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五八零年,北周宣帝宇文贇暴病身亡,從發病到死去僅僅一天的時間,在位的皇帝宇文闡此時只有八歲,於是宇文贇的寵臣決定邀請隨國公楊堅入宮,並假傳詔書令楊堅總督內外兵馬。而此時還有北周武帝宇文邕的五個兄弟在外掌權領兵,楊堅又是如何解決他們的呢?

楊堅擔任顧命大臣的時候,地位並不穩固,因為宇文邕還有五個兄弟在外領兵。同時,有些地方諸侯也準備發動叛亂。楊堅於是密不發喪。

當時北周已定下和突厥和親,把宇文邕的弟弟趙王宇文招的女兒千金公主,嫁給突厥的大可汗沙缽略。楊堅於是假傳詔書,稱千金公主將要遠嫁突厥,召宇文家族所有的王進京送行。他這個策略相當成功,公元580年五月十一日,宇文贇發病暴死,同年六月,五個王就全部離開了自己的封地和軍隊,來到了都城。

隨後,楊堅於六月六日頒布命令,全面恢復佛教和道教。楊堅出生時,撫養過他的那個尼姑曾經預言,佛教會遇到法難,而楊堅會把佛教重新興盛起來,所以楊堅一直非常尊崇佛教。

◎楊堅佈陣 清除障礙

楊堅自封為左大丞相,總領百官。當朝皇帝宇文闡的叔叔漢王宇文贊被封為右大丞相,但這個右大丞相是一個虛銜,其實甚麼都不管,雖然他甚麼都不管,可還是有點礙眼,因為他整天在皇帝身邊,所以對楊堅篡位形成了障礙。

楊堅跟大將軍劉昉商量後,劉昉就買了很多美貌的歌女、舞女送給宇文贊,然後跟他說,漢王啊,您看您是先帝的親弟弟,皇帝這麼小肯定管理不了國家,所以禪位給您只是遲早的事情,可現在要給皇帝辦喪事,好像大家也沒有心思來討論這個事。過些天,等形勢基本穩定之後,我們就討論換皇帝的問題。您先回家等著,到時候您就直接來繼位就行了。宇文贊當時不到20歲,也沒甚麼見識,可能這人智商很低,也沒讀過甚麼史書,他還真信了,真就回家了,就這樣把朝中大權一手交給了楊堅。

楊堅要想成功篡位,還必須得到百官的支持。楊堅聯繫了一個叫盧賁的禁衛軍軍官。楊堅上朝的時候問百官說,現在你們是想跟著宇文家族走,還是想跟我走呢?當時百官都低頭不說話,然後盧賁就率領禁衛軍過來了,百官一看嚇壞了,於是就跟著楊堅到了旁邊的宮殿裏。楊堅通過這樣一種威逼的方式,得到了百官的認可。

此外,楊堅還需要找到能夠輔佐自己的有能力的人。楊堅找到兩個人,都是史上的名臣,史書中對他們評價相當高。其中一人叫高熲,唐太宗李世民登基之後,評價高熲說,此人有「經國大才」,意思是整個國家的事務,他一個人都可以處理得過來,而且唐太宗說,隋的存亡繫於高熲一身。楊堅找的另外一個人就是李德林,他也非常有才華,處理文書的能力堪比唐太宗手下的房玄齡,同時李德林又是一個良史,他和他的兒子一起寫了《二十四史》之一的《北齊書》。楊堅找到這兩個人的時候,李德林說:「願以死報公。」高熲說的是甚麼呢?高熲說,最多不過就是滅族嘛,滅族的話我也跟著您。可見這兩個人對楊堅是忠心耿耿。

◎大事已然 騎虎難下

到這個時候,楊堅心裏還是沒底,他就找到了負責觀天象的太史庾季才,請他觀察天象和人事發展的趨勢。太史說,我先不談天象,只談人事,現在形勢發展到這個地步,就算你不當皇帝,難道還有機會像那些隱士一樣,回到自己的家裏嗎?他的意思就是說,你要知道,現在你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批人,你手下這一批人,都等著你當皇帝,他們好做開國的功臣。如果你退下來,不但你的性命不保,這些人的性命也保不住,所以他們一定會把你推上去的,你已經沒有退路了。

楊堅又回家問他的妻子獨孤伽羅,楊堅特別重視他妻子的意見。獨孤伽羅說:「大事已然,騎虎之勢,必不得下,勉之!」有人說「騎虎難下」這個成語就是這麼來的。這樣楊堅就堅定了他的信心。

◎尉遲迥之亂

下面我們再說一下楊堅是怎麼對付那些在外領兵的將軍的。其中最難對付的就是相州總管尉遲迥。相州的都城是鄴城,就是當年北齊的國都。尉遲迥是皇帝宇文闡的表舅,這事情說來有點複雜,總之他們是有親戚關係的。

尉遲迥是領兵的將軍,楊堅對他不放心,想把他叫到都城去,要他放棄兵權,怎麼辦呢?楊堅就偽造皇帝的詔書,說要給大行皇帝(宇文贇)辦喪事,請你回來參加葬禮,同時命令北周第一名將韋孝寬去接任相州總管。

韋孝寬知道尉遲迥可能不會如此束手就擒,所以韋孝寬往相州走的時候,故意走得非常慢。尉遲迥聽說韋孝寬要來接替他,他覺得韋孝寬如果要領兵來打他的話,他是搞不定的,現在來接他的職位,只帶了很少的人,可以趁機把韋孝寬擒住,所以他就想催韋孝寬趕快來。尉遲迥派了韋孝寬的侄兒韋藝去迎接韋孝寬,韋藝雖然跟韋孝寬是叔侄關係,但是他實際上跟尉遲迥是一黨。

尉遲迥看不慣楊堅,所以要起兵叛亂,韋藝想方設法替尉遲迥隱瞞這件事,結果韋孝寬假裝發怒,要殺死韋藝,韋藝害怕了,就把整個陰謀合盤托出。當時韋孝寬一聽,拉著韋藝的手就開始往回跑,他也非常擔心尉遲迥會派人追他們。韋孝寬每到一個驛站,就跟驛站的人說,過一會兒尉遲迥要派人到這兒來,你們趕快準備一些好酒、好菜來招待他們。韋孝寬還把驛站中的好馬全部牽走。後來尉遲迥真的派人來追他,每到一個驛站,就被酒肉宴會留住,然後又沒有好馬,就這樣韋孝寬跑掉了。

韋孝寬的逃脫,意味著計劃洩露,此時的尉遲迥除了舉兵造反外,已經別無選擇。幾乎與此同時,治所在現在湖北安陸的鄖州總管司馬消難和治所在四川成都的益州總管王謙也舉兵相應。

我們看地圖就會知道,關中西面的尉遲迥控制著原來北齊的廣大地區,加上司馬消難和王謙的部隊,等於除了關中地區外,楊堅已經被叛軍包圍了。這些人裏最可怕的就是尉遲迥,他是原來北周的一個名將。於是楊堅任命韋孝寬做大元帥,去平定尉遲迥的叛亂。當時楊堅想派鄭譯和劉昉兩個人去當監軍,他們一個說自己從來沒打過仗,不太敢去;另一個人說他媽太老了,捨不得他媽。反正是劉昉和鄭譯兩個人都沒去,最後還是楊堅最信任的高颎去了。楊堅跟高颎說,你能不能去做監軍?高颎一點都沒有猶豫。他連家都沒回,只是派人跟他母親打了一個招呼,就奔赴前線。高颎不光會治國,打仗也是很厲害的,在前面出了很多很好的主意。

尉遲迥的軍隊被高颎打敗之後,退回到原來北齊的都城鄴城。尉遲迥攻城很難,但是,他要守城的話,那是任誰都一時半會兒打不下來的。但尉遲迥犯了一個錯誤,他覺得他的軍隊很強大,不需要守城。他的軍隊是一支經過職業訓練的部隊,他稱之為「黃龍兵」,戰鬥力相當強,所以他覺得沒甚麼可怕的,於是把軍隊調到城外去,在城外跟韋孝寬決戰。

兩邊打仗的時候,黃龍兵確實很厲害,把韋孝寬這邊打得沒有還手之力。韋孝寬這邊,有一個叫宇文忻的將軍,頭腦相當的清醒,非常聰明,他觀察到一個問題,就是當時兩軍打仗的時候,尉遲迥這邊有很多老百姓都離開了城池,像啦啦隊一樣站在那兒觀戰,幫他們的軍隊加油。宇文忻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於是命令士兵去射那些百姓,那些百姓被射得鬼哭狼嚎的。尉遲迥的部隊突然間聽到後面有人在那兒哭喊,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宇文忻就在前面喊「敵人已經戰敗了」,然後讓軍隊往前推。由於尉遲迥的部隊不知道後面發生了甚麼,就相信自己後面出了問題,於是他們的軍隊就開始後撤,一下子尉遲迥的軍隊就崩潰了,逃進城的時候,城門都沒來得及關,楊堅的部隊就衝進城去。尉遲迥無路可走,自殺而死。(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兩宋繁華》、《大明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