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廣州蛋殼公寓受害者陳宇(化名)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廣州天河蛋殼公寓已經停網一個月。初入社會的年輕人感受到「社會誠信喪失殆盡」,失望的他們開始反思。陳宇表示,自己要做三退。

陳宇表示,「很多(受害者)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有些年輕人還未找到工作,就被割了韭菜。國內真的活得太窒息了,每一天都是痛恨CCP(中共)的一天。」

「不少租戶經不住房東的斷水斷電,沒有時間精力消耗,最後選擇了搬離或者直接和房東簽約了,這意味著他們每個月雙倍的房租。而蛋殼卻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不聞不問,蛋殼管家離職,廣州蛋殼總辦公室人去樓空,訴諸無門。」

無奈的年輕人也曾經以為,通過合法的程序能夠維護自己的權益。陳宇表示,「關於維權我們也做了很多努力,去廣州市住建局、廣州市政府信訪,又去街道辦尋求法律援助,去派出所,但是跑斷了腿還是求助無門。」

住建局說,「我們無權給蛋殼做出任何整改,只有司法才可以」;市政府說,「你們的都是小損失我們管不了」;派出所說,「打人了才管,合同糾紛不在警察職責範圍內。」政府的不作為,監管部門的失職,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認清現實。

一位被蛋殼套牢的年輕人表示,「至於蛋殼我不想說啥了,該咋咋整吧。所有的解決方式或者沒有解決方式,我都認了。我想說的是:今天社會怎樣對我,我就將如何回報社會。」

廣州蛋殼公寓受害租客聯名維權。(受訪者提供)
廣州蛋殼公寓受害租客聯名維權。(受訪者提供)

陳宇透露,「房東每月15號會收到蛋殼的租金,當房東15個工作日沒有收到租金的時候,按照房東與蛋殼公寓的合同,房東可以自行解約。」

「因此很多房東為了不想讓自己受到一丁點損失,早早地堵在素未謀面的租客房門前暴力強行撬鎖換鎖、扔租客物品、砸壞蛋殼公寓內的洗手盆、浴室的花灑、斷水斷電,讓租客在裏面無法生活,自動搬離以達到他們的目的。於是房東和租客之間的矛盾一夜激化,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廣州、成都等多個地區接連爆發。」

「然而我們大部份租客都是一次性支付一年的租金,有的是現金年付,有的是微眾銀行貸款年付然後分期償還銀行貸款,房東驅趕的租客,租約還沒到期,蛋殼也沒有和租客解約。」

廣州蛋殼公寓維權租客,自發組織聯名簽署「維權請願書」,有近二百多人簽名並按手印。

陳宇告訴大紀元記者,「11月23日上午11點,蛋殼公寓受害租客17人,在廣州市住建局,填好登記表後,直接從住建局裏面出來一個人,讓我們搬了塑料板凳來到旁邊的巷子裏。這裏不是信訪大廳不是接待室,沒有監控,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正在跟我們談話的人是誰、甚麼職務。隨行出來的幾個人不讓我們錄音錄影,拍自己人也不行,就這樣被忽悠。」

據公開資料顯示,蛋殼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白領公寓品牌,公司成立於2015年1月,是國內第二大長租公寓營運商。

2020年11月,因拖欠房東房租與租客退款,蛋殼公寓陷討債風波。《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對此公開發文稱,政府只應當對其中非常極端的情況出手相助,而非大包大攬。蛋殼公寓爆雷後,中共政府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早在2016年,蛋殼公寓就面向應屆畢業生租賃房屋。2020年3月23日,蛋殼公寓宣佈,面向2020年應屆大學畢業生的優惠租房項目「驚鳥計劃」第五季上線。

「驚鳥計劃」是針對初入社會、工作和生活不穩定、收入較低的應屆大學畢業生,提供免費換租及零押金的優惠服務。蛋殼公寓與第三方金融機構,還合作開發租金分期產品(微眾銀行的微租賃服務)。

蛋殼公寓在2020年11月爆雷後,全國各地出現大量維權的租客和房東,還有被拖欠工資的蛋殼員工。期間,蛋殼公寓並未發佈任何解決問題的公告。中國的各個監管部門和職能部門,也未做出調節矛盾和危機的政策,由著房東和租客矛盾激化,甚至出現一名00後租客從18樓跳樓自殺的惡性事件。

蛋殼公寓財報顯示,2017—2019年,蛋殼公寓營業收入分為為6.57億元、26.75億元、71.29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7億元、-14億元、-34億元。讓人不解的是,蛋殼公寓營收在增長的同時,虧損卻在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