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出現的大規模舞弊行為,不僅僅是一項阻止唐納德·特朗普連任總統的行動,而是一場針對美國民主制度核心「選舉制度」的大型攻擊行動。

這項攻擊造成的後果,是數千萬張選票所無法計量的,它會導致美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對美國選舉制度,進而對塑造美國兩百多年繁榮強盛歷史的整個立國原則和民主制度的動搖和懷疑。

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攻擊,而且已經造成了明確和明顯的破壞結果。

被指責為本次大規模選舉舞弊的一個核心,是美國多種投票機器,以及在其中運作點票軟件和各類數據分析計算系統。這是一個不公開的隱密系統,我們看不到這個系統內部的運作模式,不知道數據被運往何處處理,這些系統甚至無法進行有效的覆核和審計,這是一個典型的由數字科技導致專制的系統。

簡單而言,如果美國人不能通過這次的問題,對各類投票機器系統進行全方位和大規模的調查,那便等於宣佈美國的民主制度正式壽終正寢。因為幾個掌握這套系統的所謂科技精英,躲在暗室中動動手指,就可以操縱未來所有大選結果。這是一個標準的數字專制主義的完美世界,「老大哥」從此登上政治舞台。被剝奪民主權利的人,將無可避免地變成數字專制權力的奴隸。

這是委內瑞拉獨裁者查韋斯(Hugo Chavez)的理想世界,也是中國共產黨的理想世界。事實上,中共十九大已正式提出所謂「治國能力現代化」概念,其所依據的核心,就是這種大數據結合人工智能AI,再結合全民監控的系統。

在民主國家正常狀態,政府行政和司法機構,實行政治中立原則。在大選期間,各政府部門避免介入爭端,以避免政府權力被掌權者使用於大選,從而影響選舉結果。

但這一次情況完全不同,各種各樣系統化的選舉舞弊行為規模如此之大,已對美國基本國家制度造成嚴重傷害。這不是個別偶發事件,而是精心策劃多年的部署,背後各種操縱黑手呼之欲出,目標不是總統大位,而根本是美國憲法之下的民主體制。

這已不是一個選舉政治的問題,而是赤裸裸的大規模犯罪行為。

總統最高職責是捍衛憲法

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2日公開發表一份長達46分鐘的視像演講。演講一開始,他特別強調說:「這可能會是我所發表的最重要演說。」特朗普說,美國這次大選已不是他個人是否當選問題,而是如何保護美國選舉制度,保護美國憲法和立國原則問題,要把美國的利益放在首位,而非個人名利。他用很多篇幅,談到大選中的舞弊,認為這些大規模和系統性的舞弊,實際上是對美國制度的一種攻擊。

特朗普表示:「身為總統,我的最高職責是捍衛美國的法律和《憲法》,這也是為甚麼我決心保護我們的選舉系統,這個系統現在面臨系統性攻擊。」

特朗普指所有搖擺州都發生重大違規事件,或是徹頭徹尾的詐欺,規模是史上前所未見,大量選票瞬間灌入,卻鮮少有人知道這些票是從何而來。特朗普說:「媒體知道這些,但他們不想報道。事實上他們完全拒絕報道,甚至掩蓋一切。」

就如克萊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林肯研究員、前蘇聯作家馬修.蒂曼(Matthew Tyrmand)在社交媒體上引用一段話「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他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但是他們仍然在撒謊」,並評論說:這段話「它既適用於蘇聯共產主義,也適用於美國當今大媒體、高科技公司和建制左派。」

特朗普指出,這場大選中有一家可疑公司,即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統,該公司負責所有搖擺州的選票,而他們有96%政治獻金都給了民主黨,且多米尼的數據居然還出現在國外,而非美國,「多米尼就是一場災難」。

已曝光的證據顯示,多米尼背後,有中共和伊朗等國身影。若法庭認定美國大選數據真被傳到國外,那就是「叛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2日演講時,對舞弊集團發出正式宣戰書,這是一份討賊檄文,不但要奪回大選、還要奪回美國、奪回正義。

在特朗普講話的幾乎同時,即12月2日下午,紐約州上空突傳出爆炸巨響,在馬里蘭州、密歇根州、紐約州、俄亥俄州、賓夕凡尼亞州、維珍尼亞州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很多民眾目睹了大白天流星在空中爆炸出現的火光,有近100宗關於火流星的匯報信息。

美國太空總署(NASA)流星觀察小組隨後證實,這起流星爆炸事件,是一顆大型流星進入紐約上空大氣層引發。流星以約9萬公里時速向西移動,並在22英里高空爆炸,爆炸時產生強烈刺目的閃光。

中國人講天人合一,天呈異象往往對映著人間有大事發生。目前,美國正值大選期間,由於民主黨及拜登陣營爆出大規模舞弊醜聞,激起美國民眾憤慨,特朗普團隊正在開打法律戰,全美50州的民眾也持續抗議拜登陣營的竊選行徑。

就如特朗普10月20日所說,選擇他或民主黨候選人祖·拜登(Joe Biden),等同在「美國夢」和「社會主義地獄」之間做選擇。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Gen. Michael Flynn)被赦免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指出,「我現在很難稱呼某人是民主黨人或民主黨。這個名字其實已被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黨佔用取代了」。

特朗普在演講中還說,他們蒐集到海量選舉舞弊證據,其他人看到都會說,「哇!這麼多證據,但現在要改變選舉結果已太遲」,但「事實上,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認證正確的贏家,這也是我們奮鬥目標。」

特朗普特別強調,「如果不把2020年大選舞弊排除,那我們就沒有國家了。」

這已不只是他的競選,這攸關恢復美國選舉公正及信心,這關係美國民主,這是很多美國人犧牲生命所爭取到的神聖權利,因此,沒甚麼比保護這個制度更緊迫且重要。要實現「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認證正確的贏家」,憲法已經賦予總統特別權力,啟動特別措施尤為重要。

2018年頒佈的外國干預大選制裁行政令

2018年9月12日,特朗普總統簽署了一道行政執行令,叫「在外國干預美國大選時實施某些制裁的行政命令」,法令依據是:美國憲法和美國法律,包括《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國家緊急狀態法》、《移民和國籍法》以及美國法典第3標題的301條。

由於是行政令,無須國會通過,美國各級政府須依照該法律去執行。

行政令要求國家情報局局長應在美國大選結束後45天內,評估是否有外國政府或任何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或代表外國政府的人干預美國選舉,並將此評估提供給總統、國務卿、財政部長、國防部長、司法部長和國土安全部長。

一旦評估認定有外國勢力破壞美國大選,那美國各部門將對所有直接或間接的參與者實施各類制裁,如凍結其財產,禁止該國出口、禁止買賣其股票等。

若委內瑞拉人通過多米尼系統干擾美國大選,不僅財產會被凍結查封,參與幫助的人,如美國多米尼公司擁有者,還有提供資金的委內瑞拉政府,或者所涉及到的極左派人士,都會受到制裁。

若確認拜登、奧巴馬等極左大佬,包括已經背叛特朗普政府的聯邦調查局(FBI)、中情局(CIA)中的相關人等,至少間接地幫助外國勢力破壞美國大選公正性,特朗普總統這道行政令,已將他們囊括在制裁對像中。

特朗普在12月2日的重要講話中提到,他考慮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調查2020年大選充斥的非法、操縱投票的爭議。這或是巴爾(William Barr)這個司法部長不作為的結果。

美國先賢總統行使過總統特別權力

11月28日,美國原空軍三號人物、退休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和弗林將軍公開接受WVW-TV廣播電視網電話連線訪談。麥金納尼是在大選前兩天的11月1日,公開站出來舉報CIA將用多米尼投票系統舞弊的吹哨人。

他談到美軍在德國法蘭克福的CIA據點收繳參與作弊的投票系統的服務器。他用「叛國罪」來定性CIA等涉入操縱大選的人。

他懇求特朗普總統「在叛國罪被揭發之前不要離任,否則美國將受到致命傷害,被敵人接管的時機已經成熟。」

12月1日,民間組織「我們人民大會」(WTPC)在《華盛頓時報》刊登了一幅整版廣告,該文件提到林肯總統在南北戰爭期間為拯救聯盟所做出的非凡行動,並比較當今正在分裂美國的「內戰」,籲特朗普總統要像林肯總統那樣行使其總統特別權力。

美國《憲法》一方面利用國會和法院限制總統權力,憲法同時也賦予「總統特有職權」(Presidential Prerogative Power)。憑著這些特權,美國先賢總統們做出很多後世認為的關鍵舉措。人民感謝先賢們的勇氣和智慧,幫助國家度過最艱難時刻。

特朗普總統被視為天選之人,擁有軍隊、警察系統、特種部隊和政府等眾多資源,從本次大選實際投票情況看,他已經獲美國大多數民眾支持,有絕對優勢資源撥亂反正。而且民主黨少數極端分子和造假媒體及網絡社媒,未獲社會大眾道德認同,不堪一擊。

如今不僅美國大多數民眾支持總統為捍衛美國立國之本而抗爭到底,全世界其它國家的民眾同樣期待美國民主燈塔能閃耀在人間,期待美國這個「世界警察」能夠繼續強盛,繼續維護世界秩序。

因為一旦這次舞弊得逞,不但美國將殞落,全世界也將步入黑暗之中。現在的香港就是很好的範例。中共乘美國大選之機,一方面在美國製造混亂,同時在香港明目張膽侵犯人權,隨意抓捕抗爭者、取消民主派議員資格,導致民主派議員集體總辭,變相解散立法會,令香港民眾生活在痛苦之中。從這個角度看,世界不能沒有美國,此際對反擊舞弊的意義重大。

12月2日,鮑威爾律師在佐治亞州記者會呼籲:「是時候了,我們國家每一位愛國者都應站出來,讓你們的聲音被聽見,並被重視。」

美國著名維權大律師林伍德(Lin Wood)12月2日推文中說:「我們的國家正走向內戰。這場戰爭是由第三方壞人製造的,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而非為我們人民利益。」他指出「共產中國正在奪走我們自由的邪惡嘗試中起著主導作用。」

社會期盼美國地方和聯邦的司法機構,立即採取全面且有效的行動,對這種針對美國民主制度核心的大規模攻擊進行徹底調查。

特朗普總統有權力行使美國憲法賦予的權力,果斷採取有效緊急行動,阻止這種大型攻擊。保護美國憲法,保護美國民主立國原則,這是美國總統的責任,是每一個政府官員的責任,也是每一個美國公民的責任,不論這種破壞性的攻擊是來自國內還是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