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2月14日,星期一,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12月12日,美國民眾再次在首都華盛頓DC發起「制止竊選」、「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大型遊行集會活動。各地很多華人也參加集會,維護美國憲法,認為「只有特朗普可以挽救美國!」

在前一天,聯邦最高法院駁回了德州訴訟案,其中,特朗普提名的三名大法官集團阻擊了這一備受期待的訴訟,令外界頗感意外。

朱利安尼律師受訪時表示,最高法院想置身事外,「他們不想給我們一個聽證會的機會,他們不想讓美國人民聽到這些事實。」

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妮(Kayleigh McEnany)在回應最高法院裁決的時候表示:「他們除了躲避之外,別無它法。 他們避開了。 他們避在程序後面,他們拒絕運用自己的權威來執行憲法。」

時事評論員田雲表示,這一結果出乎好多人的意料,尤其是三名特朗普總統任命的大法官投反對票,更令人難以理解。此事凸顯今次選舉紛爭的特殊性——超越黨派、政治、宗教、族群,拷問良知,直擊每個人的心靈最深處。

另一方面,在12日集會當天,特朗普總統連續發推,對前晚最高法院的裁決深表遺憾:推文說「最高法院真的讓我們失望了。 沒有智慧,沒有勇氣!」

特朗普律師團隊對傳媒表示,總統還有其它的選擇,我們還有時間繼續做正確的事情。

特朗普總統更是直言:「我們才剛剛開始戰鬥!!!」

華盛頓集會當天,特朗普總統乘坐的海軍陸戰隊一號直升機盤旋在集會上空,人群爲之沸騰。

此時,前國安顧問弗林將軍正在華盛頓自由廣場參加集會並發表演講。弗林展開手中的一面國旗,似乎在向總統致意。

接著他提到特朗普總統,他說:「他(特朗普)是一個戰士。你們都知道,是因為你們——他為之戰鬥的人民,因為這裡(指華盛頓)沒人為他戰鬥。」弗林說,「這個人本應該是一個打打高爾夫球、管理一下酒店的人,但是他放棄了這一切。看看那些抹黑他的污言穢語,再看看這個人和他的家庭經歷過的磨難。」「但是上帝愛他,令他在過去四年內取得那麼大的成就,不可思議。」

演講中,弗林將軍談到最高法院駁回德薩斯州的訴訟案。他表示,美國處於歷史上最關鍵的時刻,法院不是決定美國總統的場所。

他說:「我要說的是,還有很多途徑,有很多途徑在發揮作用,還有很多活動正在進行。」他說,大家只需做一個深呼吸,因為「我總是告訴大家,法院不能決定下一屆美國總統是誰,是我們人民決定!」

弗林再次強調,現在美國面臨一個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歷史時刻。他說:「我們在戰鬥中,一場精神上的戰鬥,一場我們為了這個國家的心靈的戰鬥,而我們必勝!我們必勝!因為那就是真理。真理必勝!」弗林說到這裡,全場民眾高喊「USA」。

之後,弗林將軍還談到了傳媒,稱美國的傳媒「對這個國家造成了難以想像的傷害」。他特別讚賞真實報道大選新聞而廣受好評的傳媒《大紀元時報》,他說,「大紀元做出了了不起的工作!」「那些(主流)傳媒對這個國家造成了難以想像的傷害。」

德州訴訟遭到最高法院阻擊之後,特朗普團隊除了繼續尋找司法途徑解決大選欺詐事件之外,似乎也在做非常狀態下的應對計劃。

特朗普乘坐海軍陸戰隊一號飛往西點軍校去看欖球比賽,而與其同機前往的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Ratcliffe)發了一條意味深長的帖文,說:「正與特朗普總統一起旅行,去看今天陸軍和海軍的比賽。向美國武裝部隊致敬,這是欖球最大的競賽。」

外界指出:下個星期拉特克里夫即將做出「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評估報告」,將成爲特朗普總統實施戒嚴、軍管、平叛亂的重要依據。

另外,美國大選後,特朗普持續清洗國防部,重新佈局。日前美媒報道,特朗普新任命的代理國防部長可能會在1月宣佈撤回對CIA國際反恐行動的大部份軍事支持。CIA被指控可能參與大選舞弊。

據ABC新聞報道,五角大樓計劃在1月5日之前撤銷對中央情報局(CIA)反恐行動的大部份軍事支持。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在給中央情報局局長吉娜·哈斯佩爾(Gina Haspel)的信中透露了這一決定。

據defenseone報道,五角大樓作出這一決定,是因為經過審查之後認為,在中東衝突裡面支持CIA反恐行動的軍事人員,可以撤出去執行針對俄羅斯和中共的任務。

經過特朗普政府持續努力,中東局勢正在緩解,已有多個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特朗普政府正將注意力更多地轉向中共。

另外,也有猜測認為五角大樓的上述行動,可能與特朗普持續整頓國防部以及與CIA的關係有關,也可能事關特朗普針對外國勢力干預美國選舉的行政令。

退役美國將軍麥金奈尼(Thomas McInerney)多次指控CIA參與了大選舞弊。大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也暗示CIA和FBI捲入大選欺詐。

參加當天集會中,有很多是從外地趕到華盛頓的華人。來自紐約的Tony蔡是一名中醫,他組織了約100人的華人隊伍,從紐約趕來華盛頓DC支持特朗普。

蔡醫生對大紀元說:「我們都深受共產黨體制的迫害,大家都有這種經歷、體會,對美國目前的政治狀況非常擔憂。」

他表示,美國過去的政府「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甚至邪惡的道路上,我們不想看到美國變成明天的委內瑞拉,或者演變成中國現在的那種社會模式。」

2020美國大選發展到今天,已不是過往選舉中,常見的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政見之爭,已變成共產極權意識形態與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之間的決戰。然而最早意識到這一點的多是來自中國、古巴、委內瑞拉等共產極權國家的移民。而且還看到了美國下一步面臨的危險。

僑居美國的著名作家鄭義老先生,曾自發開車發傳單,呼籲美國人站出來,參加12月12日的集會,支持特朗普。

鄭義在大陸時,曾走訪廣西多年,寫下了反映文革時期,發生在中國廣西的吃人狂潮的真實歷史小說《紅色紀念碑》。

鄭義在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從這場大選欺詐中,感到了共產主義正在逼近美國。

他說:「我已經聞到1949年的味道,你們不要以為四年以後重新再來選一次。(其實當年)共產黨欺騙民眾、知識份子說,國民黨腐敗,要換共產黨,一旦換完之後,就別想再掙脫。它(共產黨)有種種辦法收拾你。」「所以不要以為(美國的)『白左』就比『黃左』善良。這一次,他們(美國左派)冒著蹲監獄的風險,這麼猖狂的做票,他們上台之後,他們有的是辦法,絕對不會給共和黨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他們冒著傾家蕩產、冒著生死爭來的這個權力,還容許四年一選就交出來嗎?絕對不可能的。」

特朗普遭到保守派法官的阻擊令外界備感意外。近日,左媒突然阻擊拜登更顯露詭異。

當特朗普律師團隊針對大選舞弊,全面展開司法戰的時候,12月9日,亨特發聲明稱,自己正受到稅務方面的調查事宜。CNN引述消息稱,調查人員正研究多項財務問題,包括亨特和他的同事在外國,有無違反稅務及洗錢法例,主要涉及中國的業務交易。另有消息稱,聯邦調查局(FBI)認為部份交易涉事者可能引起反間諜活動疑慮。

這則舊聞是之前CNN等左媒極力掩蓋的消息,在大選司法戰的敏感時期,被左媒突然釋放出來很是不尋常,引發各種猜疑。

霍士新聞主播卡爾森說,這事不應該由拜登團隊發出消息,「我們非常肯定喬·拜登不想發出這個聲明。那為什麼是他呢?誰想發這個消息?他發出來是因為他是被迫的。被誰(迫)?」

卡爾森和很多人一樣,認為主流媒體以及司法部的統一行動,很明顯是因為大選已經過去,現在這個消息不再像大選之前,那樣對民主黨有致命的影響。

左派陣營認為,現在需要「大選沒有舞弊發生」的環境;他們現在要做的是:轉移視線,而「亨特被調查」就起了這個作用。

但是,另有分析認為,「深層政府」認為大選基本大勢已定,拜登的使命該結束了,開始急著鋪墊將賀錦麗取代拜登之路。

時政評論員章天亮教授說:「亨特的事情直接和他爸爸有關,他爸爸直接就是利益相關者、是總統候選人,如果亨特·拜登真的與中共之間有勾結的話,喬·拜登當選總統的話直接涉及美國國家安全問題。」

那麼,現在誰是不受這個消息影響的人呢?人們推測,這個背後推拜登的人不是其他人,就是拜登後面的即賀錦麗一幫人。

美國保守派活動人士柯克(Charlie Kirk)說:「有人想取代拜登,進入下一個故事,即賀錦麗和她在Google的資助人開始統治美國的故事。」

柯克發推文說,「賀錦麗和她的激進團隊可能是針對拜登的這些新泄密事件的幕後推手。他們利用完了拜登,現在要把他移除。」

有指說,之前,拜登和賀錦麗接受CNN採訪時,透露出,如果與賀錦麗發生不能解決的爭執,拜登自己就以患病辭職,讓位給賀錦麗。分析指,這或許是「深層政府」的真實計劃。

而旅美政治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則認為,近期民主黨內部很亂,分裂嚴重,傳聞拜登有退出的意思,左媒拋出他兒子的醜聞,可能是一種警告。

何清漣發推文分析說,民主黨最近內部分裂明顯化:色情間諜方芳一案,佩洛西小團伙損失不少;拜登最近發展出病毒一說,似乎表示出退意。(現在)民主黨要做的是阻止他在1月20日以前退出,左媒一齊重擊(拜登)痛楚,釋放出一個信息:保不保你,全看表現。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拜登動機。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