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寒冬中,昌平香堂文化新村百姓遭逼遷,被斷電、斷水。當地不少老人購屋用來養老,因此有老人舉旗上高牆喊冤、有抗戰後代的老人街頭哭訴、也有政法大學老教授宣佈絕食抗爭,守護家園,甚至名人後代的老編導抗爭被拘留。

業主們悲憤揭露,中共使毒招將百姓合法私產貼上「違章」標籤後,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還不用商量賠償,連人的最基本生存權都不給,現在連法西斯都不如。

香堂村貼「違章」標籤 逼遷招數越來越毒

當地知情者向大紀元介紹,香堂文化新村共有3千8百多戶人家,第一批先貼告示拆除5百戶,包括北九區、西九區、北九中區、及十區。剩下的後面再一點點拆。

「除了政府貼的公告7天內要求大家搬走之外,後面具體拆哪家,最多提前一天告知:你今天就得搬走,明天甚麼時候拆你家。」對方說

據悉,自12月10日開始強拆至今(14日),每天都上演強拆,目前已有5戶業主的家被夷為平地。「而且拆的時候不按套路,不是一排排拆,今天拆的一排一,昨天拆的五排一,給你拆散了,想拆哪個就哪個,弄得人驚惶失措的。」

當地知情者還介紹,如果你不走的話,他們就會恐嚇稱「拆遷的費用你全部承擔,如果你不承擔,將來你就會被列入失信黑名單。」

「如果你是北京人,他們就會恐嚇養老金、退休費等等全部給你停掉。如果你有親屬在海外,他們就以拒簽證恐嚇,不搬走折騰的話,你們的親屬再也不可能回到中國。」

對方悲憤道:「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缺德的政府,太混蛋了,甚麼招數都用上了。」

將你房子貼上標籤「違章」後就可以不提賠償直接推倒,越發無法無天,老百姓無地方訴理。而且逼遷給你斷水斷電、斷天然氣。現在連網線都給你剪斷了。

老人上高牆、街頭控訴當局強拆

香堂文化新村有很多老人置房用來安度晚年的,但現在香堂村要被強拆,老人們一生積蓄化為烏有,個個氣得不行,有的被氣病倒,心臟還做搭橋手術。

知情者向大紀元介紹,13日那天南京大屠殺的紀念日,有老人在村內街頭大聲哭訴,講述自己的爺爺當年抗日打日本鬼子、替共產黨打天下,如今自己合法的房子將被中共強拆,到淪落街頭的地步。

 

對方感嘆表示,「他們的子女、孫子女現在受當局迫害,當年為何要替他們打天下?!現在這裏就像土匪窩一樣,你不走,3、4個男的把你架走。我年邁的老爸活到現在(才見識到),政府比法西斯還法西斯。」

14日,一位香堂文化新村的老人舉著國旗站在自己家的高牆上,隔空喊冤,政府要強拆自己房子。現在是妻離子散,自己沒地方去了,沒法活了!

 

14日,也有老人怒斥被斷電,寒冬臘月的,家中還有90多歲的老人及生病的親人,要求政府儘快恢復供電。

如果有居民拍照,黑保安還搶民眾的手機。業主們直指政府「禍國殃民、殘害百姓。古今中外,沒有那麼幹的,已經是空前絕後了!」

 

中共名人郭小川後代、老編導被刑拘

當地業主介紹,香堂村業主、著名詩人郭小川的女兒,原中央新影廠老編導、70多歲的郭嶺梅,因為被當局認為是帶頭的維權者,12月5日從香堂村的家中被帶走,關押看守所。

著名詩人郭小川的女兒,原中央新影廠老編導、70多歲的郭嶺梅女士因維權,12月12日被拘留。(網絡截圖)
著名詩人郭小川的女兒,原中央新影廠老編導、70多歲的郭嶺梅女士因維權,12月12日被拘留。(網絡截圖)
 

網上郭小川的拘留通知書被流出,12月12日(周六),當局以「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對其拘留,目前關押昌平看守所。

而她為了維權,早在一年前就寫好了遺書。

13日當晚下起了鵝毛大雪,知情者強調,「這鵝毛大雪真是天怒人怨,實在太慘了!寒冬臘月的,很多老人也沒地方可去,就只能在沒有暖氣供應的家中點燃煤球燒大鍋取暖。」

政法大學老教授被逼宣佈絕食抗爭

當地業主向大紀元介紹,小區內凡是跟政府折騰(維權)厲害的,目前都被當局重點針對,斷電、斷水、斷天然氣。當局還排了大量人力控制業主出入小區。

業主強調,「以前國外一直說中國沒有人權,確實沒有人權,連最起碼的生活都不讓你生活了,最基本的吃喝拉撒都不給你了。他們能想到的絕招都想了。

楊玉聖教授在被斷電房子裏點蠟燭躲過黑夜。沒有供暖系統,北京已經是嚴寒零下十幾度了。(網絡圖片)
楊玉聖教授在被斷電房子裏點蠟燭躲過黑夜。沒有供暖系統,北京已經是嚴寒零下十幾度了。(網絡圖片)

其中被斷電斷水的一戶業主是北京政法大學的老教授楊玉聖。14日早上,他被逼宣佈絕食抗爭,消息在網上傳開後引起眾人關注。

學者張千帆等人前往他家探望,開始保安不給進,後來進去了,保安又不給出,當他們報警才被放出來。

政法大學老教授楊玉聖絕食抗強拆,網上眾人聲援。(網絡截圖)
政法大學老教授楊玉聖絕食抗強拆,網上眾人聲援。(網絡截圖)
 

小區業主還介紹,楊教授還撥打熱線電話,抗議當地政府的非法行為,要求儘快恢復供電、供水。13日他報警查清是鎮政府城建科切斷電線和水管,拿走電箱。楊老師在熱線中強調,「電是我買的、水是我買的,為甚麼被掐斷?」

國家人權日當天,楊教授也曾致電要求轉告市長、市委書記,讓他們這天不要給中國政府、給習近平臉上抹黑,要求他們遵守中共當局所簽署的聯合國人權條約,將上千名防暴拆遷人員撤出香堂村。如果他們沒有這樣的政治覺悟,就不配坐在現在位置上。

鎮政府官員:這是上面意思

香堂村的業主向大紀元介紹,地方政府官員多次向民眾表示,這不是他們的意思,這是上面的意思。「這也不是蔡奇敢作主的,肯定是中央下達的命令就是要拆。此前的秦嶺也是如此,因為習近平說要綠水青山,說拆就拆,連一點商量的餘地也沒有。」

對方強調,「你當老百姓都是傻子嗎?心裏都明白,肯定是上面有人給撐腰,他們才敢這麼幹。」

原中央黨校教授也在社交媒體平台為香堂村業主呼籲,發推文披露,「據說有『高人』給習帝看風水做京城規劃,說香堂村房壓了龍脈氣口,於是強拆房。住戶拚死抗爭,特警保安威脅恐嚇,雙方劍拔弩張,嚴重對峙。已有為此向李克強總理進言寫信,有向中央與北京市政府提出緊急建議等。看來事態還在惡化中。中共不是號稱唯物主義無神論嗎?」

她強調,「住戶中許多是70歲以上的老人。北京市天氣預報:未來一周內最低溫度一直在攝氏-8度。這是將住戶逼入絕境,置於死地!這樣的政權何其狠毒!為中共極權暴政做辯護的全都喪盡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