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不是有先知先覺呢?剛說完「接下來幾天將會有大事發生」, 8日就連續發生了幾檔事。其中影響最大的德州向聯邦最高法院狀告4個搖擺州違反憲法,特朗普表示將會介入這個案子,以及特朗普、彭斯親自提告拜登和賀錦麗。正是「亂花漸欲迷人眼」。

無論是規模還是層級,如今的法律戰都已經提到了最高級別。但如果仔細辨別,或許可以看出,終極之戰將要開始了。

在開始正式話題之前,先跟大家打個招呼,在節目的後半段,有一個重要通知。因為YouTube做出了規則調整,不允許再報道大選虛假舞弊,所以我們要做出一些準備和應對措施。希望大家一定看到最後,因為這個通知對大家很重要。

議員提決議:譴責要求特朗普讓步議員

今年的美國大選,像是一面照妖鏡,許許多多的人都在大選中有所表現。而面對排山倒海的鐵證,共和黨內的政客也各有表現。有的只表示特朗普應該有機會上法庭為自己辯護,有的甚至勸特朗普承認敗選。

面對這種不該有的現象,聯邦自由黨團眾議員亞歷克斯·穆尼(Alex Mooney)8日在私人GOP電話會議上提出決議,呼籲支持特朗普對選舉舞弊的調查和法律戰,正式譴責任何要求特朗普「過早」在大選中讓步的議員。

他希望眾議院共和黨議員一起「發出強烈、統一的支持總統特朗普的信息。」穆尼提出的決議,得到了多位議員的支持。

面對CNN的提問,吉姆·喬丹(Jim Jordan)議員斷然拒絕了「特朗普應該讓步」的說法;羅恩·約翰遜( Ron Johnson)斷然拒絕向拜登祝賀。保羅·戈薩拉(Paul Gosar)和莫·布魯克斯(Mo Brooks)一直公開堅稱特朗普贏得了大選。

《華盛頓郵報》最新調查顯示,參眾兩院249名共和黨議員中,222人不承認拜登當選。

這個決議,將對那些沒有原則的建制派共和黨議員形成約束,至少不會再公開要求特朗普認輸。這對特朗普是一個有力支持。

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要求「緊急禁令」遭駁回

8日,聯邦最高法院駁回了賓州共和黨人的上訴。圍繞賓州一項法案,賓州共和黨議員和議員候選人希望最高法院下達緊急禁令,阻止認證賓州的選舉結果。

原告方認為,賓州的一項法案廢除了「必須有不能親自投票的理由才能進行郵寄投票」的相關規定,這與賓州憲法發生了衝突。所以遞交緊急禁令申請,要求禁止賓州州長和州務卿「採取官方行動,對選舉結果進行製表、計算、投票、認證,或以其它方式完成最終的(結果)認證」。

不過共和黨人的這項申請被最高法院駁回了,使特朗普團隊的法律戰意外遭挫。

8日,聯邦最高法院前有不少抗議者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

賓州教堂管理主任格雷格·諾爾(Gregg Noll)對大紀元表示,過去一個月所發生的事情是一場巨大的災難,「這場選舉沒有依法進行,違反了美國憲法」。希望聯邦最高法院受理此案,否則美國將「朝著一個沒有自由和公正選舉的方面行進」。

賓州案子被駁回,當然會引起人們的不滿,因為人們都把聯邦最高法院看作是最後一道防線。

不過一枚硬幣有兩面,賓州訴訟案被駁回,可能有兩種結果。一個就是表面上我們看到的受挫,另一個可能是為更重要的案子讓路。

我們先說第二種可能,就是為更重要的案子讓路。

德州訴4搖擺州違憲,17州支持

8日,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訴狀,指控賓州、佐州、密州和威州利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非法修改選舉法規,這種行為「違反憲法」。

起訴書表示,這四個州以中共病毒爆發為藉口,沒有經過立法程序,只是通過行政命令或雙方協議的訴訟,就修改了選舉法規,這種做法削弱了選舉誠信度。

特朗普在今早的推文中表示,「我們將介入德薩斯州(加上許多其它州)的案子。這是一個大案子。我們的國家需要一個勝利!」不過特朗普並沒有透露如何介入。

德州一馬當先,隨即得到了多個州的支持。包括密蘇里州、路易斯安那州、阿拉巴馬州、阿肯色州和印第安納州,都對德州的提訴表示支持,認為4個搖擺州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

至今天(9日)下午,由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領導的17個州向最高院提交了一份簡報(起訴書見此),支持德薩斯州的訴訟,旨在推遲4個搖擺州的總統選舉人任命。

聯邦最高法院8日已經設定了最後期限,要求被控告的4個搖擺州在12月10日下午3點之前,必須提交辯護狀。

其實早在上個月,已經有10個州的總檢察長組成了聯盟,向聯邦最高法院遞交了一份意見書,指出賓州選舉過程違反憲法。

正是在德州控告4個搖擺州違憲之後,最高院才駁回了賓州的案子。或許這是一個丟芝麻迎西瓜的策略。如果是這樣,特朗普距離勝利或許已經不遠了。

特朗普律師:終極案件

特朗普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對Newsmax表示,德州提出的憲法挑戰,「是專門針對憲法挑戰的核心」。「最高法院不僅考慮德州提交的訴訟,他們現在正進行下一步。」

他說「這是我們一直在談論,可以送達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案件,這是對結果有決定性影響的案件,這影響了62張選舉人團票,足以改變選舉結果」,塞庫洛說,「這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主要挑戰」,是法律戰中的「終極案件」。

特朗普早就說過,官司最終要打到聯邦最高法院。不過如果特朗普團隊提告,需要先在每個州走完相同的法律程序,一級一級向上提告,最終才能到聯邦最高法院。如果這樣走,時間是不利於特朗普一方的。

而德州和其它10個州一下狀告4個州,一下就到了聯邦最高法院。根據美國憲法,州與州之間的爭議,官司直接到聯邦最高院。這是一桿子插到底了。

而且這4個州的總票數有62張,如果這個案子作出決定性的裁決,特朗普的票數就會超過270張。起到的作用就是一錘定音。

特朗普:勇敢做正確的事

賓州案子被駁回,我們希望是丟芝麻迎西瓜的策略。但如果不是,那就意味著特朗普團隊的法律戰受挫了。

這不免讓人擔心,18州狀告4個搖擺州,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能夠堅守正義、秉公處理嗎?所以特朗普8日在白宮發出呼籲,希望共和黨主導的州議會和保守派佔多數的最高法院有勇氣去做正確的事。

特朗普說「讓我們看看有人是否有勇氣,無論是立法者還是立法機關,還是一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或是最高法院的多名法官。讓我們看看他們是否有勇氣去做這個國家每個人都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特朗普的話透露著他的擔心,要做出公正、正確的處理,需要有勇氣。需要勇敢的去面對各種威脅,甚至是死亡威脅。因為民主黨左派為了達到目的,各種卑鄙下流的手段都用上了。

底特律霍士2台報道,就在特朗普到佐州演講的當天(5日),密歇根州的一名男子家中被投擲了至少一枚爆炸物。這名男子表示,可能是因為他是特朗普的鐵桿粉絲的緣故。

爆炸發生時,這名男子正和女友在睡房裏。爆炸炸裂了石膏板、震碎了玻璃,天花板也出現了裂縫。監控錄像顯示,兩名男子向他的屋裏扔了兩枚爆炸物。

此外,還有很多支持特朗普的人,包括他們的家屬,都受到過各種威脅。有的是曝光孩子的學校、姓名,有的甚至直接是死亡威脅。

所以人們堅守正義,是需要有勇氣的。正因如此,人們才關心最高院的大法官,是否能夠秉公斷案。

民眾會起身反抗嗎?

當然,如果特朗普最終勝出,所有參與政變,對別人進行威脅的人,可能都得受到法律制裁。

大陸維權律師隋牧青指出,「大家都不是傻瓜,都看得到其中舞弊。」「特朗普和他的團隊會戳穿這個謊言,把這群搞政變的邪惡團夥全部一網打盡。」

如果不能秉公斷案,如果讓拜登當選,那麼美國將要發生憲政危機。美國將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人們將永遠失去自由。而且還可能出現另一種情況,就是美國的民眾維護憲法而起身反抗。

大家知道美國有3.3億人口,卻擁有4億支槍。特別是近一個月,很多人都在搶購槍枝。即使是這些槍枝用於自保,也說明美國人感到了威脅。

早在本月初,《華盛頓郵報》發表了「我們人民公約」的文章,其中向特朗普呼籲,採取非常措施來解決大選舞弊的問題。

茶黨黨魁紮維斯托夫斯基(Thomas R. Zawistowski)建議,特朗普應該頒佈戒嚴令,在軍隊監督下,一人一票乾淨安全地重新選舉。他說選舉是美國的根本,如果大選無法保證公正,「我們不惜一戰」。

紮維斯托夫斯基以林肯總統的事例來說明,當年林肯就是用了憲法賦予總統的權力發動了南北戰爭。而現在在紮維斯托夫斯基看來,美國正處在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比當年林肯所面臨的危機更嚴重。

1863年,林肯總統關閉了幾百家報紙,逮捕了報紙的老闆和編輯。有議員提出異議被關進軍事監獄,首席大法官塔尼(Roger Taney)裁定林肯違憲,也被林肯下令逮捕。正因為這一系列的舉措,林肯總統調動了軍隊,發動了南北戰爭,才使林肯成為了美國的偉大總統。

這篇文章發表後,被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大量的轉發。之所以轉發,是因為人們認同他的觀點,也就是希望他採取非常措施來解決大選政變。

我們觀察特朗普,發現他很強硬,而且面對邪惡從不退縮。他也說過,不會接受不公正的選舉結果。但強硬並不說明他好戰,從他處理國際問題方面,能看出一些端倪。

特朗普不好戰,民眾就一定會接受不公正的裁決嗎?很難說。在之前的各種集會當中,我們都看到了端著槍枝的民兵。

如果在總統大選不公的基礎上,法官也失去公正,人們的抗議都沒有效果的時候,他們可能已經別無選擇了。

法廣認為,「他們的選擇,就只有行使《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權力,拿起槍來為自己尋求公正,於是大規模暴亂便隨時可能在美國爆發」。

文章表示,美國總統大選尚未結束,直到所有合法選票被計算,非法選票被清除,直到Dominion系統被證實是否舞弊,大選才會有最後的結果。而目前正是發生暴亂的高危時期,制止暴亂的最後希望在聯邦最高法院。

文章指出,美國人沒有對最高法院失去信心,唯有最高法院能讓拿起槍桿子的那些美國選民放下槍,接受法律的最後裁決。

籌備拜登就職典禮被否決

其實8日還有一件大事,就是美國國會共和黨領導人否決了民主黨人提出的籌備拜登1月就職典禮議案。這對拜登來說,像是又挨了一記悶棍,因為這等於是共和黨人不承認他當選。

國會就職典禮聯合委員會共有6人,其中共和黨和民主黨各有3人,分別來自參、眾兩院。包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參議院共和黨三號人物羅伊·布朗特(Roy Blunt)和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共和黨人)、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斯滕尼·霍耶(Steny Hoyer,民主黨人)、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民主黨參議員艾米·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

此前民主黨提出,國會要在明年1月20日為拜登舉辦就職典禮。但是共和黨表示,現在有多個州正在進行選舉的相關訴訟,而且特朗普總統拒絕承認舞弊的選舉結果。所以在確定誰當選總統之前,這些與選舉有關的程序必須要走完。

就在這種情況下,雙方投票出現了3:3的僵局。也就是說,民主黨人的提議被否決了。

霍耶在投票後批評共和黨人說:「共和黨人拒絕接受選舉結果,拒絕承認拜登和賀錦麗是我們的下屆當選總統,令人震驚。」

霍耶的話,已經說出了實質性的問題,共和黨人不承認拜登當選。因為法律程序還沒有走完,最終結果還沒有出來。拜登能不能最終當選,還是一個未知數。所以現在籌備就職典禮,為時過早。

但是麥康奈爾表示,選舉團將在12月14日開會選舉總統。他在國會大廈說,「選舉團將在14日開會並投票,我們將在1月20日舉行下一任總統的宣誓儀式。」

根據聯邦法律,各州必須在12月8日這個「安全港日」之前解決選舉爭議,並確認獲勝者。如果某個州沒有在此之前完成點票,根據選舉人團制度,國會可以裁決,他們的選舉人不會被計入最後點票結果。此外,選舉人團成員將在12月14日投票選舉總統。

但是8日特朗普律師團已經表示,安全港並不是確定選舉結果的最終期限,他們將繼續在舞弊訴訟案上戰鬥。

另外特朗普團隊還有一重保險,就是副總統彭斯。

彭斯有權拒絕選舉人團投票結果

美國媒體「Just the News」8日報道,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教授約翰·柳(John Yoo)和聖托馬斯大學法學教授羅伯特·J·德拉亨蒂(Robert J. Delahunty)10月19日在「美國思想(The American Mind)」上發表文章,認為彭斯作為國會聯席會議的主持者,可以拒絕計入大選存在爭議州的選舉人票。

按照慣例,國會要在1月6日舉行聯席會議,對各州提交的選舉人投票結果進行認證。

兩位教授認為,檢查點票中的錯誤或欺詐是副總統當著國會議員的面公開要做的事。如果計算選舉人選票是副總統的責任,那麼,判斷這些選票是否有效,也應由副總統來決定,這是密不可分的。

兩位法學教授舉例說,在計算賓州選舉人投票時,彭斯可以計入共和黨議會所選出的選舉人投票,而排除來自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的選舉人投票。

YouTube新規:不許說大選虛假

接下來給大家說一個讓我們感到很遺憾的消息。YouTube今天發出了一份聲明,要「刪除違反我們(YouTube)政策的內容」。

YouTube的聲明表示,「昨天(8日)是美國大選避風港的最後期限,足夠多的州已證明其選舉結果可以確定當選總統」。所以他們決定,「將開始刪除今天(9日或之後)任何時候上載的任何誤導人們的內容,這些內容指稱廣泛的欺詐或錯誤改變了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

聲明中還特別強調,「將刪除聲稱由於廣泛的軟件故障或計數錯誤而聲稱總統候選人贏得選舉的影片。我們將從今天(9日)開始執行這項政策,並將在接下來的幾周內逐步加強。」

不知道大家是否聽明白了,這就是不讓我們再說大選存在舞弊,更不允許說這是政變竊選了。否則做了也是白做,只要上傳到YouTube,它就給刪除。誰要再說皇帝沒穿衣服,誰敢再說皇帝赤身裸體地在街上行走,那就一律殺無赦。這個聲明,就是一把懸著的刀,逼著我們必須說假話,或者改話題,或者離開YouTube。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可能不會在YouTube上看到談論大選舞弊的相關內容了。大家能看到的,可能只有「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了,只有一種聲音,就是「大選是公正的」,「拜登已經當選了」等等。就像中國大陸一樣,黨「偉大光榮正確」,「總書記是人民的領路人」等等,大家將來看到的都是這些。

YouTube的這個做法,明顯是要繼續封殺正義的聲音,不讓特朗普團隊的聲音傳出去。這些大科技公司就這麼牛,它可以控制你說甚麼和聽到甚麼。拜登還沒有當選,現在就開始封嘴了。這要是拜登真的上了台,美國還是美國嗎?美國人民還有一點自由嗎?我現在已經感到了陣陣的寒意,有點置身中國大陸的感覺。

這不是逃離了中共的狼窩,又掉進了虎穴嗎?將來美國會不會也像中國大陸一樣,出現文字獄的情況?講真話的人們會不會因言獲罪呢?

這就是為甚麼特朗普一再要求國會要廢除《通信規範法案》的第230條,否則他就會否決《國防授權法》。特朗普已經看到了,這些科技巨頭已經失去了中立,他們不再是平台,而是「出版商」,「對美國的國家安全與選舉誠信構成了嚴重威脅」。

我們現在在關注美國國會是不是會廢除230條,如果現在不廢除,將來的後果很難想像。

所以我們呼籲各位【新聞看點】的觀眾,請儘快給我們發送email,我們將會儘快想出應對措施。一旦有了應對措施,我們會在email裏面及時與您聯絡。

在這個悲哀的階段,我們必須要提前做好兩手準備。也許我們今天的影片就可能被刪除,所以請大家相互轉告吧。【新聞看點】的郵箱是xwkd2017@gmail.com,請大家記下來,沐陽代表【新聞看點】謝謝大家。

四川「戰時狀態」 成都病例不斷

接下來我們來關注一下中國大陸的疫情情況。

繼前天成都郫縣確診兩個本土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後,8日又查出了3例本土確診病例。現在成都多個區已經展開全員核酸檢測,但仍然不能確定傳染源頭在哪。

8日上午,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要求,四川全省馬上進入「戰時狀態」。

大陸媒體報道,連續兩天確診5宗病例,而且病源不明。5個病例的活動範圍涉及郫都、成華、金牛、錦江4個城區。報道稱成都爆發的新一波疫情,酒吧、夜店等娛樂場所被視為主要的傳播途徑。其中一名確診的年輕女孩,最近兩周曾跑遍成都的五個區,出入過多家酒吧。

8日,成都市金牛區變成了疫情重災區。目前,郫都區郫筒街道太平村、成華區崔家店華都雲景台小區都被定為中風險地區。小區已經被封閉,小區居民出行受到嚴格限制。

但是當地不僅工廠、學校雲集,而且前幾天還組織了一場上萬人的馬拉松,還有兩場數千人的大考試。所以當地的情況令人堪憂。

從8日開始,成都取消了一百四十多個航班。雙流國際機場對所有進入航站樓的人員,都要查驗「健康碼」。

這個緊急命令下,有不少民眾紛紛逃離成都。人們擔心,成都已經變成了武漢,成都人成了「武漢人」。有網友爆料:高速公路上開出成都市的汽車望不到頭,卻沒有去往成都方向的車輛。

網絡流傳成都理工大學在校生表示,他所在學院老師在學生群裏通知,要求所有學生原地隔離,不得離開。

所以我們提醒大家,特別是疫區的同胞們,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大家一定多多保重。做好醫療保護措施的同時,保持住內心的一份善念,使我們的身心都不受污染,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走過這段艱難的時光。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且記得把它分享出去。這樣做,您既是在幫助【新聞看點】,也是在幫您自己,同時也是在幫助更多的人。因為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在今天的會員區,我們繼續來說說中共的造假軍事演習,歡迎您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