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美國大選前一日,特朗普總統競選連任的造勢活動如火如荼地在賓夕凡尼亞州展開。七旬老人劉先生(Bob Liu)加入了一個群組,從紐約長途駕車到了賓夕凡尼亞州,參與到這場運動中去。11月14日,他再次出發,參加首都華盛頓舉行的支持特朗普總統和抗議「偷竊選舉」的示威集會。

「在這個大時代中,我感受到『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是美國的基因。美國由此而生,由此而延續。」這是劉先生寫於今年感恩節的話。

劉先生在中國時屬於「老三屆」,45年前移民來美,通過奮鬥擁有了自己的房子、公司,如今安享晚年。「老三屆」是指1966年大陸「文革」爆發時在校的三屆高中學生和三屆初中學生,由於其特殊的經歷和鍛鍊,他觀察美國大選的視角,令人耳目一新。

以下根據訪談資料整理,以第一人稱敘述。看看為何這麼多華人挺特朗普?挺的是甚麼?

劉先生在DC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時與「魔術強森」合照。(Bob劉提供)
劉先生在DC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時與「魔術強森」合照。(Bob劉提供)

劉先生在DC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時與小朋友合照。(Bob劉提供)
劉先生在DC參加支持特朗普的集會時與小朋友合照。(Bob劉提供)

集會像誓師大會

11月2日我參加賓夕凡尼亞州集會,現場各種人、各種年齡層都有,有黑人、亞裔、白人,很多人很年輕。11月14日的DC集會很像嘉年華,很有秩序,地上沒有垃圾,人們很友好,人心很齊,這是這兩場活動的共同點。

「左派」所謂的和平抗議,伴隨而來是打砸搶燒,不是真的和平,但挺特集會真的是和平抗議,準確講是嘉年華會,氣氛很熱烈,但還有一點不同,主題很感人且嚴肅,唱國歌時,每個人認真地唱,朗誦《效忠誓詞》時很認真,全體右手撫左胸,面對美利堅國旗說「這個國家在上帝之下,統一而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義的權利。」氣氛有些像誓師大會,接下來就是嘉年華。

我們從中國過來的人,看到這場景就聯想到「韓信點兵」的故事,就是誓師大會。在DC還看到一面黃底旗幟,上面有一個捲曲的美國西部響尾蛇和一行字「Don’t tread on me」,後來知道是茶黨的旗子,意思是「別來惹我」,是支持公民自由的象徵,不容許大政府,代表了美國精神。

我也觀看美國各地集會的影片和直播,很留意參與者的年齡,看到很多年輕的面孔,只有一個地方例外就是佛羅里達州,佛州是退休生活理想的地方。其它的搖擺州,原來是民主黨的地盤,勞工多。現在我不認為是擺向共和黨,應該是特朗普黨。

他們因特朗普的政策得到工作。奧巴馬時代創造的工作大多是政府工、麥當勞工作、服務類的工作,就業有限。但是特朗普創造的工作不同,石油開採的工作都是十多萬年薪,是中產階級。他讓美國逐步擺脫了對中東石油的依賴,美國石油產量大增,還可以出口,而且各種工作回流,因此鐵鏽帶從民主黨搖擺到共和黨,參加集會的人很年輕,因為他們獲得工作,是特朗普政策的受益者。

集會完全體現民間力量

根據我的觀察,我認為美國將來只有兩條路,如果不能得到司法公正,美國就會打內戰,(保守派)不會拱手讓出,不會跟著共產黨走。

我與白左的人過招。民主黨那些人分兩類,一個是籐校黨,一個是福利黨,他們有一個帖子「看誰拿福利多」,指稱白人拿的福利更多。我說我相信,如果你把工作給人拿走,他們不但拿福利,還吸毒,因為沒有出路。

鐵鏽帶的選民因為特朗普這幾年的政策嚐到甜頭,他們不會放棄,他們的作戰目標很明確,就是為了生活,為了工作,這和打砸搶不同。如果民主黨上台,第一修正案和第二修正案會拿去,美國就不再是美國,美國人會讓它發生嗎?不會。

因此這些集會完全體現了民間力量,因為美國人遠遠沒有成為草民,沒有成為韭菜。中華民族今天這個樣子,要經過多少次的整肅才會變成這樣,三反五反,法輪功被活摘器官……經過這麼長時期才把中國人馴化到這個境地。美國才開始,美國人會反抗。

美國的國魂還在

從這兩個集會裏我看到美國的希望,美國的國魂還在。特朗普種下了一個很好的根,恢復軍力、善待老兵,每一個老兵都是一個民兵,每一個民兵都是一個戰士,那些鐵鏽帶的人手裏還有槍,這不是開玩笑的。第二修正案闡述美國人為何要有槍,如果政府變壞了,你可以用槍推翻政府,所以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美國的基督文明很和善,如果你去一個基督文明的地方,不會感到受威脅,而是感到包容,但如果你(共產主義)要取代他的文明,就是另外的故事,因此是誓師大會。

遊行打前陣的是驕傲男孩(Proud Boys)。他們孔武有力,都是退伍軍人,沒有帶武器,但你要知道,這些人的背後有基督文明,因此沒有打砸搶燒,地上沒有廢紙,花盆掉下來他們扶起來,乾乾淨淨的。經過這一次參加集會遊行,美國的動亂就看清楚了,問題是美國左化,沒有學術自由,沒有言論自由,因此這些社會的聲音發不出來。這次我看是問題總爆發,如果司法公正不能實現,內戰就勢在必行。

睜眼說瞎話vs.閉眼說瞎話

至於誰當林肯,誰當華盛頓,我們不知道,也許是特朗普,也許是其他人。就像CNN被偷聽兩個月,那個洩密的人和特朗普沒有關係,就是民間英雄,這種英雄在美國無處不在。

不是中國人不行,中國的春秋戰國時代氣象萬千,那時的中國人不但有智慧,還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俠客精神,這個民族氣質弱化到今天,需要上千年。華盛頓在1776年,林肯在1860年也有這種精神,林肯最後戰敗的南方,沒有大屠殺,把槍和馬都還給人家,沒有流氓精神,這在(當今)中國有。

美國的腐敗和中國的不一樣,中國(中共)的法官可以睜眼說瞎話。美國還沒有,我去參加賓夕凡尼亞州集會,那些主流媒體都在後面,他們只拍特朗普不敢拍現場大規模挺特的人群,但他可以說去了現場報道。可是選舉舞弊的聽證會就不一樣,他們不敢去報道,就說沒看見舞弊、不知道、根本不調查,這就是區別,因為他們看見這麼嚴肅的舞弊案件沒辦法歪曲,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去報道,司法部長不接納案件,他們是閉眼說瞎話,他心中還有一點點上帝,所以是「閉上眼睛說瞎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