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周末香港三家銀行遵照國安法,在警察要求下,凍結了許智峯一家的資金,引發全球譴責。北京一看惹起眾怒,緊急在上周日解封。港警與北京的不同做法,凸顯了中共治港混亂不堪,也可能遭美國制裁。

12月3日,從丹麥到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宣佈流亡並退出民主黨,5日許智峯發帖說,他和家人在香港三家銀行(滙豐銀行、恒生銀行和中國銀行)的五個賬戶約500萬港元全部被凍結。這是他畢生的積蓄。

許智峯銀行賬戶:封了解 解了又封

消息傳出,全球譁然。警方可隨意凍結銀行賬戶,香港還能保住國際金融中心嗎?

6日上周日,香港警方稱,正循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及洗黑錢方向追查一名潛逃港人,包括通緝和凍結戶口。

但到了上周日晚上10時多,許智峯表示,除了他個人的一個賬戶85萬元依舊被凍結之外,其餘所有賬戶都獲解封,「家人基於對香港滙豐的徹底不信任,已經立即將積蓄轉賬往安全地方」。

然而等到周一7日早上,許智峯和父母、太太的賬戶又再度被凍結,警方還拘捕了12名中文大學學生及畢業生。

許智峯稱警打壓報復抹黑

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7日再指,警方估計有人以眾籌為名,涉嫌挪用自己及他人戶口獲益,涉款85萬港元,故暫時凍結許智峯及相關人士的戶口調查。

許智峯下午再就事件回應,指他去年底發起的「私人檢控抗警暴眾籌」,所籌得金額由始至今只存於律師樓戶口,期間並無轉往任何其它戶口,「更遑論所謂『挪用』」,他在社交網站再公開有關眾籌的核數報告,強調自己光明正大,歡迎公眾查閱。

許智峯在社交網頁再公開有關眾籌的財政報告,報告由去年12月8日至今年6月30日,顯示眾籌款項所得為3,623,983元,支出為1,428,940元,其中1,126,137元為法律費用,餘額為2,195,043元。

許智峯重申,所籌得金額由始至今只存於律師樓戶口,期間並無轉往任何其它戶口。而且眾籌賬戶與他個人和家人戶口完全無關。他稱警方凍結其賬戶,應該進一步說明有可疑之處,否則只流於政權對異見者的政治打壓、抹黑滋擾行為。

許智峯又說,眾籌至今已一年,眾籌所支付的私人檢控及司法覆核案等已經全面展開,警方突然在他宣佈流亡後翌日凍結他及其家人戶口,認為時間之吻合足證行動是警方的政治報復,又指「而眾籌的官司針對警員干犯刑事罪行,警方打壓這次眾籌本身亦有利益衝突之嫌」。

滙豐銀行的否認和撒謊

許智峯在社交媒體稱其家人銀行戶口已解凍,其部份戶口也解凍。呼籲本地及國際金融監管機構徹查事件及懲處相關銀行及人員。(大紀元資料圖片)
許智峯在社交媒體稱其家人銀行戶口已解凍,其部份戶口也解凍。呼籲本地及國際金融監管機構徹查事件及懲處相關銀行及人員。(大紀元資料圖片)

周一滙豐銀行HSBC和恒生銀行的股價,一開市就急跌500多點,外界認為,假如不是上周日晚上解封了許智峯的賬戶,可能要下跌1,000多點,因為此事徹底破壞了香港銀行業百年來積累的聲譽。

不過滙豐發言人表示,據了解,滙豐是根據警方搜查令指示,凍結許智峯個人的部份戶口服務,但不涉及其家人的戶口,指許智峯對滙豐的批評是歪曲事實。

也就是說,滙豐只承認凍結了許智峯的賬戶,沒有凍結其家人的。這就與許智峯公佈的信息不同。

前銀行反洗黑錢調查人員L先生說,根據報道,警方於上周末以「口頭」方式通知有關銀行,要求凍結許智峯以及其家人戶口。如果有關報道屬實,就完全違反了銀行一貫的程序。

首先,銀行與監管機構和執法部門一向以「白紙黑字」方式來往,以保障銀行的利益,同時附合audit trail(審計追蹤)之要求。

第二,執法部門如要凍結銀行資產,必須要有法庭發出之手令warrant,而絕對不會以「口頭」之方式如此兒戲。

第三,就報道引述,究竟警方是誰以「口頭」方式通知銀行?而銀行方面,又是誰接聽「口頭」之指示,而最後又是銀行哪位同事負責凍結戶口之動作?整個過程,絕對沒有充足的「文件」去附合銀行的營運守則,究竟又是誰去「批准」當中的指示?

第四,根據許智峯提供的資料,眾籌一直只以一律師事務所之戶口作收款,並有關核數報告顯示完全沒有與許智峯或其家人之私人戶口有任何交易。警方又根據甚麼理據去要求凍結許智峯以及其家人之私人戶口,而對律師事務所之戶口就沒有任何動作?

YouTube頻道SIU TING MAK分析說,許智峯說他有500多萬是合理的,而且應該分散在他家人的賬戶裏,因為許智峯做了4年議員,13萬月薪,加8、9萬的津貼,很多錢不是他袋的,一部份要給黨的,加上繳稅,一個月十多萬合理,一年是140萬左右,4年就500多萬元。

許智峯會交部份薪金給太太或父母,因為他隨時會入獄,過去一年已經數度被警察拘捕,所以他的一些錢已經交給太太和父母是合理的,因為假如家人賬戶上沒錢,就不給保釋,他可能就要坐幾個月牢。

許智峯為何要走,因為港府給他定了九宗罪: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三宗罪、內務委員會衝突兩宗罪、國歌法二三讀四宗罪。「港府不會一起起訴,而是兩單兩單來告你,分分鐘在未來5年有九成時間是在坐牢的,像黃之鋒一樣,放出來再告你,周庭還有一條國安法,她坐完10個月再捉你,所以許智峯一定要走的。」

許智峯去丹麥時為何不把錢拿走?他有九條罪在身,他知道他的戶口被監視著,一旦大銀碼的動,過百萬的走,他是走不了的。

許智峯沒有違背國安法

2020年11月30日,許智峯應丹麥國會議員邀請離港赴當地交流。12月2日,媒體引述消息指,許智峯的父母、妻子及兩名子女已乘飛機離港往丹麥。12月3日,許智峯在社交網帖發表聲明,正式宣佈要暫別香港就此流亡,並退出香港民主黨,尚未決定會在哪個國家停留。5日許家所有銀行賬戶被封。

警方稱許智峯是「潛逃港人」,這是不對的,因為是香港法庭批准他去丹麥的,給旅遊證件他走的。

他在丹麥見議員時說要施壓北京,照顧香港抗爭者,這句話沒有違反國安法,支持抗爭者有很多方式,例如照顧他們獄中的飲食,讓他們有人權,有人去探望他們,這都是支持他們。所以不能用這個來說他犯了國安法。

MAK認為,許智峯最多犯的是一條罪——踢保後他沒有去警署報到,可以通緝他,但說他犯國安法是沒有理據的,他家人和政治無關,去哪裏都可以。

北京最高層緊急下令解封戶口

MAK分析說,上周六凍結賬戶,「不知道是鄧炳強、李家超還是中聯辦,但中聯辦和國安署一定點頭了,也一定有報給習近平要封鎖戶口,因為國內是這樣做的。」

「我相信背後北京在看著,是否夠料,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失職,我相信有。……股市一開市會很大件事,會釘蓋,今天已經釘蓋(跌500點),誰還會信香港?現在內地企業被美國這樣圍攻,好多在等著集資,等著在香港上市,美國現在越封(制裁)越多,中移動、中石油都封了,這樣中共會缺錢,你不能動香港的。」

他分析,習近平後面是有一班核心人物,他們手握實權,要搞國安法可以,這班人不管民主自由,在香港令人禁聲他覺得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國內是這樣,「問題是你不能影響他們賺錢,你可以搞國安法,但不能影響香港吸資的功能,因為那是錢,這就是底線,只有一個底線。」

MAK認為,上星期日晚的解封是最高指令,「一定是最高指令,一定高過韓正(主管港澳事務)。整件事就那麼簡單,但他們沒有怪國安署或警隊,不會的,因為他們不覺得重要,只要你不影響他們搵錢,所以星期一早上要捉了12個人。」

《基本法》也是保護共產黨的

「黨內的老人只顧找錢,但共產黨最大的問題是,它們認為只要不動到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其它做甚麼都可以,這主要是習的思想,但問題是你用刀斬自己的腳,有沒有問題?」MAK說。

他提到當年鄧小平立《基本法》不是保護香港的,是保護共產黨的,你沒有了《基本法》保護香港,你何來集資?何來可以吸金?沒有外資進來,你的國家就慢慢窮。今天你看到,當你廢了《基本法》,變成國安法的時候,美國就動你,就這麼簡單。」

他還分析說,美國總統特朗普不但可以因為此事而制裁香港,他還可以在國會內提法案,不允許美國人到香港做任何的投資,因為放在香港的錢不安全。

他看到現在美國緊盯著中共,中共缺錢,只能等拜登上場才能有機會解財困,否則就只能「印錢」。然而香港國安署的土豪不懂這個道理,結果惹禍了,讓北京不得不趕緊滅火。這只能說明中共內部管理混亂,中共根本沒有能力治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