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眾再聚集華盛頓  呼喚正義力量

為抗議大選舞弊,數十萬美國民眾12日從各地聚集到華盛頓,在國家廣場、最高法院等多個地點同時舉行集會和遊行,向神祈禱,堅信特朗普必勝。與此同時,多個搖擺州也同步舉行集會抗議活動。

在當天的上午,華盛頓DC大街上一位參加者托尼表示,他不需要法律專業知識也能看出來,憲法被侵犯了。

他還表示:「我們從內而外地被滲透了,我們的國家已經被接管了。」人們需要清醒地認識到,美國人已經處在戰爭當中了,只不過是另類的戰爭而已。

托尼繼續說,如果人們再不覺醒的話,不僅美國人將失去自由,全世界都將失去自由,台灣和香港對中共就沒有任何勝算的機會了。

他最後表示,現在不再等特朗普總統做甚麼了,「他已經給人民指出了道路。現在是人民站出來說『不』的時候了。那正是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過去做過的事情,不幸的是,我們需要再做一次。」

一位參與「耶利哥遊行」的女士表示,參加活動是想為美國祈禱,「繞著腐敗的耶利哥城牆行走,城牆倒塌,腐敗終結,因為Jesus is King(耶穌是王)」。

她還表示,知道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並且為港人祈禱。她稱讚香港人很棒,希望美國人也能夠擁有港人所展現出的巨大勇氣。

另外,在當天現場演講期間,特朗普總統乘坐海軍陸戰隊的直升機從上空飛過,人群沸騰了。

下午,特朗普趕到紐約上州的西點軍校,觀看一場海軍與陸軍軍校學員的美式足球比賽。總統又受到了年輕戰士們山呼海嘯般的掌聲和歡呼聲的迎接。人們一邊鼓掌一邊高呼USA,場面非常轟動。有網友表示,這是他看過的對一個美國三軍統帥的最熱烈的歡迎。
 
另外,12日,特朗普總統二兒子埃里克(Eric Trump)的妻子拉拉(Lara Trump)接受Newsmax電視台採訪時說:「他(特朗普總統)是為美國歷史上現在這個時刻而生的。」
 
拉拉表示,在當下的這種艱難時刻,任何其他人可能都會放棄、會讓步了,但是,「特朗普總統不會!他會戰鬥到最後一刻,他是美國歷史在這一時刻我們需要的人。」

特朗普發推:戰鬥才剛剛開始!

12月11日下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7:2的投票結果,駁回了四個關鍵州在大選中違憲的案件,認為德州缺乏能夠起訴的憲法地位。
  
特朗普總統12日早上連發多條推文,對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訴訟案表示「大失所望」。其中一條推文全部由大寫字母推出,他說:「我們才剛剛開始戰鬥!!!」
 
特朗普還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可恥的司法不公。美國人民被欺騙了,我們的國家蒙受恥辱。我們甚至連上法庭的機會都沒有!」
  
11日當晚,特朗普律師團隊負責人朱利亞尼接受Newsmax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最高法院駁回了關於德州的訴訟,是基於法律地位,而非實際的案情。他們將繼續奮戰。「我們還沒有結束,相信我」, 「總統正在考量其它的選擇。」
  
朱利亞尼12日也表示,特朗普團隊將在這四個州以及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分別提起訴訟,有的已經提起訴訟。這些訴訟將納入德州提出申訴中的指控內容。
 
朱利亞尼說,「我們會立刻、無縫地進入B計劃,即現在每個州提起訴訟。」,「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他們是在最高院提出訴訟的另一個版本。」

德州共和黨籲成立守憲聯盟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1日,德州共和黨發佈緊急聲明,譴責美國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起訴四個搖擺州在大選中違憲的訴狀。聲明說,最高法院的裁定表明,美國的州可以有違憲和違反自己州選舉法的行動,這對其它的遵守法律的州造成了破壞性影響。

聲明表示,高院這項決定開了一個美國的州可以在違反美國憲法的情況下不被追究責任的先例。呼籲所有遵守憲法的州聯合起來,組成守憲聯盟,共同對抗選舉舞弊。
 
聲明還強調,即使其它的州做不到,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將永遠維護憲法和法治。
 
另外,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對新唐人電視台分析指出,接下來還有兩大實招可以翻轉選舉結果。
 
吳嘉隆表示,第一件事是參議院在9月下旬時曾對拜登父子的腐敗案進行調查,拜登父子有私下勾結政商、通敵、進行利益輸送的醜聞。如果罪證確定,拜登會因為沒有資格參選總統而被直接取消總統候選人的身份。
 
他表示,另一件事則是根據中共介入美國大選的事實,啓動緊急狀態與《戒嚴法》,將通敵賣國份子逮捕送上軍事法庭。這個部份也不用涉及選舉舞弊。

美媒:竊取美國選舉 「大重構」計劃的第一階段

2020年是美國歷史上最風雲變幻的一年,最令人歎為觀止的則是11月的選舉欺詐。美媒分析,在中共病毒的掩護下,全球左派精英正啟動「大重構」(The Great Reset)計劃,竊取美國大選是第一階段。
 
據美國獨立新聞網「WND」(World Net Daily)11日報道,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掩護下,全球精英們,包括在美國的精英們,都在積極地參與開創一個「全新的世界體系」,他們稱之為「大重構」。
 
這也是美國著名月刊《告密者》(Whistleblower)雜誌最新一期的主題,「大重構:美國和全球精英如何利用中共病毒使世界社會主義化」。
 
報道指出,「大重構」計劃的第一個階段,也是最關鍵的階段,就是通過對美國選舉制度本身的誠信進行多方面的攻擊,配合大媒體和大科技公司的統一宣傳,不惜一切代價使拜登贏得2020年的總統選舉。
 
拜登完全參與了「大重構」。拜登競選團隊選擇了「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這句看似無害的話語作為官方競選口號,而這句話恰好也是「大重構」的發起人和主要倡導者、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施瓦布(Klaus Schwab)提出的口號。
 
施瓦布堅持認為,整個世界必須聯合行動,迅速改造社會和經濟的各個方面,正如他所解釋的那樣,「我們需要對資本主義進行『大重構』」。換句話說,就是推行社會主義。
 
「每個國家」,施瓦布堅持認為,「從美國到中國,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和天然氣到高科技,每個行業都必須轉型」。
  
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Prince Charles)是「大重構」的主要倡導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戈皮納特(Gina Gopinath)、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以及包括微軟在內的許多大公司的負責人也是重要支持者。美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更是全力支持。
 
不幸的是,正如《告密者》揭示的那樣,世界精英們並不真正希望人人平等。從歷史上看,從前蘇聯獨裁者史太林(Joseph Stalin)到毛澤東,再到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領導人從來沒有真正關心過人人平等。那只是吸引群眾的甜言蜜語。他們想要的,首先是權力,他們要為自己爭取財富和特權,他們要榮譽、要報復敵人,以及想要搞個人崇拜。
 
《告密者》的編輯庫佩利安(David Kupelian)寫道,他們想成為「神」。伊甸園中最初的誘惑是:「你們要像神一樣」。但當人類試圖成為神的時候,他們就變成了魔鬼。而這些未來的統治者所計劃的議程既瘋狂又邪惡。
 
「美國人進行的偉大戰爭不是左派對右派、民主黨與共和黨或者特朗普支持者與拜登支持者的戰爭」,庫佩利安說,「相反,它是善與惡之間的一種戰爭。和往常一樣,它的特點是邪惡偽裝成高貴和善良,同時指責真正的善良和體面為不道德和邪惡。『大重構』就是一個經典案例。」

誰是操控政變的黑勢力?

有觀點認為,特朗普上任後的種種行動,如跟中國的貿易戰,就破壞了這個「大重構」計劃,所以全球左派精英設法想要把特朗普弄下台。10日上午,特朗普在一個小時內接連發出九條推文,首次公開譴責此次大選舞弊為「政變」。
 
對於誰是操控政變的黑勢力?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11月曾表示,律師朱利亞尼反覆提到的「全球主義者」就是這股黑勢力,還指出「全球主義者」的本質與中共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概念。
 
他說:「(美國)這種跨界聯合的政經巨鱷混合體,在紅色極權的中國大陸是最多見、也是運行最成熟的,因為這種混合體模式的背後,一定是以極權控制為核心基礎,所以如果我們把這些極力鼓吹全球化,大談這就是未來世界的必然發展趨勢等等言論,我們把它濃縮歸納起來,實際上用一個大家非常熟悉的詞就可以概括了,這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
 
唐靖遠認為,拜登等左派在意識形態上與共產主義中共一點不抵觸,拜登所代表的金融、科技大公司等利益集團把中共視為盟友,也不關心美國的利益和安全,渴望在未來全球一體化的所謂世界新秩序中,攫取權力和財富。
 
他說:「我們看到西方,尤其是美國的一些左派寡頭、大佬組成的利益集團,在終極目標上,和中共的『紅旗插遍世界』 或者說『人類命運共同體』發生了幾乎是完美的對接,這就是為什麼特朗普一再說,『拜登就是社會主義的木馬』。朱利亞尼們也一再說外國勢力,尤其是中共勢力,有參與、干涉了美國的大選,原因就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