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視為10月驚奇的拜登「電腦門」在10月14日由《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曝光時,美國左派媒體一直消音、均不報道。蹊蹺的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一個多月之後,左媒近日突然變臉,紛紛開始報道亨特·拜登家族因財務等問題,已被FBI與DOJ調查一年多。特朗普總統質疑為何大選前左媒均不報道?

外界質疑其中肯定有內情。一些分析認為,自認穩坐總統寶座的拜登,處境或不妙!

FBI和DOJ調查亨特

網上一段GTV 12月11日晚7時38分的影片中,共和黨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在議會中發言說:「我想提醒大家,約翰遜參議員與我是如何在2020年的這幾個月中遭到攻擊的;因為我們一直在進行一些調查。」

「一年多來,詹森參議員與我調查了拜登家族金融公司的業務往來。我們發現他們在全球、包括中國,從事潛在的非法金融交易。」格拉斯利強調:「這造成了情報安全隱患。我們展示了我們的工作,並且公開了我們的發現。但是(所謂的)自由派媒體與民主黨選擇對我們的工作不予理會,甚至錯誤的聲稱我們的調查是俄羅斯的虛假信息。」

格拉斯利說:「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護另一黨的領導人(拜登)。那些曾經鄙視我們調查的『自由派機構』現在卻報道說拜登在中國的金融交易造成了情報安全隱患。」

有知情人士向美聯社透露,這項稅務調查至少有部份與亨特在中國的商業交易有關。並表示,事實上有關部門自2018年已開啟這項調查,但司法部反對在大選前公開調查行動,所以直到最近調查人員才開始接觸亨特·拜登。

特朗普:為何大選前不說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12月10日晚發推說:「為甚麼假新聞媒體、FBI和DOJ沒有在大選前報道拜登事件?」

此前12月9日,亨特·拜登發聲明說:「昨天,我首次得知,特拉華州美國檢察官辦公室也在昨天告知我的法律顧問,他們正在調查我的稅務事宜。」亨特在聲明中稱,相信經由專業客觀地審查,會證明他合法且妥當地處理他的稅務問題。

格拉斯利說,「你可以理解為甚麼我認為這太離譜了。(之前)那些第四權力機構竟然選擇忽略事實,就因為那是共和黨人發現的(現在卻大肆報道亨特被調查)。」他強調:「監督工作是嚴肅的事情。事實不應該需要傳票與亨特·拜登本人的確認,才能得到其他媒體的關注。」

拜登發聲明稱,對其子深感驕傲,稱亨特·拜登經歷艱難的挑戰,包括近幾個月來的惡意人身攻擊,這只會讓他更強大。

12月11日晚特朗普總統2次發推說:「現在,這個拜登政府將在未來數年內成為醜聞纏身的爛攤子。對於美國最高法院來說,更容易的事是遵循憲法、做每個人都知道必須要做的事情。」「我預言了拜登腐敗。」

拜登家族受賄腐敗早有所聞

另一段GTV12月12日5時22分的影片報道中說:「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與約翰遜的報告令人震驚。根據報告,亨特在中國投資中,他從中國國有企業收取數百萬美金,從俄羅斯統治小圈子、莫斯科市長夫人那裏拿了350萬美金;拜登一家人還從中共那裏得到大肆揮霍購物的資金。」

「試想如果換作是特朗普的孩子無論是Don.jr.、Ivanka、Aaron Trump、Barron Trump、Tiffany Trump,事情可能都會炸鍋。但事情還遠不止於此,喬·拜登似乎不僅對一切都知情,而且還允許其子出賣其副總統的特權,他們全家都從中獲取豐厚的利益。」據報道,而實際上,上述事情從2013、2014、2015就開始了。

受訪者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說:「實際這就是開始調查他們的原因。對於拜登家族的受賄史其實早就有聞,從喬·拜登還是一個參議員的時候就開始了。」「亨特號稱他一分錢都沒拿,但根據我們的報告是500萬」,「喬·拜登對此完全知情。」

超出稅務問題 拜登弟弟詹姆斯亦受調查

此外,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 12月12日報道,據直接了解調查情況的人士透露,除特拉華州外,紐約南區檢方負責打擊證券欺詐的團隊,亦在審查亨特的財務狀況。知情人士表示,截至2019年年初,特拉華州與華盛頓特區的調查人員,還調查了亨特在外國的商業活動中是否違反稅收和洗錢法。

賓夕凡尼亞州西區調查人員還對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參與的一家醫院業務進行刑事調查。聯邦調查局(FBI)官員已詢問詹姆斯在該企業的角色,相關調查仍在進行中。據報道,其涉入的美國醫療保健公司已破產。

另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稱,兩名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8年已開始調查亨特是否違反稅收和洗錢法。比2019年2月14日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上任美國司法部長的時間還要早。

此外,《華爾街日報》12月11日報道,知情人士透露,巴爾早在2020年春季已知道上述兩項調查,但向國會共和黨人隱瞞有關調查的信息。FBI在2020年早些時候曾突擊搜查兩家由美國醫療保健公司Americore Health營運的醫院,詹姆斯牽涉其中。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特朗普總統等人曾多次敦促巴爾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調查亨特,特朗普向巴爾表示「這是嚴重的腐敗,必須在選舉前公佈於眾」。

左媒故意不報道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主流媒體」對10月在《紐約郵報》被公開的亨特「電腦門」事件,及其涉及喬·拜登與中國、烏克蘭為主的海外業務,曾經紛紛三緘其口,甚至予以封殺。多家「主流媒體」甚至為拜登家族醜聞的報道貼上「毫無根據的陰謀論」、「抹黑運動」和「俄羅斯的虛假信息」等標籤。

《聯邦主義者》網站媒體評論家海明威(Mollie Hemingway)12月10日在霍士新聞「Ingraham Angle」節目上說:「沒有人像大媒體和大型科技公司那樣干預2020年大選,你可以看他們對拜登的事件是如何(反應和處理的)。」

此前,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執行編輯塞繆爾(Terence Samuel)聲稱亨特的「電腦門」事件是造假,他說:「我們不想在不真實的故事上浪費我們的時間,我們也不想在純粹是讓人分心的故事上,浪費聽眾和讀者的時間。」

推特(Twitter)和面書(Facebook)也紛紛採取各種行動,阻止亨特的醜聞在網上擴散。亨特前商業夥伴鮑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10月22日就「電腦門」召開現場發佈會公開作證,消息被YouTube等許多社交媒體網站封堵、貼黃標籤甚至封殺。

參議員約翰遜表示,所謂主流媒體對選舉的影響和干預已經遠遠大於「任何俄羅斯干預」。他說:「一項麥克拉奇(McClatchy)民調顯示,36%的拜登選民因為(新聞)審查和打壓,從沒聽說亨特·拜登(醜聞)的事。其中13%的人說,如果知道就不可能投票給拜登。」

拜登危險?左媒為何統一行動報道「亨特被調查」?

蹊蹺的是,近日「亨特·拜登正在接受調查」一事突然被解禁!此前卻像已有如海嘯般巨量證據的大選舞弊欺詐,但主流媒體至今不報道仍掩蓋。

大紀元12月11日分析,該舊聞是由拜登團隊發出來的!輿論紛紛發出各種質疑!因為該消息10月被曝光後,所謂的主流媒體均裝聾作啞完全禁聲,還稱之為「陰謀論」、「抹黑論」、「無法證實論」等,為啥現在亨特被調查可以報道了?

僅僅一個半月之後,這些主流媒體反過來又搧拜登的耳光,稱:拜登一直沒說實話;CNN還稱,司法部的調查是對拜登的「挑戰」。

眾院多數黨領袖麥卡錫在推文中說:「大科技公司和媒體聯手掩蓋了拜登家族腐敗的故事。直到現在,大選後,他們才報道關於亨特·拜登的聯邦調查。是甚麼讓他們花了這麼長時間?」

霍士一主持人塔克·卡爾森說,這事不應該由拜登團隊發出消息,「我們非常肯定喬·拜登不想發出這個聲明。那為甚麼是他呢?誰想發這個消息?他發出來是因為他被迫的。被誰?」

報道分析,卡爾森與很多人一樣,認為主流媒體以及司法部的統一行動,很明顯的是因為大選已經過去,現在這個消息不再像大選之前那樣對民主黨有致命影響他們現在的話語是:「大選沒有舞弊發生」;他們現在要做的是:轉移視線,而「亨特被調查」就起了這個作用。

時政評論人士章天亮教授說,「如果亨特·拜登真的與中共之間有勾結,喬·拜登當選總統的話直接涉及美國國家安全問題。」

卡爾森說:「有人想取代拜登,進入下一個故事,即哈里斯(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她在谷歌的資助人統治美國的故事。」

美國保守派活動人士查理·柯克(Charlie Kirk)發推說,「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她的激進團隊可能是針對拜登的這些新洩密事件的幕後推手。他們利用喬,現在他們要把他移除。」

媒體RedState說:「媒體也認為現在報道這個事情安全了,他們不在乎拜登是否能挺住,他們認為如果那樣還有哈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