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

他們祈禱、高唱美國國歌,舉著「停止竊選」「特朗普2020」「再干四年」等標語、旗幟,並呼喊口號。

受訪者認為,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未經過賓夕凡尼亞州議會,修改選舉規則,計算郵寄選票,這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的州憲法。

抗議者中不少來自賓夕凡尼亞州,也有的來自華府周邊地區或其它州。

不過,據最新的消息,聯邦最高法院拒絕受理此案。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圖為抗議者在閉目祈禱。(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李辰/大紀元)
12月8日,一些美國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前舉行集會,呼籲最高法院受理和裁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訴訟案、(李辰/大紀元)

密蘇里州選舉委員會前主席:賓夕凡尼亞州不應計算郵寄選票

活動組織者、密蘇里州共和黨前主席、密蘇里州選舉委員會前主席埃德‧馬丁(ED Martin )(李辰/大紀元)
活動組織者、密蘇里州共和黨前主席、密蘇里州選舉委員會前主席埃德‧馬丁(ED Martin )(李辰/大紀元)

活動組織者、密蘇里州共和黨前主席、密蘇里州選舉委員會前主席埃德‧馬丁(ED Martin )受訪表示,本次選舉中,賓夕凡尼亞州計算郵寄選票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州憲法,聯邦最高法院應就此案予以受理和做出裁決。

他說,「賓夕凡尼亞州法院改變了法律,允許選舉以郵寄選票的方式進行,這是違法的,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州憲法。賓夕凡尼亞州當地的法院系統改變了選舉的規則,這是不應該的。」

「我認為(聯邦最高)法院要問:這個為甚麼會發生,並就是否會對一些公民帶來不公平、帶來損害而做出判斷。」

「美國國會會在1月6日,就這場選舉是否公正,做出判斷。」

「就賓夕凡尼亞州一案,我認為美國最高法院應該說:你們不應該計算郵寄選票,因為這是不當的。這可能是一個嚴厲的判決,但我認為,這是唯一的法律補救措施。」他說。

教堂管理主任: 站出來喚醒美國人 維護美國憲法

Gregg Noll 是賓夕凡尼亞州教堂「Rod of Iron Ministeries」的管理主任。(李辰/大紀元)
Gregg Noll 是賓夕凡尼亞州教堂「Rod of Iron Ministeries」的管理主任。(李辰/大紀元)

Gregg Noll 是賓夕凡尼亞州教堂「Rod of Iron Ministeries」的管理主任,他說,「過去這一個月所發生的事情,是一場巨大的災難,這場選舉沒有依法進行,違反了美國憲法。我來到這裏平和地抗議,來喚醒美國人,他們需要站出來,維護美國憲法。

「賓夕凡尼亞州州長和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所為違反了憲法,他們通過行政令的方式,允許以大規模的郵寄選票的形式來投票,這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的州憲法。因為他們越過了賓夕凡尼亞州的州議員,只有賓夕凡尼亞州州議員才能做出這樣的改動。所以,我來到這裏抗議這一行為。」

「我們的州議員就此提出一項訴訟到聯邦最高法院。聯邦最高法院需要做出一項決定,是否受理此案。所以,我們來到這裏。」

「因此,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如果最高法院不受理此案,那麼美國就將朝著一個沒有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的方面行進,因為美國是建立在自由和公正的選舉基礎之上的。」

「因為如果我們都待在家裏,保持沉默,那麼這個國家將朝著左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方向前進。這絕對不是我們想要的。因為共產主義走到哪裏,死亡和破壞就跟隨到哪裏。」

抗議者:不允許共產主義者竊選

來自佛州的Steve。(李辰/大紀元)
來自佛州的Steve。(李辰/大紀元)

來自佛州的Steve表示,他過去三周來一直在全國參加各種抗議竊選的活動,他介紹,他完全是義務、自願這麼做的。

「我認為這很重要,我感覺自己是這一歷史的見證者。這件事情的本身,比我們個人更加重要。這不僅僅是停止竊選本身,而是關乎這個國家的自由(能否繼續)。」

「過去三周我一直在全國旅行,因為我對這場公然竊選非常憤怒。」

「收割選票、欺詐性缺席選票,沒有簽名驗證,來自中國的仿製機器以及合同、從紐約運到賓夕凡尼亞州後裝滿選票的拖車不見了。」

「這是完完全全的騙局。」

「作為一個美國人,我認為我們的憲法應該得到遵守和捍衛。」

「我直到現在都很憤怒,數百萬的美國人和我的感受一樣。」

「我在全國旅行,我看到了人們對特朗普的支持,我甚至參加了拜登的一些集會,那裏基本上沒甚麼人。而場外的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比場內的(拜登)支持者還多。這真是荒謬。這是虛假的競選活動。」

「我不能允許這些社會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壁櫥共產主義者(Closet communist)(奪取)這場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