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中共外交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貼出一張繪圖,表現一名澳洲軍人用血淋淋的刀子抵住阿富汗兒童的喉嚨,他並在推文裏譴責澳洲軍隊在阿富汗屠殺平民。此舉引發軒然大波,澳洲總理莫里森嚴辭回擊,指出該圖為捏造,「令人噁心」,要求中共道歉。澳洲政府同時要求推特公司刪除趙立堅的帖文,遭到拒絕。

12月1日,推特回應澳洲時聲稱,其已將趙立堅的推文標記為「敏感」,來自官方政府帳戶的有關時政評論,或武力威脅性的外交政策聲明,通常不違反其平台規則。

推特選擇站在中共「戰狼」一邊,對於捏造、挑釁和暴力信息給予了極大的「寬容」,不惜為此得罪澳洲總理,膽子不小。不過,這個「膽子」並非勇氣。推特明知,中共藉機對澳洲撒野,不是為了維護人權和正義;推特也清楚,中共讓澳洲道歉,可它自己從未向受其迫害和虐殺的中國人民道歉,它也沒有向遭中共病毒侵襲的世界道歉。推特遵循的是甚麼「規則」?

2020年3月12日,趙立堅用英語發出驚人「一推」,稱「美軍可能把流行病帶到了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這條毫無根據的誣衊性推文既未被刪除,也未被加標注。

此外,黨媒喉舌胡錫進不斷發推諷刺和攻擊特朗普總統及其行政團隊,甚至在特朗普夫婦染疫時危言聳聽,他的推文都安然過關。中共駐美大使、駐英大使以及其他外交發言人也都在推特上相當活躍,推特成了中共在海外的重要宣傳平台。

事實表明,植根於美國的推特公司並不介意外國官方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也不在乎他們誹謗美國總統和美國政府,不僅如此,推特對於現任美國總統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嚴苛與敵視。

11月4日凌晨,多個搖擺州在特朗普總統領先的情況下忽然同時停止點票,特朗普總統隨後發推寫道,「我們優勢很大,但他們正試圖偷走大選,我們不會讓他們得逞。投票站關閉後,不能再投票!」

很快,推特刪除了總統的帖文,加注說:「這條推文中分享的部份或全部內容是有爭議的,可能會誤導選舉或其他公民程序。」

特朗普總統所言句句是實,推特憑甚麼說「有爭議」、「可能會誤導選舉」?

11月4日上午,特朗普總統發推、附上兩個截圖,質問「這是怎麼回事?」圖中顯示密歇根州突然新增的12.8萬多張選票全部投給了祖拜登。這在統計學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此帖也被推特刪除。

近期,特朗普總統發出及轉發的許多推文都被附上「具有爭議性」的標籤,其中大多數與揭露選舉欺詐有關。

推特的目的何在?這與它之前封殺亨特「電郵門」醜聞異曲同工——掩蓋不利於拜登的消息,掩蓋大選欺詐的事實,讓公眾接受拜登已「勝選」的假相,儘快把特朗普拉下馬。

加州選民Tracy Cumming原是民主黨人,她告訴新唐人記者,特朗普總統剛剛當選時,她並不喜歡他,後來她接觸了被媒體過濾的關於特朗普的新聞,才發現「他很有總統風範,對人民很仁慈」。她意識到,自己被洗腦了。Cumming女士於是脫離民主黨,加入了挺特行列。她說:「我愛特朗普,我愛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本次大選驚爆大規模的欺詐現象,導致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張投給特朗普總統的選票被竊取,中共等外國勢力涉嫌在幕後干預、操控,引起選民的極大憤慨。左派媒體和社媒巨頭在此過程中屏蔽真相、釋放謠言、打壓用戶,配合欺詐團夥破壞美國憲法、侵犯美國選民的投票權利,令人震驚。

推特等公司利用了《通訊規範法》「230條款」提供的不恰當的保護,一方面不需為發佈內容承擔責任,另一方面卻可任意刪文、封號。它們為了私利,為所欲為,這種亂象應被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