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繼上周四(12月3日)民眾在谷歌爾灣公司辦公樓前抗議其審查言論後,周六又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集會者高喊:「我是自由的美國人!」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民眾在宣讀國旗誓詞。(李梅/大紀元)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民眾在宣讀國旗誓詞。(李梅/大紀元)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民眾舉著「停止審查制度」的牌子,並且把面書按諧音寫為「假書」。(李梅/大紀元)
2020年12月5日,民眾前往面書(Facebook)在洛杉磯的辦公樓前舉行演講集會。民眾舉著「停止審查制度」的牌子,並且把面書按諧音寫為「假書」。(李梅/大紀元)

2015年谷歌拋棄了「不要作惡」的準則,而代之以「你可以賺錢而不作惡」,同樣面書也早就放棄了其中立的立場,審查和限制人們的言論。今年11月3日,司法部起訴面書歧視美國工人,面書還可能因其壟斷而面臨起訴。

集會在一面印著多個「1776,永遠自由(1776 Forever Free)」徽標的旗子前進行,「1776,永遠自由」是一個社區組織,支持所有美國人的《憲法》權利。另一個參與團體「美國鳳凰城項目(American Phoenix Project)」是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而成立的,關注在全球範圍的封鎖以及對經濟和生活的破壞讓人們覺醒的現象。當天的演講者大多來自於這兩個民間團體。

堅守社交媒體「陣地」

現代電腦技術基於二進制的1和0來儲存、傳輸和編程。集會的參與者泰勒(Taylor)說:「大科技公司希望我們像1和0一樣可以被編程、可以被控制、可以被消聲,但他們搞錯了,我們是具有勇氣和膽量的愛國者,我們是自由的美國人,不受他們的控制。」

「美國的《憲法》保證了上帝賦予人們的自由和權利,我們不能像懦夫一樣躲在鍵盤後面被他們控制,我們要經常見面,面對面地交流和討論,說出自己的看法。但我不主張刪除面書等社交媒體的帳號,那是從戰場上退出;我們要利用這些平台,傳播我們的思想和信息,去激勵人們、去喚醒我們的同胞。」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發表,「1776 Forever Free」表示將永遠支持美國人的憲法權利。(李梅/大紀元)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發表,「1776 Forever Free」表示將永遠支持美國人的憲法權利。(李梅/大紀元)

泰勒談到,在美國大選後,他想在面書上分享在比華利山莊的照片(支持特朗普),「這時一條信息彈出,『你確定要分享嗎?2020年大選已確定,拜登是你們的新總統。』他們簡直是瘋了,像警察一般。」

製造恐懼以控制人

律師莉安(Leigh)說:「讓我們回憶一下納粹的歷史,他們用了一個簡單的公式,去實施種族滅絕和人權暴行。首先,他們把社會撕裂成瘋狂的狀態,然後媒體造勢並剝奪猶太群體的各種權利,給每個猶太人戴上一顆星星,當最終把猶太人送去集中營時,沒有人為他們說話。」

「專制極權主義政府有許多共同之處,共產主義也是。保羅‧約瑟夫‧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任宣傳部長,他在那場大屠殺中的作用僅次於希特拉。戈培爾建立了對新聞、電影、藝術、音樂、戲劇等的檢查制度,大約八千萬人民被剝奪了獨立的思想,收聽國外的廣播被視為非法。人們因此對種族歧視和迫害視而不見,大屠殺實際是希特拉讓數百萬人與他達成協議的結果,他通過媒體宣傳控制了人們的思想。」

莉安最後引用杜魯門總統的話,一旦政府致力於消滅反對的聲音,它就只有一條路要走,就是採取越來越多的鎮壓措施,並創造一個讓所有公民感到恐懼的國家。

居民富蘭托認為,加州民主黨官員一直在利用疫情製造恐懼,限制和控制人們的生活,但大家都知道佩洛西在封城期間去了理髮店,紐森要求大家隔離而自己卻在法國餐館聚餐。

控制人們的思想

艾倫(Alun)談到,一個臭名昭著的人曾說思想比槍更有力量,他們可以把地獄說成是天堂,他就是獨裁者史太林,他造成了九百多萬人死亡。同樣,納粹的戈培爾也是這樣做的,而如今我們也面臨著這樣的危機,在我們有生之年,新的暴君在崛起。面書創始人馬克‧朱克伯格、推特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還有谷歌高級經理人桑達爾‧皮查(Sundar Pichai),不論是宣傳思想還是審查言論,其實是一枚硬幣的兩面,這枚硬幣就是馬克思主義、全球主義和極權主義,都是對人民的壓迫。

艾倫說:「他們毒害了年輕人的思想,並成功地說服人們,美國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這個世界問題的來源。他們一直在大規模一步步地從事這種邪惡的洗腦,如果不是特朗普總統的當選讓他們驚惶失措而加速進程,美國人可能還在沉睡,但特朗普總統揭開了邪惡的帷幕。」

莉安提到,「甘迺迪總統說過,『如果我們的國家要強大,我們必須了解所有的事實,必須歡迎有爭議的觀點』,而大科技公司谷歌、面書、推特和媒體所做的就是掩蓋事實。」

人們被喚醒

艾倫說:「我們幾代人都睡著了,要改變這一切取決於我們每一個人。我們允許這種暴政發生在我們的身上,現在要由我們來解決這個爛攤子,我們被安置在這個地球上是有使命的。」

「這個國家必須有正義、有司法的公正。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艾倫(Alan)向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喊話:「我們要求你為我們人民、為正義而工作。我們將在自由的旗幟下重新團結起來,成為一個不分彼此的美國。」

史密斯(Smith)表示,在美國獨立戰爭開始時,只有3%的美國人想從大英帝國治理下獨立出來,在初期戰鬥中也表現不佳,「但我們在上帝的指引下最終贏得了戰爭。」「這大半年來,我們面臨著壓迫,我簡直不敢相信官員們能奪走我們的權利,我們被告知待在家裏、失去了工作,假日也被取消了。」

科迪(Cordie)說:「(州長的)行政命令不能違反《憲法》,人們需要了解《憲法》。在這場戰鬥中,信念和決心至關重要。我們不在乎邪惡多麼強大,習主席、馬克‧朱克伯格、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他們對上帝一無所知。而我們知道選舉舞弊、知道甚麼是叛國罪,如果共產主義佔領這個國家,我們將甚麼也沒有。」

愛國者的責任

泰勒表示,愛國者的任務與責任就是喚醒和激勵那些睡著的人。泰勒帶領大家喊「我們是自由的美國人」。他說:「我一有機會就會宣揚這一點,這樣我們的思想和精神就會集中在要幹之事上,使之實現。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我們就會失敗。」

艾倫說:「暴政對政府來說是合理的,但對公民來說是非法的。當暴政成為法律時,反抗就變成了責任,我們每個人都要履行自己的職責,站出來就是一種方式。」

科迪說:「也許很多人都沒有從政的願望,沒有想過站在舞台上演講,但當時刻到來,我們都必須具有這種勇氣,因為上帝在你身後,你永遠都不知道你的想法有多深遠,並可能會影響幾百萬人的生活。」

「比如分享影片,如果有10個人來做,或有更多的人來做,那麼就會喚醒許多的人,因為你的信念能讓人感動,你的信念能讓人醒悟。我知道今天在場的人們都不會停下腳步,直到恢復上帝賦予我們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