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近日一篇文章指出,中共近年積極宣傳中共模式,除了提供援助,還替第三世界國家政黨安排訓練課程進行洗腦。但學者分析,中共模式不會得到很大認同,因為中央集權代價相當大。

儘管中國仍有六億人口人均收入不及1,000元,仍有大量貧困人口吃飯,看病成問題,中共日前仍宣稱「全面脫貧」,「832個『貧困縣』摘帽」,甚至搞了一場「擺脫貧困與政黨的責任」國際理論研討會宣示「成就」。

10月12日舉辦的這場研討會上,中共向三十多個駐華代表和一百多個國家的外賓分享「扶貧經驗」,其中主要是來自第三世界的國家,包括納米比亞、津巴布韋、中非、馬拉維、蘇裏南、摩爾多瓦、盧旺達、加蓬、古巴等。

10月13日,中聯部還組織與會的近30位駐華使節到訪寧德市,考察了被稱為「中國扶貧第一村」的福鼎市磻溪鎮赤溪村,舉行了「寧德故事」分享會。

在該個扶貧論壇上,這些國家的代表對中共的做法十分「買賬」,肯雅執政黨秘書長杜朱稱他的政黨應「傚法中共」。盧旺達駐華大使宣佈,要向中共學習如何取得這些「成功」。加蓬民主黨總書記本根扎稱,中共的經驗值得他們「學習借鑑」。納米比亞駐華大使伊萊亞‧凱亞莫宣稱,要向中共取經。

《經濟學人》文章指出,不論是「戰疫」,或是脫貧,中共不斷「報捷」,向外國大肆宣傳炫耀中共模式的所謂「成功」。中共控制的中聯部則負責把中共模式送出去,其中包括替外國政黨安排訓練課程,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近月以來,津巴布韋、安哥拉、剛果、加納、巴拿馬、委內瑞拉等執政黨官員都上過有關課程。

中聯部部長宋濤11月與36個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國家的政黨領袖進行線上簡報會,他宣稱,中共在發展上的成就,證明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有多睿智。

據中共喉舌新華社11月10日電,中共中聯部部長宋濤出席中共和津巴布韋執政黨津民盟-愛國陣線舉行的「高級幹部網絡研討班」開班式,重點宣傳中共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就「疫情防控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和黨建工作」。

至於民主國家,例如加納、肯雅和南非,中聯部則贊助其執政黨黨員赴中國研習建黨與治理。

替「國際研究季刊」撰文的學者Christine Hackenesch和Julia Bader發現,在2012年到2017年之間,黨對黨的高層會議增加了50%,每年超過230場。

2019年10月8日~18日,中聯部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第二期「走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中國經驗與非洲發展」非洲國家政黨幹部專題研修班。(中聯部官網)
2019年10月8日~18日,中聯部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第二期「走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中國經驗與非洲發展」非洲國家政黨幹部專題研修班。(中聯部官網)

中聯部號稱已與超過160國、逾600個政治組織建立聯繫。捷克智囊「解析中國」(Sinopsis)專家Martin Hala將中共的行為喻為組織「新第三國際」。而習近平早在2017年就曾宣稱,中共的發展模式為其它國家提供「新選項」。

目前並不清楚這些外國政黨成員在中共的訓練課程中有甚麼收穫,這些課程可能只是職涯發展的一種手段,或為了拍馬屁而向習近平致敬的一種方式,畢竟中共在許多發展中國家都是很可觀的放貸和投資來源。

而針對中共宣稱的成功「控制疫情」並為之造勢。政治學者吳強接受香港《蘋果日報》採訪時表示,中共在「控制疫情」後,輸出中國模式的外交工程大舉出動,除了捐款給世衛外,又通過「口罩外交」塑造大國形象,並承諾會優先供應疫苗予友邦。

不過,吳強指傳播中央集權的中國模式,很難在疫情中見到廣泛並持久應用,因為中央集權的方式代價十分之大,動不動就封城,而在疫苗即將能在公眾廣泛應用時,中國模式也會退下。

而對於中共宣傳的所謂「全面脫貧」,早被學者打臉。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接受美國之音採時表示,官方媒體的宣傳使許多中國人或外國人對相關的問題產生了錯誤的認識,因為如果按照聯合國或世界銀行每天收入兩美元來衡量,中國也要有好幾億貧困人口,如果以美國的標準來衡量那就更多。

胡星斗說,中國的脫貧水準跟美國的貧困標準無法相比;有人說美國還有四千多萬貧困人口,那些說這種話的人大概很多不知道那是美國的標準,美國的貧困標準比中國的高二十多倍,不是高二倍,而是二十多倍。

而今年5月,總理李克強在中共兩會上的回答記者問題時明確稱,中國有六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而各級政府為了達到官方要求的2020年「徹底脫貧」,避免被問責,紛紛演戲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