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經濟滲透

目錄

(一)為「一帶一路」開路
(二)為擴張經濟做鋪墊
1. 扮演重要顧問的角色
2. 瞄準大企業
3. 奧迪孔院的真實目的

接上文:孔子學院如何給西方人洗腦

七、經濟滲透

(一)為「一帶一路」開路

2013年中共出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倡議,中共稱要投資數千億美元,在幾十個國家實施橋樑、鐵路、港口、能源的建設。

「一帶」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在陸地上有三大走向:一是從中國出發,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二是從中國西北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三是從中國西南經中南半島至印度洋。

陸地上的「一帶」包括開通中國和歐洲的鐵路運輸的「中歐班列」。

「一路」是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有兩大走向:一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經馬六甲海峽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二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向南太平洋延伸。

「九評」編輯部的社論文章《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指出中共的「一帶一路」其真正目的是「以全球化的名義擴張版圖」。[1]

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對德國在對待中共「一帶一路」的態度和行為上表示滿意,他說中德「一帶一路」合作起步早、合作實、前景好。德國總理默克爾是最早對「一帶一路」倡議表示支持的歐洲領導人之一。「共建『一帶一路』正日益成為中德全面深化合作的一大重要增長點」。[2]

2019年3月26日,據法新社報道,默克爾在巴黎的記者會上表示,北京當局龐大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倡議是「非常重要的計劃」,「我們歐洲人想要參與」。

2016年12月11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第11屆孔院大會在昆明進行。在當日舉行的孔院與「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與會代表認為,孔院在助推「一帶一路」建設上大有可為。孔院在助推漢語和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同時,也極大地帶動了本地區、本學校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人文交流、經貿往來等各領域、全方位的合作。[3]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曾發表題為「孔子學院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文章,表明孔院具有為「一帶一路」開路的有利條件,因為它可以在沿海國家通過教語言和當地人溝通,降低交易成本,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4]

2016年11月25日,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來到德國最早成立的孔子學院——柏林自由大學孔子學院,與德國多位漢學家和全德各孔子學院院長見面會談。

據中共官媒報道,當天參加會議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學(Duisburg-Essen)教授托馬斯‧海貝勒(Thomas Heberer,中文名為王海),身兼魯爾都市孔子學院(Metropole Ruhr)德方院長,向劉延東介紹說,魯爾區是歐洲最大的工業區,杜伊斯堡又是「一帶一路」在歐洲的終點站,而這所學院除了文化和語言以外,主要任務包括介紹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與國際關係。

杜伊斯堡是北威州的第五大城市,位於萊茵河的魯爾河交匯處,是德國傳統的魯爾工業區重鎮,也是歐洲最大的內陸港。自中共提出「一帶一路」後,該城成了「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杜伊斯堡社民黨市長林克(Soren Link)說,「我們是德國的中國城市。」[5]

魯爾都市孔院建於2009年11月6日,掛靠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學名下,中方的合作機構是武漢大學;武漢和杜伊斯堡市於1982年建立了中德第一個友好城市。

魯爾都市孔院於2016年9月承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中歐合作國際論壇,150餘位中歐政經界人士參加。

同年12月11日,為期兩天的第11屆孔子學院大會在中國「春城」昆明落幕,2,200多名來自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大學校長、孔院代表參加會議。杜伊斯堡—埃森大學魯爾都市孔院被評為2016年度25家先進孔院之一。

該學院中方院長劉靚表示,在響應「一帶一路」建設戰略上,魯爾都市孔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它所在城市杜伊斯堡是中歐鐵路運輸的歐洲重要端點之一,每天都有來自大陸的貨運,對當地的經濟發展產生巨大的影響。

到了2019年12月11日,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研究院與魯爾都市孔院共同組織了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在杜伊斯堡市舉行。

魯爾都市孔院的另一位德方院長馬庫斯‧陶伯(Markus Taube)在第五屆論壇的開幕式上發言說:「一帶一路」如同一張「密織的網,將沿途的所有城市、地區連接起來」。這道出魯爾都市孔院已為中共「一帶一路」的實施勾勒了一副「美好」的藍圖。[6]

除了魯爾都市孔院外,其它的孔院也都舉辦關於「一帶一路」的講座,如:

2017年4月11日,紐倫堡孔院邀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政治系學科主任倪寧靈(Prof. Dr. Dr. Nele Noesselt)教授,舉辦了「新絲綢之路上的中國夢」講座。[7]

2017年10月28-29日,慕尼黑孔子學院與慕尼黑大學漢學系聯合舉辦了「山東與海上絲綢之路」國際研討會。[8]

2019年7月1日,波恩孔子學院在波恩大學國際俱樂部宴會大廳舉辦了「歐洲絲綢之路」研討會。[9]

孔子學院在為中共實現「一帶一路」開路。

(二)為擴張經濟做鋪墊

1. 扮演重要顧問的角色

為實現中共的全球化擴張的野心,孔院也利用在海外建立的人脈關係,打通經濟合作之門。

2017年6月2日至12日,紐倫堡孔院組織紐倫堡大區高級代表團訪問中國西部。這是孔院於2009、2011、2014年之後第四次組織高級代表團訪華。

此次高訪團的主題為「重走絲綢之路」,由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前校長兼紐倫堡孔院理事會榮譽理事長克魯斯克教授(Karl-Dieter Gruske)和紐倫堡孔院外方院長徐豔帶隊,紐倫堡大區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各界負責人共24名代表參加。

他們沿古代絲綢之路的路線,先後走訪了銀川、嘉峪關、敦煌、烏魯木齊四個城市,舉行「重走絲綢之路」主題座談交流會。

寧夏是中國葡萄酒最重要的產區之一,而紐倫堡大區所在的弗蘭肯地區以高品質的葡萄酒享譽世界。高訪團參觀了敦煌莫高窟及新能源建設等項目,瞄準了文化旅遊、教育醫療、新能源方面可利用性。高訪團還到新疆了解蒙藥、哈藥和維藥的開發的可能性。[10]

這已不是一個正常的語言學院所要做的事,如同一個企業的國際經濟開發部、公關部。難怪中方大學在挑選孔院中方校長時,要求此人有交際能力、跨文化的管理才能等等。

徐豔的丈夫早在2016年就稱紐倫堡孔院已成為「當地政府和經濟文化界的重要顧問」。[11]

2. 瞄準大企業

早在2006建校時,紐倫堡孔院就瞄準了德國在全球領軍的科技巨頭西門子(SIEMENS),使其成為該院創始會員之一,至今西門子一直給孔院提供經濟資助。[12]

紐倫堡孔院和西門子的合作關係還在北京舉行的孔子學院大會上被作為經驗選講。

在北京舉辦的第5屆孔院大會(2010年12月10日至12日)的論壇上,紐倫堡-埃爾蘭根副校長克裏斯托夫‧科布馬赫(Christoph Korbmacher)教授做了「三方合作帶來的相互收益:弗里德里希-亞歷山大紐倫堡-埃爾蘭根大學、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和西門子」的講座。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馬克‧烏歇合(Marc Wucherer)也以「中國、西門子和孔子學院——完美的合作夥伴」為題目發表了演講。[13]

紐倫堡孔院和西門子的緊密合作關係的背後是西門子和中共的關係。

據西門子公司介紹,西門子自1872年進入中國,145年來以創新的技術和產品對中國的發展提供全面支持;2017財年(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西門子在中國的總營收達到72億歐元,擁有超過32,000名員工。西門子已經發展成為中國社會和經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西門子股份公司管理委員會成員奈柯(Cedrik Neike)表示,西門子高度認同「一帶一路」倡議的理念,「西門子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最佳合作夥伴。西門子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擁有完善的業務佈局,深諳各地區的市場特點,能夠為推進全球合作、共同創造價值以實現各方利益發揮不可缺少的作用」。[14]

把大企業拉入自己的陣營中,為「一帶一路」效勞,紐倫堡孔院稱得上全球的「示範孔子學院」。

不過西門子和中共的合作關係受到外界的關注和質疑。2019年11月,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公佈了機密文件「中國電文」(China Cables),揭露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進行關押再教育的狀況,同時指出德國西門子提供新疆當地企業數據收集技術,使維吾爾人的行動被追蹤。

德國之聲報道,此消息公開後,德國聯邦議院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在呼籲歐盟制裁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等高官,以及認為德國應該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推動將新疆維吾爾族事宜納入討論議題的同時,指出在新疆工作的西門子等德國公司應擔負起關注人權的義務。[15]

除和西門子有合作關係外,紐倫堡孔院還和英飛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合作關係。早在2010年紐倫堡孔院成立高級顧問委員會時,作為英飛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的總裁的克勞斯‧伍徹(Klaus Wucherer)教授就是成員之一。

英飛凌科技公司於1999年4月1日在德國慕尼黑正式成立,是全球領先的半導體公司之一。據百度介紹,西門子半導體事業部作為英飛凌科技(中國)有限公司的前身於1995年進入中國市場。英飛凌於2018年3月與上汽集團宣佈成立合資企業,還與中國的中興、華為、方正、握奇等有深入的合作。[16]

不僅如此,紐倫堡孔院還和華為有往來。華為被美國政府視為中共的間諜機構,它生產的網絡系統留有後門。美國將華為5G網絡排除在外,並於2020年8月提出「清潔網絡」行動,經過短短幾個月的努力後,於11月10日蓬佩奧宣佈,已有逾50個國家的170個公司加盟淨網行動。這些國家承諾只會使用可信賴的通信設備商組建它們的5G網絡。[17]

2016年12月5日,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漢學系聯手華為公司共同舉辦了盛大的漢語師範專業成立慶典。中共駐慕尼黑總領館教育領事黃崇嶺、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副校長安捷‧克萊(Antje Kley)教授、巴伐利亞州教育文化科學藝術部項目官員羅伯特‧格魯伯(Robert Gruber)、華為公司代表卡斯滕‧森茲(Carsten Senz)、紐倫堡孔院德方院長徐豔等在內的近100人出席活動。

卡斯滕‧森茲代表華為公司向漢學系捐贈了50台平板電腦以及中央操控平台。[18]

卡斯滕‧森茲是德國華為公關部主任,華為的歐洲研發中心在慕尼黑。他於2020年7月17日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德國是華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德國聯邦網絡管理局局長在近日表態,說德國政府在這件事情上的態度一如既往,即不會因為一家供應商的來源背景就將其排除在外。他認為,在這方面,「德國為其它國家樹立了很好的榜樣」。[19]

默克爾一直反對德國封殺華為,也遭來自己黨派議員及其它黨派的強烈反對。但默克爾知道,如果禁止華為,德國的汽車業將被趕出中國市場。

據法廣香港特約記者報道,中共駐德國大使吳懇在2019年12月的講話中提到[20]:

「如果德國政府決定排除華為於德國市場之外,將會有其後果。中國政府將不會袖手旁觀。」

「去年中國市場總共出售了2,800萬輛汽車,其中700萬輛是德國車。我們是否可以宣佈德國汽車不安全,只因為我們也可以生產汽車?」

外界解讀,這是中共在對德國進行赤裸裸的威脅。

據《紐約時報》報道,華為一直是所有主流政黨的慷慨捐贈者,包括巴伐利亞執政的保守派。CSU黨主席索德(Markus Soder)公開捍衛了華為的競標權並抨擊了美國。[21]

前文中我們提到,2016年任巴州財政部長的索德租別墅給紐倫堡孔院辦公使用。自2018年索德已上任巴州州長。該孔院長期周旋於中共及其大企業與德國大企業、政要之間,它的作用非同小可,絕非一般的語言學院能與之同日而語的。

3. 奧迪孔院的真實目的

2017年5月23日,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簡稱「奧迪孔院」)成立。這是全球第一所由著名跨國企業參與投資建設的孔院。德國奧迪集團和英戈爾施塔特市政府投入營運經費,國家漢辦提供漢語教師、教材,英戈爾施塔特工業技術大學提供辦學場地、設備和管理人員。[22]

奧迪總部位於德國巴伐利亞州的英戈爾施塔特市(Ingolstadt),奧迪是世界上最暢銷的豪華汽車品牌之一。據百度百科介紹,奧迪目前在中國市場的經銷商網絡已覆蓋99個城市,擁有185家經銷商,是目前中國大陸規模最大、覆蓋面最廣、服務水平最高的高檔豪華品牌轎車服務網絡。[23]

奧迪股份公司企業社會責任部主任、奧迪孔院的董事會成員特洛普舒博士(Peter Tropschuh)曾說,每個奧迪人都明白公司業務的一大部份取決於中國市場,只有通過讓大家對中國更了解,興趣更濃厚,才能夠更容易動員德國同事前往中國任職。因此該公司和孔院總部聯繫,提出在英戈爾施塔特辦孔院,因為該市得到了時任州長霍斯特·澤霍夫(Horst Seehofer)的支持,希望成為巴伐利亞州的中國中心。[24]

顯然,奧迪孔院的成立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滿足德中雙方巨大的經濟利益。這種辦學方式正符合習近平提出的「孔子學院在搞好漢語教學的同時,要根據所在地的需要,不斷拓展辦學功能」。

奧迪孔院與華為同樣有密切的合作關係。

據該孔院網介紹,奧迪孔院有一個小型實驗室,是大學和工業界之間的一項技術研究計劃。該實驗室的研究小組由來自計算神經科學、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商業智能、自動嵌入式系統和機械人技術等不同學科的專家組成。目標是在中德兩國的大學和地區產業之間建立一個多學科的生態系統。支持這個這項工作的本地合作夥伴是華為歐洲研究中心(Huawei European Research Center)的大數據流組。部份研究工作由德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ZIM項目)資助。[25]

2019年2月13日至14日,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華南理工大學和德國英戈爾施塔特技術大學共同舉辦為期兩天的研討會。此次會議在奧迪英戈爾施塔特技術大學和華為德國研究中心慕尼黑辦事處舉辦。

在之後的活動中,三位華南理工大學的教授和德方大學研究團隊的主要成員前往慕尼黑,與華為德國研究中心慕尼黑辦事處研發人員進行技術上的交流。此次人工智能研討會是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自2016年下半年成立以來首個牽頭組織的中德學者研討活動。[26]

不知奧迪是否意識到安全隱患問題。不只是華為被視為間諜公司,孔院也同樣被視為間諜機構。(關於這一點後文還有論述)

(待續)

*****
[1]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6):全球野心(上)https://www.epochtimes.com/b5/18/12/9/n10900318.htm

[2] 中國駐德大使館網:「專訪中國駐德國大使:共建『一帶一路』正日益成為中德全面深化合作重要增長點」,2019年4月24日,http://de.china-embassy.org/chn/dszl/dsjscf/t1657434.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5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5164353/http://de.china-embassy.org/chn/dszl/dsjscf/t1657434.htm

[3] 中國政府網:《孔子學院助推「一帶一路」建設大有可為》,2016年12月11日,http://www.gov.cn/xinwen/2016-12/11/content_5146611.htm,原始內容存檔。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7110238/http://www.gov.cn/xinwen/2016-12/11/content_5146611.htm

[4] 王海蘭:《孔子學院助力「一帶一路」建設》,中共社會科學網,2016年9月29日,http://www.cssn.cn/sf/bwsf_yyx/201606/t20160615_3072017.shtml?COLLCC=2027354836,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5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5164816/http://www.cssn.cn/sf/bwsf_yyx/201606/t20160615_3072017.shtml?COLLCC=2027354836

[5] BBC:《「德國的中國城市」: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2018年8月2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049104

[6] 魯爾都市孔子學院網站:《杜伊斯堡成功舉辦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2019年12月11日,https://www.uni-due.de/imperia/md/content/konfuzius-institut/2019/2019-12-11_杜伊斯堡成功舉辦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pdf,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7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7202908/https://www.uni-due.de/imperia/md/content/konfuzius-institut/2019/2019-12-11_杜伊斯堡成功舉辦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pdf

[7]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舉辦「新絲綢之路上的中國夢」講座》,2017年4月11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munich/2017/1029,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14141201/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7/event/822.html

[8] 《慕尼黑孔子學院成功舉辦「山東與海上絲綢之路」研討會》,2017年10月29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munich/2017/1029,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6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6211312/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munich/2017/1029

[9] 《波恩孔子學院成功舉辦「歐洲絲綢之路」研討會》,2019年7月1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pid=bonn/2019/0714,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7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7191555/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pid=bonn%2F2019%2F0714

[10] 德國孔院信息網:《重走絲綢之路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高級代表團訪問中國》,2017年6月22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pid=nuernberg-Erlangen/2017/0622,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4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1104122843/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nuernberg-Erlangen/2017/0622

[11] 中國新聞網:「劉延東考察德國最早孔子學院 與當地頂尖漢學家座談交流」,2016年11月26日,http://inews.ifeng.com/50320960/news.shtml?back=&back=,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2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12081741/http://inews.ifeng.com/50320960/news.shtml?back=&back=

[12] 《關於我們》,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關於學院/關於我們.html,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關於學院/關於我們.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1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001103251/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關於學院/關於我們.html

[13] 紐倫堡孔院網站,第五屆孔子學院大會,2010年10月1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0/event/476.html,存檔於2020年9月13日,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3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13192128/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0/event/476.html

[14] 《西門子在京設立全球 「一帶一路」辦公室,進一步推進國際合作》,http://w1.siemens.com.cn/news/news_articles/3692.aspx,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2月1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1105928/http://w1.siemens.com.cn/news/news_articles/3692.aspx

[15] 德國之聲:《「中國電文」反響強烈 聯合國秘書長髮聲》,2019年11月26日,https://www.dw.com/zh/中國電文反響強烈-聯合國秘書長髮聲/a-51413605

[16] 英飛凌公司,https://baike.baidu.com/item/英飛凌

[17] 大紀元:《蓬佩奧:近50國170家公司加入美國淨網行動》,2020年11月11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11/11/n12540737.htm

[18] 《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漢學系漢語師範專業成立慶典》,2016年12月5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nuernberg-Erlangen/2016/1205,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5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5092805/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nuernberg-Erlangen/2016/1205

[19] 《專訪:「當年的東芝 如今的華為」》,2020年7月17日,https://www.dw.com/zh/專訪當年的東芝-如今的華為/a-54220110,德文:https://www.dw.com/de/huawei-sprecher-senz-ausschluss-w%C3%BCrde-netz-sicherheit-verringern/a-54245951

[20] 《中國大使威脅華為若被禁德國汽車進入大陸恐怕也有問題》,2019年12月16日,https://www.rfi.fr/cn/中國/20191216-中國大使威脅華為若被禁德國汽車進入大陸恐怕也有問題

[21] 《德國的華為難題:中國會報復它的汽車產業嗎?》,2020年1月17日,https://cn.nytimes.com/world/20200117/huawei-germany-china-5g-automakers,英文:https://www.nytimes.com/2020/01/16/world/europe/huawei-germany-china-5g-automakers.html

[22] 《中德合作再添一翼: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 合作簽署儀式在孔子學院總部舉行》,2016年6月14日,http://oecc.xmu.edu.cn/oversea-fgw/info!detail.action?info.id=2369

[23] 奧迪,https://baike.baidu.com/item/奧迪(中國)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24] 孔院雜誌,《我們很重視開發電動汽車》,4/2017年,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leipzig.de/fileadmin/user_upload/KI-Magazin/2017-04_Konfuzius_Institut_Magazin_web_DS.pdf,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24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24075343/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leipzig.de/fileadmin/user_upload/KI-Magazin/2017-04_Konfuzius_Institut_Magazin_web_DS.pdf

[25] Forschung, https://audi-konfuzius-institut-ingolstadt.de/forschung.html, https://audi-konfuzius-institut-ingolstadt.de/zh-hans/forschung/奧迪英戈施塔特孔子學院小型實驗室.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3月14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314034959/http://audi-konfuzius-institut-ingolstadt.de/zh-hans/forschung.html

[26] 《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舉辦中德大學人工智能研討會》,2019年3月25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pid=berlin/2019/0325,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4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4224203/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berlin/2019/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