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繼11月14日後華府再次舉行愛國者護法大集會遊行。在從紐約到華盛頓DC的出征巴士上,有一群來自法拉盛和長島的華裔基督徒,七旬老人Bob劉先生也在其中。談及為何拼了老命參加護法之戰,他說,「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今天他們偷走你的選票,明天他們搶走你的鈔票,你將一無所有。」

劉先生說,美利堅到了最危難的時刻。他認為現在美國的情況,就像「中國唐太宗的玄武門之難」,他呼籲有識之士站出來,加入歷史洪流,「把你的美國故事留給後來人」。

12月11日,美國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起訴賓夕凡尼亞州等四州選舉舞弊的請求,對特朗普總統翻盤努力給予「象徵性最後一擊」。事情到了這個份上,劉先生估計,轉機就是這幾十天的事,不會拖到1月20日,「高等法院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這是一個很悲哀的局面,它沒有維護《憲法》,那人民只好出來維護《憲法》。」

劉先生認為,八千萬有信仰的護法大軍,在第二修正案的庇護下,將扶起美國《憲法》於即倒。「要知道特朗普至少有八千萬選民的支持,這在美國的意義是不簡單的。首先美國人認為『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是國家的主體。好像中國的陳勝、吳廣揭竿起義,他們還要斬木為兵,美國不需要,他的武器是現成的。」

「這個情況很簡單,就像中國唐太宗的玄武門之難,唐太宗已經做到仁義至盡,他的兄弟就要殺他嘛,所以後來就有了玄武門之亂,就有了後來的貞觀之治。」

「如果特朗普這兩天再不動手的話,那個民氣就散光了,以後的抗爭就艱難很多,但是究竟會怎麼走,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美國人不是韭菜。這當然很不幸,但是歷史要這麼走。」

「今天的主題比11月14日的DC集會更明顯,我看到很大一片的『驕傲男孩』(proud boy)出來了,那些人都是孔武有力、有軍事背景的,另外,民情是激憤的,但是這次沒有上次的人多。現在美國已經是在共產黨統治之下,社交媒體封殺得很厲害。」

「我覺得,美國民主黨左派的套路和共產黨一樣,上台以後它要幹甚麼,它要改憲法,它要鎮壓反革命、侵佔私人財產,這些都是可以預見得到的,要不然它怎麼做它的大交易。所以這兩天我們能夠看到有甚麼變化是好事,如果沒有的話,這個亂是沒有頭的。」

「現在美國(左派)實行了資訊封鎖,但是它畢竟沒有金盾工程,所以還是有很多人看見了。這個道理很簡單,打壓特朗普四年,但是他的票還是源源不斷,現在美國還是沒有辦法封鎖真相,人民有了真相就有了翻盤的可能。」

談到左派所追求的高稅收、高福利社會主義,劉老先生說,社會主義不是出路而是絕路。

「社會主義不給人民自由,所以沒有生產力,而且它毒害人性,所以這條道路走不通,變成動物農莊,裏面的人給他餵飽了就可以,但是他本身沒有創造力。」

「現在全球化的精英紛紛出面談大重置(Great Reset),它的意思說現在的大科技公司可以交很多稅,政府用這個稅養你,但是人活在這個環境上,它就不是人類(是動物莊園),高科技很多方面已經發展到頭,它的重整是絕路。美國的社會主義和中國的社會主義,重點都是一樣。但是我們的重置是回歸傳統。」

劉先生已經70歲高齡,在中國時屬於「老三屆」,45年前移民來美,通過奮鬥擁有了自己的房子、公司,如今安享晚年。他說他們這批當初逃離共產迫害的人,都清楚是怎麼回事。

「我們這批投奔怒海(上個世紀大逃港)的人,100%都是支持特朗普總統的,我們知道拜登上台是怎麼回事。當然我們已經不是中流砥柱了,這是一個大時代,能夠站出來就出來,在這方面,我希望把我們的美國故事傳給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