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當天,多個人權團體呼籲美國國會儘快通過法案,將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兩名專家指,中共從來就是一個「犯罪集團」,它建政以來迫害死了數千萬中國人,如果美國把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意義重大。

人權組織籲美國儘快將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

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十幾個人權團體在美國國會前集會。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副主席弗蘭克‧蓋夫尼(Frank Gaffney)在集會上說,中共是人類最大的危險和威脅。現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將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

密蘇里州共和黨前主席、密蘇里州選舉委員會前主席埃德‧馬丁(Ed Maritin)呼籲,世界各國「不能和共產黨作交易,不能和魔鬼作交易」。

另外,多個人權代表也在集會上呼籲美國儘快通過該決議,早日解體中共。

這項活動之前,美國國會議員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10月1日提出將中共確定為「跨國犯罪集團」法案,並要求美國對中共實施制裁。

馮崇義:中共是最大、最凶殘的反對人權的敵人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美國提出將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法案,人權團體在世界人權日呼籲美國國會通過該議案,「這是一個很好的事件、節點,因為世界人權宣言在72年前的當天發表」。

「世界人權宣言發表以來,最大的最凶殘的反對人權的敵人就是中共政權。」馮教授強調。

馮崇義:中共犯下了滔天大罪

馮教授表示,中共政權統治大陸70年以來,犯下了滔天大罪,特別是在打壓人權方面,它一開始成立的時候就把中國幾千年文明載體鄉紳階層劃分成幾種成分:地主、富農,給滅掉了;特別是城市裡的精英,也被劃分成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然後也被滅掉了。

「共產黨這個土匪掌握國家政權,從那以後就不斷地損害中國民眾的精英力量,健康力量,國民政府,無辜民眾,使7千萬~8千萬民眾死於無辜、死於飢餓、死於政治迫害。」

馮教授說,從1999年開始,法輪功群體成為中共人權迫害最嚴重的群體,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揭露出來,「這是慘不忍睹的罪孽」。

馮崇義:中共就是犯罪集團

馮教授指,把中共政權指定為犯罪集團這很合適,因為它本身就是犯罪集團,從它立國到現在一直就是。西方政權以前為了做生意,為了短期利益,對中共這個政權的邪惡本質是睜隻眼閉隻眼,「這是跟魔鬼打交道」。

「現在西方民主國家開始覺悟,這是非常重要的思想上的飛躍,把中國人和中共政權徹底地區分開來:跟中國人往來,照應中國人的利益,保護中國人的人權;同時必須和中共政權決裂,認識它本來面目,正確定位它,而不是故意地對中共侵犯人權、剝奪人權熟視無睹,裝聾作啞。這是一個重要的思想轉變,新的發展。」馮教授說。

劉因全:把中共定為犯罪組織 意義重大

原山東濰坊學院歷史系副教授、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確實是一個犯罪組織,它對中國人民犯下滔天大罪,它殺死了幾千萬中國人,凡是不被中共控制的組織,中共都會打擊。「不管是信仰團體、還是政治組織、維權團體,任何組織,包括沒有反對中共的組織,只要中共認為對它有影響,或者將來有可能有影響,他們都會打擊,而且打擊非常殘酷。」

劉因全教授說:「如果美國將中共定為犯罪組織的話,意義非常重大,因為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有很大實力,完全可以限制中共、打擊中共。如果美國不打擊中共,總有一天中共會超過美國、搞垮美國。所以美國政要和精英已經認識到了中共的威脅,開始覺醒。

「如果中共被定為跨國犯罪組織,可以進一步喚醒美國民眾,也能夠讓整個世界進步力量認清中共本質,這是非常有好處的,意義非常重大的。」

如果美國通過這個立法的話,劉教授表示,對中國國內百姓是有鼓舞的作用,對中共政府起到警示的作用。

他說:「因為中國國內老百姓對中共非常痛恨,但是他們又沒有辦法,中共用高壓統治、暴力等各種手段,中國老百姓可以說是看不到希望。中共被定為跨國犯罪組織,中國老百姓就會有希望、有盼頭。鼓舞中國百姓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對中共政府起到警示的作用,它們也會收斂一些,否則它們會遭到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力量的打擊。這樣也有鼓舞世界人心的作用,美國這樣做了,世界其它國家有可能會跟進。這樣全世界愛好民主的陣營形成統一戰線對付中共。」

專家:特朗普連任 中共日子不好過

另外,馮崇義教授和劉因全教授都認為,如果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能連任,不僅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全球,而對中共專制政權而言卻是災難。

馮教授說,特朗普政府下定決心,把中共政權定位為敵對關係,而拜登(Joe Biden)的外交團隊再三重複中共是競爭者而不是敵人,這是很荒誕的。實踐已經證明,中共禍國殃民,而美國去過幾十年一直跟中共交好,無原則地跟中共做生意,這是對全世界對中國人非常不利的政策。

「現在美國已經和中共打貿易戰,在其它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都開闢了非常好的勢頭,如果拜登上台是很讓人憂慮的。」馮教授說。

劉教授指,特朗普總統是反共的,這四年來對打擊中共起了很重要作用。而拜登團隊是不反共的,拜登根本不把共產黨當成敵人,他上台以後肯定會與中共繼續勾結。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掀起反對共產黨的熱潮,通過各種活動讓人民認識到共產黨的危害,這對特朗普團隊是有幫助的,這樣美國的民意更進一步支持特朗普。」劉教授說。

劉教授指,如果拜登上台,美國會進入倒退期,共產黨的魔掌會進一步滲透美國、全世界,對全世界民主陣營是一個災難。如果特朗普上台,共產黨在將來的四年裡日子會非常難過,甚至垮台。所以特朗普與拜登決戰,這是人類正義和邪惡力量的大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