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王忠勝被新賓縣國保綁架、非法抄家。下午,王忠勝的兒子被公安叫去簽字,現得知王忠勝被非法刑事拘留,關押在撫順南溝看守所。

明慧網報道,王忠勝曾經在新賓縣中共黨校任教,是優秀的高級講師,三十多年的工齡,只因為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堅持自己的信仰,被中共開除了工職,多次被綁架,關進勞教所和洗腦班迫害。

21年來他和妻子王桂蘭飽嘗了迫害給他們造成的經濟損失、精神痛苦。妻子王桂蘭於2019年12月份離開人世。

1999年4月24日,撫順新賓縣法輪功學員都到北京的中南海去上訪,因為當時天津公安綁架了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學員們要求放人,天津公安說要放,就找北京去。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國務院信訪局上訪,要求釋放天津同修,並希望給法輪功學員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王忠勝也與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北京上訪,然而,當他們走到秦皇島時就被阻擋,不被允許去北京。

回到家之後,新賓縣公安局的局長李國生、政法委書記宋俊林等對王忠勝說,不要再學法輪功了。王忠勝便寫了一封講明法輪功真相的信,郵到北京的「中辦」(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辦」(國務院辦公廳),還給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和朱鎔基寄信。後來他的信被人放在互聯網上。

1999年7月20日,早晨煉完功之後,王忠勝騎上車離開時,被兩個武警從車上給拽下來,塞到他們事先準備好的麵包車中送到新賓縣公安局。公安局的許多人都勸王忠勝,不要再修煉法輪功,但都被他拒絕。

那天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樸成雋、商詠、陳久文、宋萬首。他們五人被關到新賓縣黨校,不讓回家。1999年7月22日下午3點,他們被逼看中央電視台廣播的民政部取締法輪功的通知,還有公安局和其它一些誣陷和誹謗法輪功的謊言。之後,他們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直到8月初被放回家。

1999年9月5日,王忠勝和妻子王桂蘭為法輪功到北京上訪。10月間,王忠勝從北京回到本地,到新賓縣醫院去看生病的老姨,被新賓縣公安局長李國生等人綁架到公安局,說只拘留7天,但一直不放他。

11月間,中共在新賓縣公安局的舞廳召開所謂的「公開處理法輪功骨幹分子大會」,迫害當時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當地政府中很多人,還有公安局的有關領導都在場。

時任縣長孫進宣讀了對王忠勝開除工職的決定,當時新賓縣的電視台還做了錄像,向新賓縣的民眾播放,來欺騙新賓縣不知情的民眾。同年12月末,王忠勝被非法勞教2年,送入撫順勞動教養院,於2000年10月被院外執行。

2000年年底,王忠勝再次去北京上訪;12月30日,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警察綁架到天安門看守所,晚上被送到北京豐台看守所。在豐台看守所,他因拒絕照像被警察打倒在地,踢了好幾腳,在2000年的大年三十才被放出來。

在2001年正月的一天,王忠勝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樓群裏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樓群小區的警衛非法抓捕;天亮後,他們被派出所的警察帶到派出所。他因拒絕說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遭警察毆打和踢、踹,被關到鐵籠子裏。

王忠勝身上被踹得疼痛了半個多月,後來被送到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和刑事犯關在一起。一天深夜兩點,一警察審王忠勝時說,他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因為他岳母就是修煉法輪功的,還說,如果王忠勝說出住地就放他回家。

王忠勝說出後,很快撫順市新賓縣公安局來了兩個人,把他綁架回撫順教養院。他的300元錢和一塊表都被扔到了北京朝陽區看守所。

王忠勝被加期10個月。勞動教養院派許多人來「轉化」(逼迫放棄修煉)王忠勝。一次他被弄到女隊,被那些女猶大(曾修煉過法輪功,後被中共洗腦迫害放棄了修煉)弄倒在地,一群人上來給他「撓癢」,把他弄得上不來氣。

在教養院時,王忠勝的脖子上長了個包,越長越大,他又開始咯血。經教養院指定醫院檢查,懷疑是癌症,他被保外就醫。

2002年,撫順教養院教育科的陸凱到王忠勝家,說是來看他,後來還讓他上興京賓館。當時新賓縣政法委書記宋俊林也在那裏。他們想拿王忠勝作為全省被「轉化」的所謂典型,如果王忠勝同意,就可以恢復工作,並安排《遼寧日報》的記者對他進行報道,只要他簽個字就行,遭到王忠勝的拒絕。

2004年9月間的一個晚上,撫順市新賓縣派出所的匡慶威、趙宇翔等人將王忠勝抓到派出所,逼迫他放棄法輪功的修煉,他拒絕「轉化」,後被送到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