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一個被稱做是「習近平智囊團成員之一」的中共官員,一夜之間全球爆紅,原因是因為一段演講。這段演講影片不僅在網絡上瘋傳,就連美國著名的大律師鮑威爾也轉發了,美國霍士新聞(又稱霍士新聞, Fox News)的知名主播卡爾森(Tucker Carson )也在自己的節目「卡爾森今夜秀」中,播放了8分多鐘的影片片段。

隨後,12月8日的凌晨,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轉發了霍士主播卡爾森的報道。

中共能搞定華爾街和美國建制派

這位一夜爆紅的演講者叫翟東昇,他不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副院長,還擔任中共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國際貨幣所特聘研究員等職位。另外,有消息說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是「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之一」,專門負責對美歐的外交政策。

而這一段讓他大火的影片,據說是他11月28日時在上海的一段演講,而就在這個影片在海外瘋傳的同時,在中國,這個影片卻被全網刪除了,估計這個「網紅」現在有可能正在給中南海寫檢查。那下面,我們就來看看他在這段影片中引發熱議的「經典片段」。

「為甚麼以前1992年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大家發現沒有,所有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事情全部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兩個月之內搞定,甚麼原因?這兒我拋出一個可能又要是暴論了,就是因為咱們上邊有人。」

「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甚麼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裏邊都有買賣。」

大家看到了,這個影片為甚麼要在中國全網刪除了,因為講的都是大實話。

 

翟東昇在影片中毫不掩飾地聲稱,在1992年到2016年期間,中美之間各種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事情全部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兩個月之內搞定。甚麼原因?就是因為中共在美國的權力核心圈有他們的老朋友。

翟東昇這些話的潛台詞就是說,美國的權力核心被中共滲透了。

他還特別舉例說:2015年的時候,在習近平訪問美國之前,為了給習訪美熱身、造勢,要在美國華盛頓的一家知名書店裏搞一個習近平新書英文版的發佈會。

翟東昇說自己是被認為比較擅長忽悠老外的傢伙,因此組織上派他去搞定這件事。

「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是吧?如果一沓美元搞不定,我就兩沓。當然這是我的工作方式。」

但是,習慣用錢來開展工作的翟東昇竟碰了釘子,書店的老闆不配合他。怎麼辦?翟東昇在演講中說他的領導很厲害,介紹他認識了一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一位大鼻子的老太太,一看就是猶太人,這個老太太給他遞名片,我叫某某請多關照,注意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翟東昇說,這位老太太接下來說的話讓他印象非常深刻,因為老太太說她不但有中國國籍和北京戶口,還在長安街邊上東城區有套四合院。

「長安街邊上東城區有套四合院,等你回來北京過來喝茶,這一年你在這兒有啥事兒,記得找我,意思是甚麼,這地兒我罩得住,然後我看見前邊那個很傲嬌的那個書店老闆滿臉黑起來,安排員工排桌子排椅子,很不情願,被人強按著幹這事兒,接這個茬。我說你怎麼搞定他的?我們前面溝通,溝通不下來呀!這個很傲嬌的。老太太狡詰一笑,『我跟他講道理』」。
 
熟知美國文化的人可能知道「我和他講道理」是一句來自於美國經典影片《教父》的黑話。甚麼意思?大致可以理解為,給了對方一個offer,就是一個提議,好到讓對方無話可說,或者嚇得對方不得不合作。

那翟東昇這段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這書店老闆不是被錢收買的,而是被權勢擺平的。緊接著,翟東昇就在演講中透露,這位老太太原來是華爾街頂級金融機構亞洲區的總裁。翟東昇說,過去三、四十年,中共一直在利用美國這樣的權勢核心圈。

「華爾街在70年代開始,對美國的內政和外交有非常強的影響力,所以我們有路徑依賴。」

接著,翟東昇就在演講中明確了一個許多人應該知道的、也有許多人不想讓知道的事實,那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出現,現在的華爾街今非昔比,就包括這次中美貿易戰,華爾街也在試圖幫忙,但是因為這個人的存在,華爾街給中共使不上勁兒。

「但問題是08年之後華爾街的地位下降了,更重要的是16年之後,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

而且,引人關注的是,翟東昇還在演講中透露和影射了所有左媒不想讓知道的,關於拜登家族和中共之間資金往來的故事。
 
「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台了。好!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所以大家看到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個都有買賣。」

翟東昇這番話,等於是證明了拜登和中共之間確實有內情,而且也坐實了亨特硬碟門的真實性。

而且翟東昇還在演講時告訴觀眾說,因為演講有百萬人在線觀看,自己要掌握好說話的這個「度」。那就是說,翟東昇這些話還都是悠著講的,背後更多的內情他還沒敢透露。

儘管如此,這個演講影片還是釋放出了相當大量的信息,我們能看到,翟東昇誤認為拜登可能會上台,他覺得這下子中共的好日子又要來了,而且他還暗示,中共搞不定特朗普,但是搞定拜登不在話下;再有就是華爾街早已被中共擺平了。

當然,這些事情在中國從來都不是甚麼秘密,甚至可以當作自己的成就吹噓一番,只是這一次翟東昇的高調,讓他在海外大火的同時,在中共國只怕也真是會引火上身了。

這段影片播出後,美國著名大律師鮑威爾也轉發了。有網民看到說,「鮑威爾大律師都知道這個影片並轉發了,那我就放心了!」;還有人說,「翟院長只是想顯擺自己的聰明伶俐和功勞,不想關鍵時刻的演說成了鐵證,聰明反被聰明誤!此刻的民主黨們可能正在恨得牙癢癢。」
 
還有的說:「那位翟東昇,就像拜登親口說出『我們建立了最廣泛的選舉舞弊組織』一樣,所謂鬼使神差!」

大家都知道一句玩笑話,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拜登可能沒料到,這個在關鍵時刻遞刀子的竟然是他的中共老朋友們。

中共在美國所剩無幾的「老朋友」

那關於中共滲透華爾街的事情,其實在民間早已廣傳,但從來沒有真正走上檯面,但這一次這位中共的官方智囊,通過一場繪聲繪色的演講卻著實讓海內外大開了眼界。

而在稍早前,有美國媒體的報道也透露了中南海跟華爾街的關係非同一般。

近期,《華爾街日報》曾發佈了一篇文章,名為《中國在美國還剩下一個強大的朋友:華爾街》,文章說,2018年2月,作為中方首席談判代表的劉鶴到達美國後,在會晤美國談判代表之前,先在白宮附近的酒店裏會見了美國商界領袖,其中多數來自華爾街,包括貝萊德、高盛、摩根大通等金融企業的高層。而劉鶴更是表示,「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之後,在中美最終在2020年1月份簽署的貿易協議中,中共作出的一個最突出的讓步就是開放金融業給美國的華爾街巨頭。

文章說,今年8月,貝萊德獲批可以在中國大陸開設全資公募基金業務,成為首家獲得許可的外資企業,而這張門票或將幫其撬開中國這個以散戶為主的龐大市場。

今年中共病毒疫情肆虐全球,在多個民主國家紛紛站出來問責中共、美國政府更在科技金融上和中共當局加速脫鉤之際,摩根大通、高盛等在內的美國金融企業卻擴大在華的投資,向中共源源不斷的注入美元資金。

此外,另一條報道也證實了中共對華爾街利益滲透的深度,甚至已經到了在良知上作出妥協的程度。

2000年4月20日,《華爾街日報》曾發表的一篇有關法輪功團體受迫害的報道,在2001年4月獲得了美國新聞界權威獎普立茲獎的「最佳國際新聞報道獎」。這是一篇講述中國安全官員折磨並殺害法輪功學員陳子秀的文章。當時日報的執行編輯鮑爾‧斯泰格(Paul E. Steiger)就有關法輪功報道獲獎一事評論道:這是一個面對強大壓力,以勇氣和決心,通過敏銳有力的筆法將一個故事報道出來的範例。

當時的主流媒體因為這樣一個報道獲得了業界大獎,這則新聞的本身相信已經在華爾街以及國際社會不脛而走。然而,自此之後,《華爾街日報》以及其它主流媒體上卻很難見到關於法輪功的正面報道了。

原因是甚麼?恐怕華爾街和華府最明白他們和中共達成了怎樣的交易,也許就是那一句「我和他們講道理」的話最能表達深意。

在美國總統大選遭遇前所未有的舞弊之時,在維護正義的大律師們正在從重重線索中挖掘證據以及幕後黑手之時,中共內部專家的這一番高談闊論,把中共過去幾十年如何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左派的內幕給曬了底兒朝天。有評論指出,這相當於一個佐證,證實了美國左派在這場選舉中極力要掩蓋的一個現實——收取中共資金,包括中共用資金買通拜登家族的行為,這些都讓中共在美國大選舞弊中所扮演的角色更加清晰。

翟東昇的這段影片讓外界更加關注到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上周發出的警告,那就是中共現在對美國構成了最重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說,「北京打算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主導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它們(中共)對權力的追求沒有道德或倫理界限。」

美制裁中共十四名副國級官員

就在這個時間點,也就是12月7日,美國國務院宣佈,對中共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會常務委員會的14名副委員長進行制裁,原因是這些人侵犯人權和損害香港自治。

美國財政部的制裁將包括資產凍結和金融制裁。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禁止這14名人大副委員長和他們的直系親屬入境美國。

從名單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一輪制裁的級別已經上升到了中共副國級高官,並且這14個人中,不少都是習近平的親信。

中共當局誤判局勢,認為特朗普政府正忙於大選的司法戰,無暇顧及,趁機抓捕了不少香港民主人士,但特朗普政府以實際行動鄭重告知中共,從沒有放鬆過對中共的制裁,並且正在加力。

此次的14人制裁名單,是自今年8月後,特朗普政府通過《香港自治法案》後,發出的第三輪制裁名單。此前在8月份和11月份時,美國政府已經宣佈了對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其他共達15位的中港官員實施制裁。

林鄭月娥不久前剛剛表示,她被美國制裁後,沒有任何銀行敢給她開戶,現在被迫每天花現金,連薪資也是現金支付。現在,這14名中共副國級高官也將加入到林鄭等人的行列,家中堆滿現金了。

目前,美國正經歷二百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特殊選舉,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動機、手段,證據越來越多地浮出水面。2018年特朗普總統曾簽署了關於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總統令。鐵證一旦坐實,特朗普總統就將摁下總統令的「核按鈕」。

7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對記者表示:「(訴訟)案件已經提出,現在我們找出了可以採取的舉措。」他說:「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你會看到很多大事在發生。」@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宇文銘、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