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大選起,用戶正面臨一場社交平台大災難,推特、面書、YouTube等不但封殺反左派聲音及帳號,甚至連總統、白宮發言人及議員所發表的言論都不放過。

市佔率過度集中,平台已被寡頭壟斷,對用家或廣告客戶兩者來說都是個壞消息。欠缺選擇的空間,不單造就平台垂手賺得豐厚的利潤,更助長網絡權力,如監視民間群組交流內容、四出黃標異見者、DQ帳戶,自行當上平台「法官」。事已至此,不甘被箝制的用家已吹起號角,招眾逃離封鎖。

新興平台分一杯羹

曾有分析員說:「取代面書很難,除非有大事發生。」後面那句「除非」正正就是今天的重點。從設計與技術上取代面書一點也不難,惟它乃「first mover」而形成了  「scale」的優勢,但這優勢遇上「大事」還是會變。

今年香港出現「社交網移民潮」,當中MeWe受熱捧,其功能與面書相似,具群組和專頁功能,其特點是「No Ads, No Targeting, No Political Bias/Censorship」,翻譯成「沒廣告、沒針對目標、沒政治傾斜/審查」,用戶閱覽內容按時序呈現,並非根據演算法。其實,廣告不是問題,換來免費用家服務沒什麼不妥,「Win-Win」何樂而不為,死穴是政治審查。

MeWe發帖文表示已成為香港下載量最高的App,歡迎港人加入,並稱於年底前軟件可支援繁體中文。MeWe功能與面書相似,特點是「沒廣告、沒針對目標、沒政治傾斜/審查」,用戶閱覽內容按時序呈現,並非根據演算法。(網絡截圖)
MeWe發帖文表示已成為香港下載量最高的App,歡迎港人加入,並稱於年底前軟件可支援繁體中文。MeWe功能與面書相似,特點是「沒廣告、沒針對目標、沒政治傾斜/審查」,用戶閱覽內容按時序呈現,並非根據演算法。(網絡截圖)

MeWe老闆Mark Weinstein剛於平台發帖文歡迎港人,表示過去兩周內每天MeWe均列香港下載量最高的App,並稱於年底前軟件可支援繁體中文。

同時,MeWe在美國亦迅速崛起,與Parler同樣火熱,成為特朗普支持者的新寵兒。自YouTube於12月9日宣佈要删除「選舉舞弊」討論相關視頻,當晚網上出現洗版式留言「去Rumble」、「轉到Rumble繼續作戰」等,誓必「Hold The Line」(守住防線)。Rumble也是特朗普粉絲的新家園,近日使用率正在急升,人氣十足。美國人早於去年已察覺面書、推特等的左傾問題每下愈況,惟大選風波下更是表露無遺,頓感極度失望。

根據statcounter,面書11月在美國擁有69%市佔率,比兩個月前掉了6%,在「移民潮」大爆發後相信會持續下降。11月初,面書封殺了一個36萬人「Stop The Steal」、指證拜登選舉舞弊的群組,並由一位名叫Leonard Lam的面書代言人出來解說:「在這非常時期,我們需要保護民眾。」但他完全沒有解釋如何得知選舉沒有舞弊,便自行定案。

12月5日,擁有12萬人的「Tai Po 大埔」群組突然遭鎖,用戶批評面書打壓民主自由。「Tai Po 大埔」早已在MeWe另起爐灶,而不少其它論政群組開始鼓勵粉絲搬移陣地。

面書僱用大量親共中國員工,協助進行審查、封號等,人稱「馬克思眼睛」。與此同時,公司在美國面臨法律訴訟,官司纏身;司法部12月3日發佈聲明,現正起訴面書歧視美國工人,蓄意違反法律,而美國聯邦和超過40州的調查人員也將對其提出反壟斷訴訟。

花無百日紅,群雄瞄準取而代之,契機萌生於美國大選,既然面書與推特已失去民心,改朝換代就在此時。

老牌平台愈走愈左

面書、推特和YouTube等完全是靠用戶的content才得以立足,但在沒有競爭和制衡力量下,慢慢由彼此「唇齒相依」的關係變成「老大哥監視用戶」,用家被打壓事件屢見不鮮。為了進入大陸市場,它們甚至愈走愈左,淪為建制工具。

每年在葡萄牙里斯本舉辦的網絡峰會(Web Summit)剛閉幕,今年因疫情轉到線上舉行。虛擬現實公司Oculus VR的創辦人之一帕爾默•拉奇(Palmer Luckey)於討論時指出,美科企過去一直與軍方合作,但近年已出現變化,因它們與中共關係正逐漸加深,不想激怒北京。

拉奇續說:「中國所作所為教人難以置信,把市場封鎖起來,誘導西方民主國家的文化向中國傾倒。他們毋須超越美軍實力或切斷我們網絡,而是只需投資美國公司,建立夥伴關係,然後叫人向其下跪。」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難了螂捕蟬。靠用戶發了財的平台,若失去用戶的信任,公司的價值將剩下多少?且看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元綠壽司、I.T、霸王洗頭水、三鹿集團及亞洲電視的下場。懸崖勒馬,回頭還有支持你們的用家,當下是面書、推特、YouTube等「重回正軌」的最後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