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12月10日,美國50個州中至少有19個州支持德州在聯邦最高法院提出訴訟。美國一些法律專家認為,德州訴訟一定會贏,從而讓現任總統特朗普連任成為定局。與此同時,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決定將在12月16日舉行首次國會聽證會,以審查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違規行為」。

德州從憲法層面抓住訴訟核心

12月7日晚上,德薩斯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代表德州直接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對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選舉程序提出異議,認為他們違反美國聯邦憲法,要求聯邦最高法院下令各州允許其立法機關任命其選舉人。

據美國憲法,兩個或以上州之間的爭議,可直接告到聯邦最高法院。因為這些州的非法行為不僅損害其本州公民投票權,還破壞了其他忠於憲法的州的公民投票權。

德州總檢察長在訴訟中說,這四個州都違反憲法的兩個規定:1)選舉人條款:這幾個州通過法院或行政措施,而非州立法機關,更改了投票規則和程序。2)平等保護條款:在同一個州內的不同縣,其投票規則和程序存在差異。

12月8日,美國憲法專家Kris W. Kobach在布賴特巴特(Breitbart)新聞網上撰文,解釋這四個被告州違反兩個憲法規定:

一,違反了《憲法》第二條的選舉人條款。在今年大選前,這些州的行政或司法官員未經州議會通過便改變選舉規則。

在美國立國初期,大多數州議會直接任命總統選舉人票,而沒舉行總統大選。這在19世紀初的幾十年來發生了變化,但憲法原則沒變。不管通過立法機關投票,還是通過公民投票,都只有州立法機關制定其任命總統選舉人票,而這次有的州改成州長而不是州議長來上報選舉人票。

二,這四個州中的一些縣更改其接收、評估或處理選票的方式,違反了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也就是同一個州的不同縣的選舉方式不同,這導致不平等。20年前在著名的「布殊訴訟戈爾案」中,聯邦最高法院已判定這屬違法行為。

德州訴訟,不是針對「是否存在舞弊」這種各持己見、一時難以判斷的問題,而是直接針對「選舉程序是否違背憲法」這個一目瞭然的事實來起訴。

很明顯,這四個州違背憲法,因此,美國50個州中很快就有19個州站出來,以法庭之友(AMICI CURIAE)方式,支持德州訴訟。

一旦這四個州的選舉人票作廢,2021年1月6日,按照憲法,眾議院將舉行「權變選舉」,由每個州一州一票來選舉總統。由於共和黨眾議員佔據26個州,超過50個州的半數,如此將使特朗普輕鬆連任。

秦鵬直播:堪稱神來之筆的訴訟

12月10日,著名時事評論員秦鵬在他的直播節目中談到,為甚麼案件由德薩斯州發起?為甚麼一定會贏?

他說,德薩斯州是美國唯一一個以共和國身份加入美利堅合眾國的州,加入聯邦條件是它可隨時有權利脫離聯邦。孤星旗才是德州人心中的國旗。

秦鵬認為,這是一個堪稱神來之筆的訴訟。曾經是憲法學教授的參議員克魯茲和十個州總檢察長經過近一個月醞釀,創造一個註定進入史冊經典的法律案例。

德州價值觀保守傳統、狂放自由,一直跟民主黨左派思想格格不入,曾經抗命最高法院同性婚姻,抗命奧巴馬政府的移民政策和禁槍想法。

德州具有獨立自主的牛仔精神,同時也是全美第二大經濟體。德州議會門口寫著:「1845年,美利堅加入德克沙士共和國」。因此德州一出面提起訴訟,就必定會贏。

民主黨修改法律 妄圖為造假鋪路

這四個搖擺州為何敢擅自做出如此明目張膽的違法行徑?

答案就在2019年1月3日,再次當選為眾議長的民主黨大佬佩洛西(Nancy Pelosi)。她當選後提出的第一個法案就是長達600頁的House Resolution 1 (H.R. 1),專門用於所謂的「選舉改革」。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年半中,民主黨及其代理人在全美很多州提起幾百個訴訟,目的就是為取消已有的缺席和郵寄選票安全措施,如:證人簽名、簽名對比,讓本次選舉陷入選舉欺詐和選票收割的泥潭。

也就是說,民主黨早在大選前就修改搖擺州選舉法,為造假舞弊提供了可能,這也是特朗普律師團隊在搖擺州訴訟案受阻的原因之一。

遠見快評:德州贏定的三個理由

12月10日,新唐人遠見快評的主持人唐靖遠,更詳細地分析了為何德州訴訟必定會贏的三大理由:

勝算一:德州特殊的歷史

美國與其它任何國家的根本差別是,美國事由50個州所組成的美利堅合眾國,這50個州相當於50個「邦國」,各個州都具有高度獨立性。而將這50個「邦國」聯繫在一起的唯一紐帶,就是美國憲法。

在這50個州中,德州又最特殊。德州原是墨西哥的一部份,1835年,德克沙士民眾認為墨西哥政府違背當初制定的1824年憲法,於是爆發德克沙士革命。

第二年的1836年3月2日,德克沙士正式宣佈從墨西哥獨立出來,成立德克沙士共和國。這個獨立共和國在當時得到包括美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等國家承認。

1845年德克沙士共和國選擇加入美國聯邦,成為美國第28個州,當時美國和墨西哥就因德克沙士的地位問題而爆發美墨戰爭。

德州相當於美利堅合眾國的長子,且這個長子在政治上擁有1876年起實施的、美國第二部最古老但卻仍在實行的州憲法;經濟上非常發達,石油礦產豐富,高科技產業突出,連特斯拉汽車行政總裁馬斯克都搬到了德州。而且德州人多勢眾,幅員遼闊。德州完全擁有獨立資格和實力。

德州之所以沒脫離聯邦,唯一紐帶就是美國憲法。如果未來最高法院判決德州輸,就等於宣佈美國憲法已經失效,那麼德州完全有可能宣佈脫離聯邦回歸獨立。這是聯邦最高法院絕對不可能承受的後果。

勝算二:美國要不要憲法?

德州訴訟依據憲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指控那4個搖擺州擅自亂改選舉程序,對所有遵守憲法的州構成事實上不平等,這4個州等於侵犯其他州憲法權利。

這樣一來,就形成一個「大多數遵守憲法的州起訴少數幾個違反憲法的州」局面。這個局面事實上將聯邦最院甚至國會都置於沒任何退路懸崖邊上。如最高法院判決德州和這十幾個州敗訴,等於宣佈遵守憲法毫無意義,憲法已失效了。

勝算三:美國會有內戰嗎?

唐靖遠分析說,如果最高法院判德州敗訴,那麼訴訟各州只有兩條路:脫離聯邦獨立或拿起武器奪回美國。也就是說,美國完全有可能出現真刀真槍內戰。

一旦局勢真的走到這一步,德州特殊性就再次凸顯出來了,因只有德州是唯一擁有自己軍隊的州。

德州擁有的軍力至少包括一個整編陸軍師,兩個整編陸軍作戰旅,一個空中作戰旅,五個戰鬥機大隊,一個空中運輸大隊,還有七個獨立團外加大量後勤保障部隊,完全可以用兵強馬壯來形容。

而這樣一支頗具規模的軍隊,直接聽命於德州州長,而不是美國總統。可以說德州就是縮小版美國。

萬一局勢真惡化到美國人民必須拿起武器來捍衛美國的完整性,捍衛憲法價值,德州非常有可能是拔槍最快,且衝在最前面的那一個。

當然,聯邦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有五個人支持保守派共和黨,因此很大概率來看,最高法院判決,一定有利於德州,有利於特朗普總統。

國會12月16日首次聽證 審查大選舞弊

有關大選是否存在舞弊,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 Committee)決定,將在12月16日下周三舉行首次國會聽證會,以審查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違規行為」。

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在聽證會聲明中說:「我知道,已經提出的諸多問題已經並將繼續在法院得到適當解決。但事實是,很大一部份美國民眾認為2020年的選舉結果不合法,因為存在明顯違規行為,而這些違規行為並沒有得到充份審查。」

約翰遜說,「這對我們國家而言,並非可持續發展的狀態。」

他還說,他的目標旨在減少人們疑慮:「解決疑慮的唯一方法是充份透明和提高公眾意識。這將是聽證會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