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下午,一些民眾在谷歌爾灣分公司大樓附近集會,反對谷歌、面書、推特和YouTube等大科技公司的言論審查。據谷歌公司資料,其位於爾灣的分公司專門從事大數據的存儲、預測、存儲管理、新穎圖像分層、優化和數據搜索等業務。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審查言論和過濾信息

居民傑拉爾德認為,現在不再有自由的信息交換平台,大科技公司在審查和操縱信息,並以此對這個國家和人民產生影響。

居民珍妮特(Jeanette)說:「我曾經是谷歌的用戶,但我現在用DuckDuckGo,因為它不會去跟蹤我,也不會引導我去訪問左派的宣傳網站。」

居民納蒂(Netty)表示,當你在谷歌搜索欄鍵入希拉莉,可能會彈出印度。「他們在2016年就這麼幹了。他們設置搜索引擎,用審查制度和謊言掩蓋事實,選擇性地給你提供信息;他們傾向於讓他們喜歡的人在選舉中獲勝,這已經是非常明顯的事實。」

去年夏天在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聽證會上,谷歌公司被議員們質詢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影響2016年的美國大選,但那次谷歌沒有成功。在被曝光的影片中,谷歌員工表示,「我們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試驗算法,為2020年大選做準備。」

關於使用社交媒體,納蒂表示她不用面書和推特,現在用社群媒體Parler。因面書和推特等會審查特朗普總統和許多人的帖子,甚至封鎖你發的帖子。

納蒂說:「面書、YouTube等都在審查我們,人們像被放在溫水中的青蛙,但現在我們知道了,不會再忍受了。我們站在這裏是要告訴他們,我們不傻,我們也不是綿羊,他們做的事都會被追究責任。」

大科技公司想幹甚麼?

集會者拿的橫幅,一個是在中共的血旗放上了「Go(og)le」字的圖案,他們認為谷歌和中共有很深的聯繫,谷歌提供技術上的支持,而不僅僅是在做生意;另一個是一個人臉的圖案,但其雙眼和嘴都被手摀住了。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12月3日下午,民眾在谷歌公司前抗議大科技公司和媒體的言論審查。(李梅/大紀元)

珍妮特說:「一些億萬富翁,包括面書的擁有者在這次大選中捐了很多錢以影響選舉結果,他們想用錢買下美國,他們和共產中國是一夥的,是一個全球主義的系統。那些科技公司還對人們洗腦,實際上想把人們引到共產主義路上去。」

納蒂認為,大公司並不完全是為了賺錢,它們想要更多;還有大媒體在掩蓋真相,它們整個是一夥的。「別看他們鼓吹黑命貴,那些激進的民主黨不看中人的生命,他們並不真的關心黑人,他們也不關心孩子們,他們不關心任何人,只想著控制人們。」

弗林科斯(Frincois)說:「你不要光聽那些左派怎麼說的,你要看他們怎麼做的。他們給你一些福利,讓你不用去工作,把你懸在空中,當人們不聽話時,他們一鬆手,人們就掉下來了。」弗林科斯來自社會主義國家,他說在那邊,人們會因為言論而被抓,在這邊是用另一種方式控制人。

珍妮特說:「我們的第一修正案保證了人們的言論自由,但現在這些權利正在被剝奪。這些大公司把他們不喜歡的言論拿掉,把他們不喜歡的歷史拿掉,把他們不喜歡的文化拿掉,他們想壟斷一切, 我們必須阻止他們。」

為自由而戰

納蒂表示,「如果我們讓它們這樣做下去,那就是我們的錯。你看今天來這裏的人,沒有人付錢給他們,他們來這是因為熱愛這個國家,尊重國旗,他們知道自由的價值。世界各地的人們來到美國,為了追求自由和幸福的生活,但如果我們不阻止那些人,美國就會被改變。」納蒂還希望孩子們不要被學校的教育洗腦。

Thuy是一位溫和的已80歲的老人,每次這種活動都來參加。她搖著頭表示決不能要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我知道它們是甚麼」。

年輕的丹尼爾(Daniel)最近沒工作,他騰出兩個月的時間來參加這些活動。最近他還去了華盛頓DC參加支持特朗普總統、停止偷竊大選的大集會,他還經常站在隊伍的前面,不懼怕那些暴力活動的人。

珍妮特認為,出來發聲和抗議是作為一個公民的責任。她說:「這是我們能為美國做的事情。人們為甚麼支持特朗普總統?因為他想保護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我們想要一個自由、公平和清晰的選舉,而現在我們的選票沒有被公平地計算。他們用技術和其它各種方法偷竊選舉,我們應該重新用紙質票來選舉。」

傑拉爾德(Jerald)說:「我們決不能讓他們偷走選舉,那是對憲法和自由的侵蝕。我相信他們想控制人們的思想,他們很強大,很有錢,但他們幹的事已經越界了。」「這是一個人民的國家,上帝賦予了我們自由表達思想的權利。當十年後人們問,你在2020年做了甚麼?你在哪裏?我想我可以說,我在為自由而戰。」#