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法律顧問、總統學者約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表示,在收到四個被告州的辯護狀和反對意見後,美國最高法院下一步將審查,是否以「初審法院」的身份接收該案件。目前最高法院已經受到總統、副總統、國會議員以及18個州的壓力,要求審理此案。

周四(12月10日),伊斯特曼在接受「新聞極限」電視台(Newsmax)採訪時說,最高法院要邁出這一步的壓力越來越大。

「我懷疑最高法院會(12月11日)召開會議,決定是否批准德薩斯州提出原始訴訟的動議。」他說,「然後,他們會面對特朗普總統加入訴訟的動議之類的問題。」

「如果他們批准了德薩斯的動議,他們會制定一個簡報時間表。他們甚至可能任命一名特別主事官來調查一些潛在的欺詐指控。」

伊斯特曼表示,最高法院在德州訴賓夕凡尼亞州案(Texas v. Pennsylvania)中,擁有對這些州之間爭議的原始管轄權,並將承擔「初審法院」這樣的特殊角色。

他說,「這不是他們尋常扮演的角色。通常情況下,他們最後會任命一名承審法官作為特別主事官,來梳理證據問題。」

伊斯特曼還說,最高法院受理此案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現在有18個州,有美國總統親自出馬,還有新聞界行使任何自由裁量權來關注它(案件),這些都非常有力。」

此外,106名共和黨國會眾議員也請求最高法院批准他們提交的法庭之友陳述,以支持德州訴訟。

伊斯特曼補充說,民主黨人和拜登競選團隊應該歡迎法律審查,使選舉和下一任總統合法化。

「我認為雙方都應該希望解決這個問題。」他說,「全國有一半的人認為這次選舉被偷竊了,根據(民調機構)『拉斯穆森』的數據,包括30%的民主黨人(也這麼認為)。如果這是真的,為甚麼拜登陣營會不想讓法院真正調查數據和違反州法律的行為?」

「他們為甚麼不想把這件事弄清楚?如果他們真的在公平審查後贏得了選舉,他可以以一個更合法的總統身份出現。」

伊斯特曼指出,案件最主要的法律問題是各州違反或忽視自己的州選舉法。

他說,「根據聯邦憲法,各州立法機構(對選舉)擁有唯一的權力。州選舉官員的那些行為顯然是違憲的。」

伊斯特曼還表示,民主黨領導的各州也會站出來反對德州訴訟,但這只能促使最高法院最終受理案件。

他總結道,「這會向最高法院強調這個案件有多麼重要,以及以一種全國認可的公平裁決方式來解決它是多麼重要和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