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我在前些日子的專欄中所言,根據公開呈現的證據,在祖·拜登(Joe Biden)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拜登家族就可能是一個國家安全威脅。且我們甚至尚未看到據稱被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遺棄的手提電腦上的所有證據。

倘若拜登家族入主白宮,之前所有使其成為國家安全威脅的問題不僅會再次浮現,還會由於拜登的職務權力更大,影響更深,而使威脅變得更嚴重。

即使不考慮拜登家族在中國、伊拉克和烏克蘭等國的不正當商業交易,重大安全問題仍然如影隨形。

無妨直言,亨特·拜登是勒索目標。 基於之前手提電腦披露的內容,幾乎毋庸置疑,小拜登會成為外國情報部門的首要目標——這還是假定他還沒有被收買的情形下。

拜登任人唯親一直是個「公開的秘密」

拜登家族的裙帶關係一直是華盛頓最大的公開秘密之一,眾人皆知。人們對此議論紛紛,主流媒體亦做了相關報道。但後來卻不了了之。

早在2012年,拜登在奧巴馬政府主管伊拉克事務期間,有多篇新聞報道,吉姆·拜登(Jim Biden)獲得了一份價值15億美元的建築合同,報道中簡短地問了些「令人憂慮的問題」。儘管吉姆·拜登此前並無建築行業的從業經歷,這件事情還是發生了。

然後,2014年4月,亨特·拜登實際上被贈予了一個薪水極高的公司董事會成員職位,該公司是一家名為「布里斯瑪」(Burisma)的烏克蘭能源公司。此事發生在其父被任命為為奧巴馬政府烏克蘭事務最高負責人之後不久。當時,接連有幾條新聞試探性地指出,小拜登完全沒有能源行業方面的從業經驗。

儘管吉姆·拜登缺乏建築行業經驗,亨特·拜登亦沒有能源行業的專業知識,但他們卻公開攬下了利潤豐厚的商業交易和高薪的董事會職位,箇中原因不言自明。這些和任何技能或工作經歷關係不大,反倒跟他們的姓氏更有關係。

在當時,這種事情看起來很糟糕,所以不少人提出質疑。但每當有不識趣的記者敢向祖·拜登問及這些明目張膽的利益衝突時,他都有一個標準的應對伎倆,多年來一直得逞。

副總統會大聲否認,稱根本不存在這些利益衝突,並宣稱他從未與家人討論過這些外國商業交易或工作。拜登會聲稱,自己與這些事情毫無干係,家族內部從未談論過這些事情,於是這個問題又會平息下來——至少能平靜一段時間。

這種辯解一直都很荒謬,現在有了那台手提電腦以及托尼·波布林斯基等吹哨人所披露的信息,就更顯荒謬。

儘管最近有了這些進展,對於這些重要的問題,拜登還是頑固地拒絕提供任何新的回覆。他越來越憤怒地否認,然後迅速地轉移話題。

拜登 ―― 中共政權的積極吹鼓手

曝光的醜聞越多,祖·拜登受北京政權不當影響的可能性就越大。他一直是政治精英建制派最積極的中共吹鼓手之一。

自從前總統理查德·尼克遜在1972年對中國進行歷史性訪問(當年恰好是拜登首次進入美國參議院)以來,開拓中國廣闊市場的願景就一直在華盛頓和華爾街的美國政治掮客們的腦海中飛舞。

目前的大瘟疫、香港民主抗爭被打壓、新疆維吾爾人的遭遇、NBA的怯弱等等,都是某些人的貪婪而導致的嚴峻現實。美國政客和企業對真正的暴君卑躬屈膝,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只是這種卑劣的行為直到今年才引起人們的注意。

直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美國才對中共在美國和其它地方進行的顛覆活動進行嚴厲地反擊。

幾十年來,美國的關鍵產業都被外判到如中國等其它國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凸顯出這個重大國家安全問題,現在特朗普總統開始實施與中共脫鉤,將這些產業帶回美國,此舉已是刻不容緩。

特朗普這一鮮明政策,是美國國會、華盛頓智囊和華爾街游說機構的眾多政治精英們極力阻止的。在過去幾十年裏,這些人負責解體美國工業並將其轉移到中國等地,從而獲得了相當豐厚的酬勞。

拜登已經明確表示,倘若他在白宮主政,他將全力反轉特朗普對伊朗、俄羅斯以及可能對中共的所有外交政策。

僅僅因為這一點,我認為當務之急是特朗普必須在法律挑戰中獲勝,祖·拜登永遠不能成為總統。

拜登承諾全面反轉特朗普的所有關鍵政策

拜登毫不避諱地吹噓自己入主白宮後會有何行動。他將開始徹底反轉過去四年來特朗普的每一項關鍵政策,其後果將怵目驚心。

舉個例子,在拜登的任期內,很難看到以色列與其阿拉伯鄰國之間新簽訂的任何一項和平協議得以延續。他決意通過重啟伊朗協議,再次擁抱伊朗。

拜登還誇口說要徹底反轉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停止修建邊境牆,並再次開放邊境。

在經濟方面,拜登的顧問正在談論全國持續封鎖4至6周。此舉將搞垮正在復甦的經濟,也許會令經濟從此一蹶不振。

當然,根據《憲法》,拜登沒有權力下令全國封鎖,正如他沒有權力實施他常掛在嘴邊的全國強制口罩令一樣。但我們都知道,此時藍州州長和大城市民主黨市長們會對他唯命是從。

因此,絕對不能讓拜登進入橢圓辦公室。在12月14日,即選舉人團投票日之前的未來幾周,將是決定我們國家——以及世界其它大部份國家命運的關鍵。#

原文Joe Biden Poses a National Security Risk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布賴恩·凱茨(Brian Cates)是德薩斯州南部的一位作家,是《沒有人問我的意見……但無論如何,我的意見就在這裏!》一書的作者。推特帳號:@drawandstrike。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