特朗普總統在2018年發佈的、對干涉美國選舉實施制裁的行政令。行政命令可以賦予特朗普「各種權力」,「從查封資產到要求扣押投票機」。

美國空軍退役中將麥金納尼表示:「總統必須宣佈國家緊急狀態。這個緊急狀態應以2018年9月12日的行政令為基礎,(特朗普)他在行政令中表示,如果有外國勢力影響我們的大選,他就會宣佈國家緊急狀態。」

他認為,特朗普還應該援引《反叛亂法》,逮捕美國國內的叛國者。

2018年9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在美國大選結束後的45天內,國家情報局局長應與任何其他適當的行政部門和機關的負責人協商,對任何表明外國政府,或作為外國政府代理人,或代表外國政府行事的人,就是否有干預美國大選意圖,或目的的信息進行評估。」將成為特朗普總統實施戒嚴、軍管、平叛的重要依據。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裏,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