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與美國深層政府勾結,通過被滲透的政府官員、高科技公司、情報部門、主流媒體等竭盡全力阻撓特朗普總統揭露大選舞弊,阻撓其連任之際,早已認清中共是禍首的特朗普,在11月3日大選日後針對中共的重擊是一個接著一個。

從制裁中共人大全部14名副委員長和其家人,到制裁中共三合會「14K」有組織犯罪集團領導人、中共人民政協委員尹國駒,再到制裁迫害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所長黃元雄;從限制中國共產黨員及其直系親屬赴美國簽證,到限制脅迫和霸凌反對北京(中共)政策的人士的中共統戰人員簽證;從將另外4家被中共軍隊擁有或控制的中共企業——中芯國際、中國海洋石油、中國建設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列入企業黑名單,到正式終止與中共的5個交流項目;從發佈特朗普總統「關於繼續維持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國家緊急狀態」的聲明,到將中共與伊朗恐怖政權並列,再到打擊間諜活動;從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對中共發出72小時對其展開毀滅性軍事打擊行動,到要求加拿大國防部取消了有中共軍隊人員參加的冬季求生訓練……特朗普重擊一點也不手軟,其就是在明確告訴中共,與中共根本沒有任何妥協的空間,其最終目標就是滅共。

特朗普政府全方位的制裁措施和打擊行動,尤其是針對中共各級官員和其直系親屬的制裁,讓中共高層難以心安。因為身在中共官場的官員,其實早已了解中共的腐敗和邪惡,早已看到了紅船將沉的結局,因此將資產轉移到國外,讓家人移民的不計其數。即使那些無法離開的官員,包括中共高官,為自身的性命和財產計,有多少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有多少心甘情願為其繼續賣命?有多少陽奉陰違,甚至順應歷史大潮,推動中共倒台者?

而這恰恰是一心想保紅色政權的中南海最高層無法掌控,也最為憂慮的。當其環顧四周,難道不會時時在揣測有多少可信者嗎?有多少心懷叵測者嗎?

也是在這樣的心態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在12月11日集體學習時,習近平再次提到「政治安全」,他提出了十點要求,強調中共的領導,並稱「堅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要位置,打造堅不可摧的國家安全幹部隊伍,併力爭把可能帶來重大風險的隱患發現和處置於萌芽狀態」。

在中共的話語體系中,政治安全就是政權安全,政權安全就是黨中央安全,黨中央安全就是核心安全。而這當然不是習近平首次提到政治安全,事實上,從其2016年連任總書記後,就開始強調政治安全。2016年11月21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的《從高級幹部嚴起》一文,稱「黨和國家安全首先是政治安全,政治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黨的執政安全」,文章傳遞的信號就是在處理了周、薄、郭、徐、令等後,天下仍未太平,仍有人在威脅當今最高層的執政安全。

為了解除這樣的威脅,2017年7月,在北京舉行了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其中一個話題就是「政治安全」。在會議後的28日,北京市委常委會召開擴大會議,市委書記蔡奇主持會議,傳達「十九大」專題研討班的講話內容。蔡奇稱,「關乎政治安全的原則性問題上,要敢抓敢管」等。同一天,胡春華也稱,「堅決維護十九大前的政治安全」。

解決了影響十九大的政治安全,高度集權並急速左轉的習近平似乎仍舊沒有感到安全。十九大後,還是反覆強調在重大問題上與中共中央保持一致,反覆強調「四個意識」。2019年香港民眾抗議引發世界譴責,尤其是2020年中共有意散播病毒至全世界後,7月,一個專門負責政治安全問題的警察領導機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悄然成立,組長是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雷東生,主要負責「攸關國家安危」的政治安全,要「打擊各種滲透顛覆破壞活動、暴力恐怖活動、民族分裂活動、宗教極端活動」。

要知道,中共體制內負責安全的至少有國安部、公安部、司法部、政法委,中南海是感覺到有多麼不安全,才要成立這樣一個超越上述所有部門的小組?這只能說明上述部門中的確有著讓習近平感到不安全的人員,而這絕非是朝夕就能解決的。

如今,在特朗普的一系列重拳下,習近平再次強調政治安全,其內心的不安全可想而知。因為在特朗普的重擊下,中共不僅沒有改弦更張,反而繼續對外與美國抗衡,對內壓搾百姓,中共黨內利益受損的個人、利益集團,如江曾集團,對其左轉深感失望的改革派,以及對中共深惡痛絕、希望中國走向民主的志士,也因此都在或明或暗的尋求時機改變現狀。對此,習近平應該是防不勝防,其再提政治安全,或許就是在警告黨內那些意圖發動政變之人。

然而,中南海要明白的是,無論自己做甚麼,都是在螳臂擋車,因為天意就是「中共亡」,而追隨中共的也將隨之而去。

12月13日,特朗普在發出推文「我們剛剛開始戰鬥!!!」後,美國大律師林伍德轉推並寫道:「美國的愛國者們要做好準備。接下來的幾天,事件將迅速展開。聽聽特朗普說的,中共用生物武器攻擊我們國家,中共再次攻擊我們,竊取選舉,中共要我們的土地來種糧食。我們決不能讓他們拿走!祈禱吧!」當特朗普釋放大招,聯合盟友圍剿中共的那一刻到來時,中南海高層所憂慮的政治安全也可能出現難以言表的狀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