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大選,真可謂是全球人趕考。這是一場正邪的較量,不再有甚麼中間地帶。要麼是眼睜睜知道舞弊卻支持拜登,要麼就是完全站在維護憲法的特朗普總統一邊。這場波雲詭譎的政變,將美國的政壇、司法、媒體、網絡巨頭、教育等各行各業翻了個底兒朝天。以前深藏不露的「紅皮藍心」之流也一一撕掉了自己保守的假面,站到了舞弊的陣營。他們這些虛偽的「紅皮藍心」者,要麼勸說一直都在遵守憲法的特朗普陣營要認輸,說這是在遵守憲法,要麼卻隻字不提讓一直在違憲的拜登團隊馬上認罪伏法。因為有太多的反水和背叛,又花費了太多的時間進行收集證據,整理資料,進行訴訟,進行聽證,有一些證據又不可以隨便拿出來出示給公眾,有些民眾現在就開始沮喪甚至懈怠了。這其實也是左派的一個手段,這讓很多人覺得看不到晴天的感覺,慢慢就懈怠了。但是事實上根本不是如此,特朗普總統從來沒有放棄過,也不會放棄。

我們看到,特朗普總是在法律框架內做事,至今沒有越雷池一步。有很多人跟著著急,覺得極左勢力已經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為甚麼特朗普不來點強制的措施,直接軍管之類的。事實是,特朗普要救更多的美國人,他不想讓美國發生內戰,讓很多人誤以為是因為選擇他而跟不選擇他的開戰,他要讓更多人看清楚他們都經歷了甚麼,這個國家正在經歷甚麼,這個制度和體系到底出了甚麼問題,根源在哪裡。我們平時看到特朗普說話有時口無遮攔,但是其實他非常懂得克制,也非常了解做事的時機。他明白現在還沒到那個時候。等一切司法程序走完,有更多的媒體、自媒體、個人和團體加入講真相的行列,當真相傳播的越來越廣,被喚醒的人越來越多時,如果到最後證明整個司法體系陣亡了,才能說其它。但那時也是有了民意基礎了,更多的人才會清醒的認識到特朗普不是為了自己而戰,是為救這個國家,救這個國家的人民,不誇張的說順便解救了這個世界。

特朗普大撒網:「海妖行動」CIA內鬼現形

11月28日,WVW-TV的主持人布蘭農(Brannon Howse)獨家專訪了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和麥金納尼(General Thomas McInerney)將軍。麥金納尼確認,特朗普總統派遣的美軍三角洲特種部隊突襲了中情局(CIA)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個地下設施,繳獲了存儲大選數據的Dominion服務器。

麥金納尼說,中情局有一項被稱為錘子和「行動計分卡」的技術,原本目的是影響目標國家的選舉,現已被用來針對美國國內。民主黨與CIA聯手,企圖通過修改電子投票機中的投票結果,來左右美國大選。11月30日,一位網絡安全專家表示,美國國土安全部(DHS)在大選前就獲得了投票機器易受黑客襲擊和操縱的警告。

在林伍德律師11月24日轉發的「馬歇爾報告」一文中說,鮑威爾律師口中的「大海怪」是305軍事情報機構,代號kraken。幾乎無人知曉的「海妖」計劃,指的就是美國國防部的網絡戰計劃——聖雷達,通過跟蹤並侵入各種系統,以獲取深層政府的邪惡活動和犯罪證據。因此特朗普總統這次奪取海外服務器的行動也被稱為「海妖」行動。海妖(Kraken)原指北歐神話中,游離於挪威和冰島近海的大海怪,通常用來形容重磅、大招,這裡指鮑威爾手中獲得的實錘證據。因為軍事情報人員通過對這些截獲的安全服務器進行審查所取得的證據,證明中共、伊朗和俄羅斯參與了針對特朗普總統的這次政變圖謀。

這篇文章還披露,中情局(CIA)、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DOJ)中隱藏的內鬼都是名副其實的叛國者——華盛頓沼澤中的老鼠。他們意圖竊取總統之位,並為建立全球秩序接管美國。他們是邪惡的全球主義傀儡,正在大膽地推動政變以摧毀美國,暗示全球將大重整(Great reset),並迎來所謂的「聯合國2030年議程」,這是《21世紀可持續發展議程》的修訂版。他們正步步緊逼,向毫無戒備的美國人施以重拳。

「中共挺誰誰倒楣」的魔咒應驗

最近,「中共挺誰誰倒楣」的魔咒再一次在拜登身上應驗。前一天盛傳特朗普總統認輸要交接的假新聞剛一出,一直躲在背後暗中竊喜的中共國,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迫不及待地致電拜登,正式「祝賀他當選美國總統」。可是與此同時,社交媒體等卻偷偷把拜登的頭銜從「當選總統」改成了「政界人士」,這樣,讓不少先前對特朗普連任尚心存疑慮的支持者們,心裡的石頭終於落地。果不其然,這兩天拜登又開始放大實話了,不但把奧巴馬給賣了,還把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搞的頻頻搖頭。實際就是拜登供出了奧巴馬,他自爆會患病辭職讓位給卡馬拉。

拜登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現在網絡上熱傳的一段影片,恰恰說明了中共是如何滲透的。在這段影片中,中共專家翟東昇吹噓中共是通過甚麼方式對美國高層進行滲透的,如何控制華爾街精英,並且連為甚麼中共不喜歡特朗普而喜歡拜登,說他們壓根搞不定特朗普等等的這麼齷齪事兒一股腦兒搬到了大庭廣眾之下,講的是神采飛揚,唾沫橫飛,而下邊的一併觀眾中了魔咒似的給予鼓勵。翟東昇得意忘形中幫助拜登亮出了底牌,扒掉了它最後一塊遮羞布。

另一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次會議上直接指出,中共對美國50個州的州長都有一個非常詳細的評估,親共、居中還是強硬。他說你們自己不知道的中共都掌握了,而且直接說出了手裡有一份名單,有些人的名字就在上邊。

所以有些美國人就不明白了,很多中國人也不明白,為甚麼拜登們明明就是在將美國推向深淵,拜登們也明明就是要親中共這個魔鬼,為甚麼那些媒體也好,政界人士也好,卻能視而不見呢?

我們看到,維格諾大主教說的大重構,光明會說的世界新秩序,阿南德說世界政治精英正在謀劃的背離自然準則的事,到網上廣傳關於神秘的「Q」的影片,一切好像慢慢被揭開。由於財富聚集在少數人的手裡,慢慢有些有野心的人開始通過掌握教育、媒體、娛樂、政界、商界,各個行業,他們要掌控的是這個世界。這不就是那些人口裡吶喊的全球主義嗎?這件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應該是幾十年了,甚至為了這個計劃,很多政府都勾兌進去了。尤其那些卯足勁兒讓特朗普下台,支持拜登的政要們。這不正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美國現在變成了他們統治全球,全球化的一個絆腳石了嗎?如果特朗普上台,他引領人們回歸對神的信仰,人們有了信仰,魔鬼的畫皮很快就會被揭穿。人們回歸了傳統價值觀,有了神的律法作為丈量一切好壞的標準,那麼這世上就沒那麼多似是而非了,民主黨左派的大法官也沒有辦法再去隨便解釋憲法了。所以他們現在拚命要打垮的不就是特朗普嗎?為了我們自己的將來,我們有甚麼理由不支持特朗普。當一切制度都表明被操控了,相信心有信仰的人們會作出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