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員長期滲透控制香港為公開的事實。《南華早報》6日報道,一班新移民金融界親共人士,成立新政黨「紫荊黨」,目標黨員人數多達25萬,比經營近30年的民建聯黨員多6倍。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推測,紫荊黨的成立,像是香港的地下共產黨組織浮出台面,繼而建立與中共相匹配的黨委管治制度。

紫荊黨今年5月悄然成立,創黨人包括中共全國政協及瑞士信貸集團董事的李山、中播控股主席黃秋智、陳建文、王兟等人,他們全都是在中國大陸出世。

據《南華早報》報道,紫荊黨稱,計劃吸納25萬黨員,佔香港人口比例3.3%,目標是想對抗立法會的「極端勢力」。

朱凱廸:龐大的黨組織是直接將港中共地下黨員浮面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在Facebook撰文表示,25萬這個規模不單香港政黨政治前所未見,全球民主國家的執政黨也難以匹敵。「這種程度的黨員佔人口比例,只有在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才會見到。」

朱凱廸質疑,民建聯經營近30年都只有4萬多黨員,一個「新民建聯」怎可能在短時間內發展出6倍「舊民建聯」的規模?如果這一目標不是隨口亂說,「唯一能建立這個規模的黨組織的方法是直接將潛伏在香港的中共地下黨員浮面,在國安法時代建立『一黨獨大』的政治組織,與大陸(中共)正式看齊。」

程翔:香港共產黨名單極為隱蔽 黨員數目約40萬

中共在香港的滲透極為廣泛,地下黨數目驚人。中國問題專家、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曾於2012年根據中共十八大港澳代表數目,與大陸各地/各組織代表對黨員的比例推算出,香港約有40萬共產黨員。程翔在八十年代曾擔任中共新華社控制的《文匯報》副總編。

程翔在今年10月出席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時表示,中共在香港利用各式各樣的管道與形式秘密吸納黨員,「就我身邊知道的黨員,有些是記者、辦公室的文員、白領的職員,有些中學校長,還有一些在貿易公司做外資企業的工作人員。」

程翔透露,香港共產黨名單極為隱蔽,因中共「單向連繫」的組織管理嚴密,被吸納的黨員,往往只能接觸一位上線黨員。因此香港共產黨名單極為隱蔽,不為外人所知,連其黨員本身也難以知曉。「這個名單只要中共中央不給,組織部不給,那麼連工委書記都沒轍,他想要都沒辦法要。」

程翔說,就如前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書記、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身為中共在香港的一把手,都無法掌握香港所有的共產黨員名單。許家屯在回憶錄中披露,為掌握香港所有的黨員名單,他曾要求中共中央授予他權限,所有派至香港的黨員都需向他報告備案,但遭到中共中央拒絕。

朱凱廸指出,中共地下黨員早已遍佈於政府、法定機構、各大企業、大中小學、社福機構、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專業學會、業主立案法團和各大社團。他相信,「中共正部署照抄大陸一套,在香港實行遍及整個社會的黨委平行管治模式。」

「升旗易得道」:中共扶植更具大陸背景團體取代港「建制派」

對於紫荊黨的成立,網台「升旗易得道」在12月7日評論指,此前的「建制派」政黨,在過去立法會中有泛民時,才有存在價值,如今沒有反對力量,就面臨「狡兔死,走狗烹」。中共可能扶植更加具有大陸背景的團體,去取代香港的「建制派」。

網民:共產黨特式 外鬥完就到內鬥

網民說:「中共地下黨員比人們想像的多,由86、87年已經準備收回香港時,中共已佈局。」有網民嘲笑:「咁(這樣)浮面美國會禁止入境喎,呢班人(這班人)忠精愛國。」

亦有網民認為,最後本地建制派也會成為內鬥的對象:「土共末日到了,文革時整得最狠就係(是)本來他們自己人。」「共產黨特式,建立新黨,外鬥完就到內鬥,買定花生等睇(看)好戲。」「紫荊黨則是共產黨,只是改個名」,「本地建制的末日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